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13章 那烂陀
    湖心岛水月花坞,月下潭。

    第一天真捧着第一家主留下的《梵行手记》,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研究。眼下梵行的日子临近,天真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勤加修炼之外,便一直翻阅熟悉第氏八家历代来参加梵行的信息。天真对梵行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那烂陀遗址大不简单。

    一阵风吹过,树花纷飞。

    商主悄无声息地站在了第一天真身旁,天真朝商主打了个招呼又继续埋头梵行手记之中。难得见第一天真能这般认真安静下来,商主忍不住问道:“最近你都在看什么,竟这般入神?”

    “这是我们第氏八家的《梵行手记》,记载的都是我们八家历代参加中土梵行的经验见闻,还蛮有意思的。”天真没有抬头,说着又翻过一页,眼睛盯着页面不放。

    商主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话。

    “咦!”天真灵光一闪,商主在南瞻部洲呆了这么久,他会不会对那烂陀有所了解?于是天真抬头问道:“商主哥哥,你听说过那烂陀遗址吗?”

    “那烂陀?”商主有些意外。

    “是啊,就是那个在中土恒水河谷地区的那烂陀,中土转轮王发起的梵行就在那烂陀的遗址中举行。商主哥哥,你对那烂陀知道多少?”

    “那烂陀寺在全盛的时期,我曾去过一次。”商主回忆说道。

    “哇!!!”第一天真听言激动得跳起来。“原来你去过那烂陀啊!!商主哥哥,快告诉我,快告诉我那烂陀是怎么样的。”第一天真于是便把他很快就与家族的其他子弟一起参加梵行的事情和商主说了一遍。

    “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那时候娑婆世界还是正法世代,当时执掌那烂陀寺的还是龙树尊者。那烂陀全盛的时候,堪称人天师范的觉悟者就有千人之多,出世经卷浩如烟海,据说足有千万册之巨。”商主继续回忆,“那烂陀意为施无厌,也就是布施无厌。在那烂陀中的布施,乃是无畏布施,是布施智慧,让修道者身心安稳,远离恐惧,乃是最上乘的布施菠萝蜜。在当时的那烂陀,觉悟者们每天开场布道的场数足有百场之多,问道与辩道就更是不胜枚举。在当时,那烂陀是超过七大神山的修道圣地。”

    “正法世代?”天真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世尊圆寂后,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往后也就是现在的无法恶世。”商主回答道。

    “世尊是谁?”天真又问。

    “这个娑婆世界天人凡圣世出世间咸皆尊仰的伟大导师。”商主语气恭敬。

    “既然那烂陀曾经那么昌盛强大,后来为什么又成了现在的一片废墟呢?”天真接着又问。

    “其中的缘故我也不清楚,但我想万事万物自有定数,凡事盈满则亏,盛极必衰,想必这就是那烂陀的业力因果吧。”商主说道。

    “商主哥哥,我过几天便要出发去参加那烂陀遗址的梵行了,你有什么好建议吗?”第一天真把《梵行手记》合上,随即专注地看着商主。第一天真表情认真,看得出他对这次梵行非常上心。

    商主想了想,随手把《梵行手记》拿过来翻了翻,然后说道:“在那烂陀中,最重要莫过于室利那烂陀摩诃毗诃罗僧伽之印,你若有机缘能在遗址中找到那烂陀僧伽之印,你就掌握了进入那烂陀的钥匙,这才算真正的登堂入室,否则你这三十三天不过就只是门外瞎逛罢了。”

    “原来那僧伽之印那么厉害!”第一天真两眼放光。“这么重要的宝物,想必也在毁灭前被带走了吧,就算遗落在遗址之中,以我的能力,想必也是无法炼化掌控的。”天真像是看得很淡。

    “据说当时那场突如其来的大劫,连众多大师都不能幸免于难,想来那法印还是在那的。”商主回答道,紧接着他又说道:“如果你有幸找到这个法印,你先结这三个手印,然后分别念这三段真言,”商主一边说,一边示范着手印的仪轨。

    “唵,修利修利,摩诃修利,修修利,萨婆诃。”

    “唵,修多唎,修多唎,修摩唎,修摩唎,娑婆诃。”

    “唵,嚩日啰怛诃贺斛。”

    “当你念完这三段真言后,再念总持真言,并结这个手印,这样你就能掌握室利那烂陀摩诃毗诃罗僧伽之印了。”商主说着又作出了另一个手印。

    “唵,娑嚩,婆嚩秫驮,娑嚩达摩娑嚩,婆嚩秫度憾。”

