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97章 血海红绫
    翻涌的云海望眼无际,在蓝色天穹之下分外壮观。一抹斜阳将云边染成金黄,丑奴站在云端上,犹如遗世独立的神灵。但丑奴却全然没有神灵傲然的姿态,刚经历过一场恶战,此时他正紧紧盯着远处向自己飞来的一匹红绫。

    红绫随风飘扬,绫带弯弯旋旋就像一条有着红色火焰的灵蛇。

    按照兽灵的规定,在斜阳彻底隐落云端之前,丑奴要确保自己不被红绫所包裹捆绑住,否则这第二关闯关也算失败。这一关看似简单,但丑奴却更加如临大敌,因为黄巾力士已然不好对付,第二关的考验岂会容易不成?

    红绫瞬间就已飞到,丑奴撒开腿便逃。

    眼下保存体力,尽量拖延时间便是上策。只要等那斜阳一落,自己也就算蒙混过关了。

    但那红绫实在灵巧,丑奴刚一飞逃,红绫出手便缚向丑奴左脚。丑奴一个踉跄,直堕云海之中。那红绫也顺势钻进云雾,一人一绫,在云海中玩起了捉迷藏,将好端端的一片云雾搅得烟消云散。

    在云头的另一端,丑奴悄悄露出脑袋,四处张望。谁知那红绫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丑奴后方,紧接着,红绫自动拧成一股绳,红绳对准丑奴的脖子就迅速勾了过来。丑奴也很机警,左上手正好抓住红绳绳头。只见丑奴左上手紧紧抓住红绳,就像掐住了灵蛇的脖子,红绫在半空中奋力挣脱,丑奴不得不挥手不停摆甩。从远处看,丑奴倒像是在云海中挥舞红绫闹海玩耍的哪吒。

    只是那红绫原本就是轻灵缥缈之物,加上不受丑奴控制,丑奴不敢放手也无法停手,所以看起轻松,实则吃力的很。

    很快丑奴便弄得满头大汗,狼狈不堪。

    云海边际的斜阳,颜色比之前更红艳了些。在斜阳的映照下,无边的翻腾的云海,都显透着橙黄的光芒。云朵与云朵之间交相辉映,此时正是夕阳无限美的黄昏。但丑奴无法欣赏这美景,那红绫在丑奴手中久脱不掉,所以红绫另一头也向丑奴发起攻击。

    丑奴见状大惊,于是又伸出右上手立马抓住了红绫。红绫两头都抓在手中,丑奴看上去就像一个拉面条的厨子。丑奴心惊胆战,有些手忙脚乱。那红绫见两头都在丑奴手中,于是便把丑奴双手当成了弓架,绫身一弹便实实地砸在了丑奴胸口上。丑奴受力不支,整个人被弹飞了出去,红绫也随即挣脱了出来。

    没有给丑奴任何喘息的机会,红绫一个转头便又杀来。

    丑奴挥起长鞭一把将红绫拴住,那红绫借势两头继续向丑奴冲来。丑奴双手立马死死抓住,红绫想故技重施,但丑奴吃一堑长一智,伸出另外双手提前又将红绫中段揪了起来。红绫继续变长,丑奴又伸出了最后那双手,六只手臂牢牢抓红绫不放。那红绫还是想继续变长,于是丑奴即刻六手并用,将整条红绫胡乱捆了起来,整个布团紧紧抱在胸口不放。

    布团不停冲撞,丑奴随着布团的冲击,整个人在云海中上蹿下跳、跌来倒去,很快丑奴就噙住了满嘴的鲜血。

    布团抱在胸口,身体肯定首当其冲。

    丑奴死死地抱着布团不放,整个身体随着布团的冲击不停地颤抖。丑奴坚毅的眼睛看着远方已经有一小半隐入云端的斜阳,只祈盼斜阳能早点下去。千凝和阿诺的性命,也许就等着自己早点出去解救,所以丑奴无论如何也不想认输。

    死就死吧,宁愿和千凝、阿诺一起死,自己都不想独活!

