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99章 碧水湖区战场
    方雷氏金木水火土五旗化成的云龙,与明阳氏地火风水四系结成的烟龙在空中翻滚交缠,斗得难舍难分;东吉太乙的长孙东吉元昊祭出金竹鞭与手持平山斧的明阳旦在半空中銮战;第五家的月岸长老刚撒下银辉月网,可明阳氏散修丁火老人化为火焰便逃脱了;方雷怒霆提着一把玄铁长枪带领着部下冲锋陷阵,而第一家和第七家的人马也正与东河氏、多叶氏的人马厮杀,战亡的尸体不停从天空中坠落。

    东土争霸以来,从未像此役这般惨烈!

    地面上的明阳氏地行军正步步向城墙逼近,方雷少泽拿起一把有着闪电纹理的大弓,对着前方的地行军一射。箭矢瞬间变成了漫天箭雨,但地行军似乎早有预料,闪电箭射在高垒的黑色盾牌上,发出嘣嘣嘣的闷响。

    地行军暂时停顿下来,但几乎毫发无损。

    突然,地表上出现一条迅速蠕动的波痕,紧接着,明阳氏的地行军就人仰马翻了。只见一头巨大的穿山甲露出地面,乌黑发亮的小眼睛正四处张望。它嗅了嗅鼻子,随后又继续钻入地下朝地行军去了。因为穿山甲的胡乱搅动,明阳氏地行军再无法结成盾阵,方雷少泽把握时机,嘭的一声,一箭又呼啸而去。

    银色箭头刺破空气发出暗红色的光晕,箭身随着光晕闪烁极速急剧裂变,一个眨眼时间又变成了漫天箭雨。地行军就像一个个人肉沙包,嘣嘣嘣地就都中箭了。现场哀嚎四起,溃不成军。

    “爆破!”方雷少泽怒吼!

    只见插在地行军身上的箭矢突然迸发出闪电,士兵们瞬间便被炸成粉碎。

    随后,方雷少泽又举手抛出一面金色小盾,小盾落地后迅速变大,转眼便有山岳般大小,金盾堵在明阳氏部队前方,不停向前碾压。

    战争已进入最后阶段,双方各折损了有过半兵力。就目前的形势而言,第氏八家一方隐隐占了上风。

    明阳墨与明阳氏一众高阶族人和长老立在半空中,尽管战争形势不容乐观,但却看似神情自若。第五无寒看在眼里,但嘴角突然勾起一弯冷笑。

    “方雷少泽,你当年软弱无能,所以你的儿子方雷佑褀才死的不明不白。现如今,方雷佑褀的儿子被第一家软禁在先民之地,你却还为虎作伥,被人家卖了还为人家数钱,这四天底下还真没有像你这样窝囊的人,哈哈哈。”明阳墨试图激怒方雷少泽,身边的一众人等也纷纷嘲笑起来,加油添醋,说得尤为难听。

    方雷少泽冷哼一声,忍住没有回应。

    “方雷大人莫受了奸人挑唆离间,那明阳墨不过是援兵之计,背后定有所图,但无论他所图为何,他都不可能得逞。”第五无寒对方雷少泽说道。他看着远方的明阳氏众人,眼睛忽然一冷,“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今晚虎啸城,我们是保定的!”第五无寒话毕,对前方做了一个最后进攻的手势,双方又陷入生死搏杀中。

    第五家的风雷杀再次出动,死神镰刀重新闪烁银色光芒。

    风雷杀所到之处,肢体碎片横飞,现场血腥到了极点!

    虎啸城既然如此关键,明阳烈当然猜得出第氏八家定会全力保城,因此在命令明阳墨挂帅攻城之时,也留下了后手。

    事实上,明阳墨挂帅攻城只是掩人耳目,醉翁之意不在酒。明阳烈深知全然拿下整座城池恐怕不大可能,因此,他想着只要能抢下虎啸城一部分,与第氏八家划东西而治,避免整个东江南岸要塞被第氏八家团团包围,今日之战也便算成功。所以,明阳烈除了在正面战场上布置大量精兵外,还让明阳冲在多叶氏的碧水湖区边上囤积了大量精悍力量,试图从后方攻其不备,打第氏八家一个措手不及。

    奈何第五无寒用兵如神,当明阳冲带着精要兵力试图从碧水湖区登陆起底的时候,等候他们的是第五无因和他六头眼睛里冒着火焰的吞金兽!

    当然,还有第氏八家及其附庸势力的诸多精兵。

    话说那明阳冲也是个倒霉的主儿,当年他暗地里准备抢夺雎鸠氏的富阳山,就吃了第五无寒的亏,如今他准备奇袭虎啸城大后方,依旧不得如愿。这十几年来,他在明阳氏族中炙手可热,但只要遇上第五无寒,便如一物降一物,一而再地吃瘪。

    明阳冲显然所料不及,“该死的!”他暗骂一声。

    只见他铁青着脸,冷冰冰地指挥着麾下强攻。明阳氏长老院首座大长老铁头陀鸠摩达多率先出了手,第五无心一把银剑便将他挡下,随即两人便各显神通斗得不可开交。紧接着,碧水湖上飞出数十道人影,明阳氏招揽的诸多门客供养也齐刷刷地向第氏八家阵营的人杀去。虎啸城后方的战场也正式开启。

    平静的碧水湖一望无际,只有风吹动的时候泛起一圈圈波痕。

    多叶氏家主多叶莫洛多站在湖面上,水波将他的倒影拉得很长。多叶氏和东河氏一样是御水高超的家族,对水的运用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只见多叶莫洛多口念真言,双手结着不同的手印,随着他双手一抬,平静的湖面便开始沸腾,慢慢的,翻涌的水柱上冒出一头头湖水幻化的巨大水兽。所有水兽凌空而起,都向半空中的六头吞金兽奔去。吞金兽属金属火,而各种水兽,正好便是吞金兽相克之物。

    吞金兽嘶吼声响彻天地,对湖水化成的水兽却是无计可施。吞金兽厌水,就算它们对着水兽攻击,那水兽破碎后也不过是化为漫天水花,而碧水湖水体极为庞大,跃出湖面腾空而起的水兽层出不穷。吞金兽着实憋屈得很,于是不停发出怒吼。

    第五无因见状立即提起红缨银枪向多叶莫洛多杀去,却不料被朱登长老拦了下来。

    “哈哈,怎么样?朱登老弟,难道你是想取回你那双铁轮子?”第五无因将红缨枪别在身后,笑着对朱登长老说道。“不好意思哦,当时我看你弃轮而去,以为你不要了,所以我就将那轮子拿去卖了,所以这次你是铁定要不回来的咯。”第五无因作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讲真,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说你,再怎么不济你也是明阳氏的大长老吧?我真没想到你那么潦倒!那破轮换来的精玉还不够我的几头吞金兽吃几天五行之金,你不至于真的这么穷酸吧?还有别的法器没?”第五无因说着伸了伸脖子。

    “如果有的话,咱兄弟俩这么熟,你就当捐点兽粮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