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07章 还乡
    突破二识以来,江白云中对《耳根圆通章》残卷的修炼一直没有中断。但他的各位师傅却似乎帮不上什么忙,因为江白云中耳识和眼识觉醒的识通,与大祭司和各大巫祝们的识通很不相同,就好比之前江白云中耳根识通觉醒时,他能够通过追溯声源看到声音的发起,后来觉醒眼识识通时更能看到世界万物更加细微的本质构成,这些都是大祭司和各位巫祝们所难以体会的。

    经过深思熟虑,为避免误导江白云中,丹寒大祭司和十大巫祝最后决定,在奥义的修炼方面,任由江白云中自学自练,当然,除了飞风巫祝。

    就在江白云中参加试炼期间,飞风巫祝被江白云中觉醒耳根识通时的感悟所触动,终于重塑了耳根根器,并以此契机贯通五根,修成了五识大圆满。飞风巫祝厚积薄发,更一鼓作气突破到了意应境第一层的境界,从而成为了额尔德纳部落无数年来新出现的又一位大成就者。当然,就像江白云中身怀大慧根一样,飞风巫祝的突破也是一个绝密。关键时候,她便是额尔德纳部落和祭祀场的一张底牌。

    与此同时,受到飞风巫祝的刺激,诸位师傅对《耳根圆通章》残卷的重视程度也提到了新的高度,各人又重新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去研究和参悟。

    “《耳根圆通章》残卷就像一面镜子,每个人通过这面镜子,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子。所以,别人的经验不是你自己的经验。我们之前对你指导得越多,你走的弯路可能就越多。自己的路子,还是要靠自己走。但你也不能刚愎自用,从而犯了别人以前犯过的错误。”突破意应境后的飞风巫祝,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神采熠熠,浑身散发的气息更加内敛浑厚。

    “我很早就知道了,嘿嘿,我一直都是按自己的路子走。”江白云中充满自信,江白云中只有在各位师傅面前才露出小孩子的本性。

    “呵呵,你按自己的路子走,那你还让各位师傅翻来覆去地讲?”飞风巫祝笑骂着,抬手向江白云中挥去。

    “我怕你们受打击,也怕你们说我骄傲自负,哈哈。”江白云中一遛而过。

    “知道就好。好啦,你回来,师傅有话跟你讲。”飞风巫祝对着远处的江白云中喊道。

    “我不,你要打我怎么办?”江白云中依旧嬉皮笑脸。

    “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保准你听了一定高兴。”飞风巫祝继续向江白云中招手。“你不回来,小心我改变主意了。”

    “飞风师傅,你这种老套路就别想骗我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江白云中继续向前奔跑,随即飞檐走壁上了屋顶,坐在了屋顶上。江白云中坐在屋檐上,两只脚来回甩来甩去。飞风巫祝无奈地摇摇头,随即也飞了过去,并坐在江白云中身旁。

    “是啊,想想你刚到祭祀场的时候才五六岁,我把你抱在手上也就那么点,转眼好多年过去了,你都长大成人了,个头都比我高了,现在飞风师傅都抱不动你了。”飞风巫祝满脸慈容的看着江白云中,眼前的俊美少年,器宇轩昂,已经开始长出了小胡茬,飞风巫祝心里有些感触,于是不禁举手摸了摸江白云中的脸。

    “我就算十个自己那么大,以飞风师傅现在的实力,只要一个小指头,就能把我举起来,嘿嘿。”江白云中嘻嘻哈哈。“对了,飞风师傅,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消息呢?”