    布团继续撞击,丑奴开始经受不住。随着布团蓄势许久的一次回击,丑奴终于不得已被迫放手,那布团滚动着飞向不远方,随即摇身一抖,丑奴在它身上胡乱打的结便全部自动松开了,一条红色长绫转眼间又在空中随风飘舞。

    红绫继续朝丑奴飞来。

    丑奴不敢正面应敌,于是又使出了拖字诀,开始又一轮的逃窜。望着云海边际的斜阳,丑奴觉得自己离胜利又进了一些。

    天空中,下方云海滚滚、金光灿灿,上方的一匹血色长绫越来越长,追着丑奴越去越远。慢慢地,那红绫便如屈曲盘旋的巨大贪食蛇,漫天盖地都是它红色的绫带,似乎将天地都染成了红色。丑奴在绫带的空隙中穿梭飞行,就像一条小鱼在珊瑚丛中左闪右避,时刻提防红绫罗带的袭击和捆绑。

    丑奴擦了一下口边的鲜血,不禁低骂了一声。

    这红绫一不是七情六欲之生灵,所以自己的《十三幻灭圆通章》在它面前也是毫无用武之地;第二,这红绫坚韧柔软,而自己目前仅有离神鞭一件法器,且离神鞭本就不是锋利之器,对它也造成不了伤害。因此无论自己的神通和法器,都无法对通天红绫产生制衡,这两者才导致丑奴如今如此狼狈。

    第一关时虽然神通无用,但起码离神鞭尚可发挥功效,第二关便是两者全无是处,看来这一切都是小欢喜地的法宝之灵有意而为之,目的就是要将自己逼上绝路。可丑奴偏不服输,就算困难再大,他也将以往如前!

    只是丑奴很苦恼,破不了这红绫的弱点,这可如何是好。

    眼下漫天红绫飞舞,再逃也恐不是办法了。

    丑奴只想着自己能有一把大剪刀,将这可恨的红绫剪成碎布,或者能有一把火,将这该死的破布烧个精光!

    可惜丑奴都没有,于是他还得不停地逃,逃向更远的地方。

    漫天飞舞的绫带,遮天蔽日,已经多到隐隐可以和下方的云海相媲美的地步。红绫滚滚,犹如血海波涛。丑奴艰难惊险地穿过其中一个又一个红绫卷成的圈带,有好多次他都差点被红绫卷成的圆圈套住。丑奴也顾不上斜阳,一股脑地就在绫带中穿梭,眼下招数用尽,只能希望自己能坚持多久算多久。

    终于,丑奴还是被逼上了绝境。

    上下四周全是血红的绫带,丑奴已经逃无可逃。紧接着,红绫卷起八个圆圈,瞬间便把丑奴的六臂双脚困住。转眼间,丑奴整个人便被红绫裹成了一件红色的木乃伊,再也一动都不能动了……

    丑奴欲哭无泪,没想到自己苦苦挣扎,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眼下闯关失败,出去再无希望,千凝和阿诺的性命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丑奴不甘心,他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将他们二人带入险境,恨自己没有保护他们的能力,同时他也更加悲哀,从今以后,三人生死离别,相见永无天日。不知是否因祸得福,秘室中的百世体验,浑厚的积累终于在此刻得到爆发,丑奴竟在一时之间便掌握了恨与哀两种情绪,《十三幻灭圆通章》法门的修炼,意外地突破到了第三层小境界。

    但丑奴完全高兴不起来。

    若是自己的挚友都死了,自己神通修炼再厉害又有何用?

    红绫不断收缩,最后变回了原来大小。一匹红色绫带轻飘飘地缠在丑奴身上,紧接着红菱一滑过,就抽离丑奴身体飞走了。丑奴神情黯淡,六臂低垂,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正准备返回逐云神殿。

    “通过第二关卡,下面进入第三关。”云海中浮现的兽脸突然对丑奴说道。

    云海边际的斜阳,不知什么时候已隐没云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