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12章 老人的人生感悟
    余庆宗族,狮子江畔。

    静水在前些日子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江白云中要返乡探亲,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见到阔别多年的儿子,静水就高兴得合不拢嘴。她将小瓦屋里里外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生怕有一丝尘垢;她精心准备江白云中以前最爱吃的菜肴,生怕他不能一一品尝;她幻想着母子重逢的各种场景、江白云中的模样、各种各样的开场白,但在江白云中站在篱笆外喊道一声“阿妈,我回来了”的那一刻,她高兴得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眼前的翩翩少年已然不是当年的幼稚孩童,他衣着大方,玉树临风,相貌堂堂,模样远比桑木还要英俊。多年不见,儿子的个头都比自己还要高了。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年,年轻的母亲激动万分。

    静水跑出去把江白云中紧紧抱住,想好的千言万语竟都说不出来。

    “回来就好,快进屋,快进屋。”静水放开江白云中,笑着擦着眼泪,接着便拉着江白云中的手往屋里走。桑木多年不见图林法士,两人相见甚是欢喜,也相拥地进了屋。

    客堂上跟当年相比并没有什么改变,除了更陈旧一些。尽管陈旧,但屋子里的一切却都净洁明亮、一尘不染,唯一不同的便是不见了那位慈祥的老人。

    “阿妈,太爷爷呢?怎么没见到他?”江白云中左顾右盼。

    “哦,去年春天雨水比较多,有一天夜里爷爷吃完晚饭准备回屋里休息,不料路滑被摔了一跤,所以腿脚就不大方便了。但万幸的是除了腿脚有些不方便,其他倒没什么大碍。毕竟身子骨老了,身体也大不如前了,这一年多都在屋子里静养着。”静水有些自责又有些心疼。江白云中听了眉头一皱,紧接着便小跑出去,径直往左边老人的屋子奔去。

    老人背靠床头半躺着,白发稀疏但不凌乱,衣服虽然老旧却也整齐干净。当江白云中轻推门扉进来时,老人的脸上好像重新焕发了神彩。

    “太爷爷,我回来了。”江白云中轻声说道。

    “回来就好,平安就好啊!”老人招呼着手,让江白云中往自己旁边坐。他握住江白云中的手不停摩挲,浑浊的眼睛对着眼前的少年看了又看。“你刚在院子外面,我就听到你的声音了,呵呵。”眼前的老人,比江白云中记忆中的样子要苍老许多。由于长期不多见阳光,他的皮肤有些惨白,整个人看起来很消瘦,但精神还算好。

    “太爷爷,您现在怎么样?”江白云中突然有些难过。

    “太爷爷很好。”老人笑呵呵地回答道。“几年不见,我们云中都长得这么高这么俊了,好啊,好小伙子……”老人难得这么高兴,脸上也红润了起来。他握着江白云中的手,拍了拍江白云中的手臂,又将江白云中的衣服袖口顺了顺。

    “太爷爷,云中真的好想您呢!”江白云中把老人抱住。

    “太爷爷也很挂念你啊,你阿爸阿妈都很挂念你。”老人拍了拍江白云中的后背,有些感触地说道。

    “太爷爷,我看到您现在老了,又病了,我心里好难过。”江白云中眼睛有些湿润。

    “傻孩子,这有什么的,生老病死,本来就是每个人都必须要经历的,只不过时间迟早快慢而已。一年有春夏秋冬,一天也有日出月落,世间万物都逃脱不了。太爷爷能活到今天,能看着你阿爸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现在你也长大成人,太爷爷已经心满意足了。”老人回首往事,心里觉得欣慰。

    “太爷爷,您现在脚还能走路吗?”江白云中问道。

    “能是能,就是比较费劲。现在除了偶尔出去晒晒太阳,其他时间我大都躺在床上。老人咯,都是不中用的咯。”老人笑呵呵地说道。

    “太爷爷老了不怕,有我们孝敬您老人家呢!”江白云中换上了笑脸。接着他调皮地说道:“太爷爷,这次回来,我给您带了好多好吃的。你还记得吗?我当初出发去祭祀场的时候,我答应过你,等我回来我会给你带好多好吃的,我可一直没有忘记哦。”

    “哦,是吗?云中真有孝心呐。”老人一直笑呵呵。

    “是啊,所以我这次回来带了好多好东西,有吃的也有喝的,都是首府里最受欢迎的呢。除了这些,我还偷偷带了祭祀场的一些好东西呢。”江白云中说道:“都是我自己攒下来的,我的十一位师傅已经会给我一些好吃,我就偷偷留了一部分,嘿嘿。”

    “太爷爷又不缺东西,你自己都吃了就好了嘛。”老人拍了拍江白云中的手。

    “这是我答应过您的,也是我的一点心意嘛,太爷爷。”江白云中调皮地说道。紧接着他站起身来,“太爷爷,这次是图林法士护送我回家的,你要不要一起出去见见他?刚好这时间差不多也可以吃中午饭了。”

    “好,我和你出去,我要好好感谢这位大恩人。”老人费劲地挪动着身子。江白云中随即将老人扶起,随后慢慢地走出小屋,往主屋走去。

    爷孙二人来到主屋的时候,图林和桑木夫妇聊得正欢,图林把江白云中这些年在祭祀场的经过,都大致向桑木夫妇讲了。十一岁成为额尔德纳部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识修士,术院大试炼取得意想不到的成绩,获得浮罗大陆顶尖势力天罗盟的天罗令,现在已经是祭祀场的二识修士等等,听得桑木夫妇高兴不已。

    见江白云中扶着老人进来,静水连忙搬来一张有靠背的大木椅,还给老人冲了一杯茶。老人见到图林法人有些激动,连忙把静水递过来的热茶转递给图林法士。图林法士已有茶喝,所以又让了回去,大家继续聊天。

    “大法士,这次又有劳你了,一路护送江白云中回家。老朽一家真是感激不尽啊。”老人笑眯眯地说道。“哦,快喝茶,喝茶。”老人突然想起手中的茶。

    “老人家言重了,能陪云中走一遭,我也很高兴,呵呵。”图林喝了一口茶。“好些年没见,老人家身体可要多加保重啊。云中这孩子长志气,天资好,人也勤奋,现在在祭祀场已经崭露头角,他日成就更是不可限量。你可要好好养好身子,以后好日子还长着呢。”图林看着江白云中的家人说道。

    “好啊,小树能长成大树才好,老树也就不必强求发新芽了。我都活了这么长了,也不在乎再长一点还是短一点。这日子啊,好一点是过,苦一点也还是得过,我一辈子也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到头来还是发现,只要大家都平平安安,就胜过一切咯。”老人说道。

    “老人家也是一位高人,心胸阔达淡泊,真让人佩服。”图林笑着点点头,随后对桑木说道:“这份心境,可算是一辈子活明白透了,比部落里许多大家族的族老要高超得多了。你们是不知道啊,在部落的许多大家族,那些老人浸淫名利一辈子,到老都不放手,恨不得四大部洲都一直围着他转呢,呵呵。”

    “老朽一介村野渡夫,一辈子都不曾离开过这狮子江,更没见过什么世面,哪敢和部落里的大人物们比呢?呵呵。”老人笑了笑,“我这一辈子,我每天想着就是划着船,把人拉过去江对面,又把人拉回来江这边,只要不出什么问题,我就万事大吉,不过是小老百姓的小心态罢了。你要我去想那些大人物想的事,我也没这能耐啊,你说是不是?”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随后众人一起用了午膳,江白云中也就在自己家里小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