    “嗯。大祭司和擎苍巫祝去风临城之前,我们曾经商议过,如今东南沿海都已经封海,部落里的商船和渔船暂时都不让出海了,你的父亲现在也应该就在余庆宗族。所以我们想,不如就特准让你回家去跟亲人团聚一下,也算是对你在大试炼中的奖励。但是你也……”飞风巫祝话还没说完,江白云中就已经高兴地跳起来。

    “真的吗?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回家啊?哈哈,谢谢飞风师傅!谢谢飞风师傅!!”江白云中拉着飞风巫祝的手,高兴得忘乎所以。

    “你先等我说完。”飞风巫祝把江白云中稳住。“你这次回去时间也不能太久,久了就怕动摇了你的道心,这样对你以后的修行不好。修行之人最忌的就是心存杂念,牵挂太多,我们让你回去是想消除你心中的杂念,而不是让你的杂念更多。”清风吹起飞风巫祝的鬓发,她用手勾在耳朵后面,随后又轻笑道:“你可别坏了师傅们的好意。”

    “嗯嗯,我知道啦,放心吧,飞风师傅。哈哈哈!”

    “那就好。”飞风巫祝也笑着说。

    “那我什么时候出发?明天一早可以吗?”江白云中急不可耐。

    “就这么想家啊,你个没良心的,师傅们多疼你,是不是有得回家就不要师傅们了。”飞风巫祝笑骂了一声。

    “我哪有不要师傅们啊,我是太久没回家了,飞风师傅。”江白云中嘟着嘴反驳。

    “嗯,就知道你有这份心,但明天恐怕不行,布吉现在前线,等图林这两天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就护送你一起回去。灵竹巫祝已经和图林交代了,擎苍巫祝也知会过了术院的白玉和巫善两位协理。你明天也去弓术馆和步术馆给两位教你的教练说一下,然后再走吧。”飞风说道。

    “我现在就算一个人回去也没问题。”江白云中嘟囔着。

    “安排图林和你同行也是大祭司和各位巫祝一起商议的,多个人总多个照应,你就别逞强了。反正也不急在这一两天,你也还趁这几天时间好好准备一些带回去给家人的东西。回去一路,记得听从图林法士安排,切不可随意对普通人使用法术,还有,早去早回。”飞风巫祝竟有些不舍。随后,飞风巫祝又跟江白云中交代了一些情况,随后两人就各自回去了。

    第二天,江白云中照常去了步术馆,整个人心花怒放,见谁都觉得高兴。

    “云中,你是不是昨晚练功练傻了,怎么今天一早就觉得你丫不正常?”舟济走过来搭住江白云中的肩膀,随后又摸了摸江白云中的额头。

    “把你的脏手拿走。”江白云中一把将舟济的手甩开。“小爷我今天高兴。”江白云中得意洋洋。

    “有什么好事哈?说出来让哥们也高兴高兴。”舟济依旧嘻嘻哈哈。“难道这么快你又突破了?你这也太迅速了吧。”舟济一脸受打击的样子。

    “喂,我跟你说过的,在外面不要提这个事,听见没有?小心我让大祭司也给你种噬夺之蛊,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江白云中故作严肃。术院大试炼回来之后,江白云中便把自己的一些情况跟舟济大致说了下,其中就包括通灵法堂灵根测试的事情。舟济听到当时知情的所有人都种了噬夺之蛊时,整个人都瘆得慌。

    事实上,丹寒大祭司见江白云中习性纯良,也为使他在修炼《耳根圆通章》遇到瓶颈时不会妄自菲薄,便在江白云中突破耳根识通之后,把大慧根的实情告诉了江白云中。当然,对外这依然是个绝密。

    “你可别吓唬我,我怎么可能会出卖你呢?哈哈,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的生死兄弟了,你说对不对?唉,太恐怖了,一想到自己肚子里有蛊,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舟济撇了撇嘴,眉毛都皱成一团。

    “跟你说笑的啦,哈哈,是我师傅允许我回家了。”江白云中边走边说。

    “啊?回家?”舟济一时没反应过来。“你师傅对你真好,我也想回家。就算听我家那个老东西唠唠叨叨也好。”舟济说道。“唉,说起来也好久没听到叨叨了,我竟有些想念他,呵呵。”舟济像是对自己说一样。

    江白云中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了拍舟济的肩膀。

    好不容易熬过了两天时间,江白云中告别各位巫祝后,便迫不及待地拉上图林法士,兴冲冲地上路回狮子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