    天真跟着念了一遍又一遍,很快便将四段真言和四个手印默记在心。随后又一脸灿烂地等商主发话。

    商主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那烂陀那些珍贵的的典籍大多已毁于那场业火之中,如果你有那份机缘,能在遗址中找到那些经典,那就是你天大的福报,你一定要抓住那机缘。”商主说出了他最看重的部分,可他话锋一转,“但是怎么可能呢?如今是无法恶世,那些经典是不可能出世的。”商主摇摇头像是自言自语。“按照我的了解,那烂陀当年有八大因缘地,四大因果地和一处法云地。这十三地是整个那烂陀最殊胜尊贵的圣地,如果说想在遗址中寻找机缘,那这十三处应该就是最可能的地方了,那室利那烂陀摩诃毗诃罗僧伽之印也最有可能就藏匿在这十三处圣地之中,特别是在法云地。”

    商主说完大手一挥,一张那烂陀全盛时期的画面就出现在天真面前,画面上山水亭榭建筑布局一览无遗,十三处圣地都一一标明了位置。天真连忙把《梵行手记》翻开比对,可结果却让第一天真出乎意料,第氏八家历代梵行者标记下来的地图方位与商主提供的方位大相庭径。商主标注的十三处圣地,在八家梵行者的手记中,能大致对应起来的只有因缘地中的四处,其他四处和四大因果地以及法云地,完全对不上号。

    “为什么会这样?商主哥哥你提供的方位图与我们第氏八家历代描绘下来的地图很不一样。”第一天真百思不得其解。

    “我的方位图自然不会有错,如果不能对上也可能是因为那烂陀大劫的原因,经过那场大业火,十三处圣地一定是面目全非斗转星移了。”商主看了天真一眼,随即开始散起步来。他衣衫飘扬,脚尖依旧离地三寸。隔了一会儿,商主回过头对天真说道:“不过,你找不到也不见得是坏事。十三处圣地,法云地最为殊胜,因果地次之,因缘地再次之,十三处圣地既然经历过业火,那么圣地遗址自然也是凶险异常。你修为低下,就算误闯进了圣地,怕也是凶多吉少。与其这样,不如算了。”

    “你说到这个,正是我犯愁的地方。”第一天真叹了一口气。“家主开始也是说因为我修为太低不让我去的,后来因为转轮王的原因才让我去的,说实话,这么神奇的地方,我当然也很想去。这次是我唯一的机会,以后就算我想去也去不了了。我现在担心的就是我的修为,我怕我到时候拖大家的后退,那样多丢人啊。”天真起身跟了过去,看起来有点沮丧。

    “呵呵,这垂头丧气的样子,可不是你的做派。”商主不禁笑了起来。

    “商主哥哥,我烦着呢,你就别再拿我逗了。”天真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头往月下潭丢去,水面顿时荡起阵阵涟漪。

    “那你现在是什么想法,说来听听。”商主走了过来。

    “其实我现在就可以突破到五识境界。”天真想了想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突破?”商主问道。

    “嗯,这理由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第一天真慢吞吞地开了口。“我怕突破五识以后身体长相就定格在现在这个样子了,我不喜欢现在这种不大不小的模样,所以我想再等几年。等我再长大一些,我再把身体定格住。喂,我很认真的,你笑什么!”第一天真见商主笑起来,于是便恼羞成怒,开始发飙。

    “这理由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别人都怕老,你却是怕太小,呵呵”商主难得一改往日恬静冷漠的神情。“你们这身体,原本就只是一副臭皮囊,九孔常流不净,就算相貌端庄也不过徒有其表,又有什么好留恋?”商主笑的时候身体不停往上飞,整个人如同一片飘扬的叶子。

    “我有不老泉,我当然不怕老。哼,我要是也能长得像你那样,我也可以说风凉话,站着说话不腰疼。”第一天真撇了撇嘴。

    “我这身子也没有什么好的,天人也有五衰,再好的皮囊最后也要败坏。就像这月下潭的花树一样,一树繁华,可最后也逃不过满地狼藉。”商主飞落在天真面前。

    “那好歹它也曾经绚烂过啊。”天真坚持己见。

    “你就这么在意表相吗?”商主这时收住了笑容。

    “以前我倒没那么在意,不怕你笑话,我的相貌在第氏八家乃至于整个东土,那都是一等一的,但自从见过商主哥哥以后,我才发现自己和你相比就好像污泥垢土一般。特别是现在这不大不小的样子,唉,我是真的挺希望自己长大的。”天真说完也笑了,“可是,我就算再多吃几碗饭,我一时半会也吃不出个胖子,哈哈。”天真很快又恢复了调皮地模样。

    “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商主笑了笑,没有继续争论。

    随后第一天真又拿起《梵行手记》,针对里边的一些疑问向商主请教了一番,商主也一一作了解答。两人结合《梵行手记》和那烂陀镜像,又仔细地比照研究了一番,按照商主的推算,第一天真也基本摸清了十三处圣地的大概位置。虽然天真还是有许多地方懵懵懂懂,但比之前也已经好上太多了。对于这次梵行,第一天真慢慢有了底气。

    不知不觉中,月亮已经挂上枝头,月光投影在月下潭上,发出一圈圈白色的幽光。商主望了望夜空,随后便敦促第一天真往月下潭修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