<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16章 山河秀
    第一天真拿出《梵行手记》,随即摊开了整个那烂陀地图。第六天命等七人见状便围了过来,正待第一天真解说。

    “各位大人请看,那烂陀全貌方圆,四大奇地分别分布在那烂陀四角外缘,我们现在正在这个位置。”第一天真指着地图中右下角的一处平原地区,“在我们左边的是幻影森林,也就是慧业因缘地,而右上边的长明山,就是玄照因缘地所在。八大因缘地分布在那烂陀外围八方,往中四方就是四大因果地。而在那烂陀的中心,就是那烂陀的至高地大究竟法云地。”第一天真指着地图中心说道。

    “那依你之见,我们这是要先去玄照因缘地?”第六天命问道。

    “没错,玄照因缘地处于幻影森林和白雾碧水湖之间,离我们最近。同时,通过玄照因缘地,我们就可以最短的距离抵达道赞因果地,最终直上法云地,寻找室利那烂陀摩诃毗诃罗僧伽之印。”天真手指在地图中游动,同时也看着大家。

    “室利那烂陀摩诃毗诃罗僧伽之印?”大家异口同声问道。

    “嗯,室利那烂陀摩诃毗诃罗僧伽之印是那烂陀寺的关键,只有找到僧伽之印,我们才算真正进入那烂陀。”第一天真说道。

    “这等至宝,想必久远之前就已经被人带走了,我们又怎可能随便获得?”第八意远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是啊,那烂陀遗址危险重重,我们一下要找到这等至宝,似乎有些好高骛远了,外围的四大奇地已经凶险非常,遗址深处就更加不用说了。依我之见,我们还是脚踏实地,在几处因缘地寻找机缘来得实际,如果那几处因缘地真的存在的话。”第七意志补充说道。

    “遗址深处,就算是我们的先辈都难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我们只有不到身意境的修为,在这种地方还是审慎为好。”第五姌也同意。

    第一天真见大家意见有些保守,于是笑着对第五意量等人说道:“各位大人说的有理。我说的也是比较理想的情况,像道赞因果地,我们如果有机缘便争取一把,若没有这机缘,我们也不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大究竟法云地就更是如此了。”

    “天真说得对,我们先去离我们最近的玄照因缘地,这么一个未经人涉足的奇地,我们三十三天也未必探究得过来。如果还有时间,不是还有另外三处因缘地嘛?大家说是不是?哈哈。”第一意象见状也缓了一下场。

    “那好,我们即刻出发前往玄照因缘地。”领队第五意量作出决定。于是一行人便按照地图的指引,往玄照因缘地的方向去了。

    ……

    时间过去了两天。

    就在距离第一天真等人所在山丘不远处,来自东土山河氏的山河秀和山河日暮姐弟正往幻影森林的方向赶。山河秀和山河日暮是一对孪生姐弟,两人都有五识的修为,是山河氏家主山河破的嫡系子孙。

    根据梵行规则,所有的梵行者以宗门为单位,被石兽随机分散在那烂陀遗址的最外围各处。山河秀姐弟很幸运,并没有遭遇到其他人多势众的宗门子弟。如何在天才如云肉弱强食的梵行中,联合恰当的同盟伙伴,并在保全自身的前提下谋取更大利益,这很考验山河秀和山河日暮姐弟的智慧。当然,历代山河氏的梵行者名额都有限,他们的先辈也是这样过来的,因此山河秀姐弟也许缺乏经历,但先辈们流传下来的经验却也不少。就像第氏八家有他们的《梵行手记》一样,山河氏他们也有。

    事实上,类似于山河氏这样不是人多势众的家族,他们更容易在梵行中联合和他们情况相同的梵行者,大家一起在梵行中抱团取暖,甚至还将这种在梵行中结下的友谊或关系,发展到那烂陀以外的世家交往之中。当然,在梵行中结下的仇怨同样也是。

    “日暮,卡查尔家族有回应了吗?”山河秀迅速疾走。她所提到的卡查尔家族,是西土一个势力颇大的家族,他们本届也有两个梵行者名额。

    “还没有。”山河日暮一进入那烂陀遗址,就即刻与事先有过盟约的几个家族联系。

    “那冰川家族呢?”冰川家族来自北土,此行他们同样是二个名额。

    “也没有……”

    “这就有些奇怪了,怎么这几个家族都没有联系上,按照家主之前与他们的约定,我们已进入那烂陀遗址,就必须即刻组成联盟的。”山河秀也有些着急。“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变卦。既然这样,你且先一直联系着,我们也加快向幻影森林前进,到了幻影森林,我们再物色看看是否有别的盟友,光靠我们两个人,是绝对难以……”

    “冰川家族有回音了。”山河日暮突然说道。只见他拿出一块内部发着绿色荧光的鹅卵石状的传音石,五指紧握,然后开始闭上眼睛。“冰川家族二人现在那烂陀东南角,离我们不是很远,他们此刻正向我们赶来。”山河日暮睁开眼睛说道。

    “好,跟他们说在幻影森林西北角的云涧泽汇合。”山河秀随即吩咐弟弟。紧接着,她凤眼一眯,轻声说了句“等一下……”,然后抓起山河日暮的手,两人马上就隐藏在一处巨石背后。

    巨石前方,第五意量走在最前面,天真等七男一女正在赶路。

    “第氏八家的人。”山河日暮压着嗓子说道。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前方可不是幻影森林的方向啊。”山河秀思忖着。“你知道他们可能会去哪儿吗?”山河秀问山河日暮。

    “在我们这个方位,离我们最近的就是幻影森林,其次就是白雾碧水湖了,烈焰山脉和黑风岭在那烂陀遗址另一边,离我们就太远了,他们绝对不可能会去。难道他们是要去白雾碧水湖?这是不是有点舍近而求远了?”山河日暮也摸不着头脑。

    “来时家主特意交代,我们必须万分警惕第氏八家和明阳氏,特别是第氏八家,还有那个第一天真,若有机会,绝对不能放过。第氏八家与我们山河氏同在江北,现在第氏八家已经锁住了东江北岸,接下来恐怕就会对我们山河氏下手,进而将整个江北都纳入囊中。山河氏处境堪忧,我们若能在梵行中挫一挫他们的锐气,也好让第氏八家知道我们山河氏也不是软柿子。”山河秀说道。“这些年第氏八家坐大,他们的情报自然也比我们强大,此行他们八人放弃最近的幻影森林,恐怕别有图谋。”

    “也说不定是他们提前知道幻影森林有什么变故或重大危险吧,这才舍近而求远。”山河日暮推断说。

    “舍近是显而易见的,至于是否求远,我们却不得而知。以他们八人的实力,一般的世家宗门也不是他们敌手。他们既然放弃幻影森林,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幻影森林有他们也敌不过的强大对手,因此他们不得不放弃;二是他们有更好的选择,权衡之下,放弃幻影森林对他们利益更大。”山河秀轻笑了下,接着又说道:“无论出于哪一种考虑,幻影森林都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去处了。通知冰川家族的二位,尽快跟上我们。”

    山河秀吩咐后,姐弟二人各自披上白色的斗篷,随即便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