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94章 明阳氏来访
    明阳墨和明阳冲坐在偏殿上慢悠悠地喝着茶。

    明阳烈一得知方雷青云请上昆吾頔一起去了第一家,便喊道大事不妙。于是赶紧差使明阳墨和明阳冲前往方雷氏祖地一探虚实。另一方面也着手安排地、火、风、水四系号令东河氏和多叶氏,秘密在大河城和碧水湖区部署重兵,万一方雷氏果真投靠第一家,自己也必须至少拿下虎啸城。

    方雷少泽带着两府府主很快就赶到了主殿。

    “墨兄,不知你大驾光临,小弟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方雷少泽笑脸迎人。

    “见过大人!”方雷烈焰与方雷怒霆也向明阳墨行了礼,随后与明阳冲相互致意。

    “少泽老弟,许久未见,别来无恙啊,哈哈。”明阳墨放下茶杯,站起来拱手回了礼,随后又被方雷少泽请到上位坐下。

    明阳墨见来人没有方雷青云,除了方雷少泽,也没有其他方雷氏祖地的人,心中开始有些异样。方雷氏北府的方雷烈焰和西府的方雷怒霆同时陪场,更让明阳墨确信猜疑。他心想,这方雷氏果然开始密谋了,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既然是密谋,那为何还让西北二府的人出来?方雷青云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明阳墨一时也没想明白。

    “最近因为我那不成器的孙儿一事,我是寝食难安啊。”方雷少泽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满脸愁容的样子。

    “令孙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据说此事还惊动了你们家青云家主,所以我家家主特意差我们二人前来问候。只要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明阳氏的,我们都义不容辞。”明阳墨呷了一口茶,左手托着茶杯对方雷少泽说道。听到方雷少泽主动提起第一家的那摊事,明阳墨脸上神情自然了一些。

    “多谢墨兄和你们明阳家的关怀!回头我定会转达给我们家家主。”方雷少泽又向明阳墨拜了礼。

    “对了,今日怎么不见青云家主呢?”明阳墨将茶杯放在案台上。

    “铁筑城发来急报,说护城封禁出现了松动,所以家主一早便带着几位长老和祖地的人前往铁筑城巡视加固去了。”方雷少泽随即说道。“等家主回来,我定会向他转达墨兄和明阳家主的关怀,真是有心了!”方雷少泽又重复了一遍。

    “原来如此。”明阳墨不动声色。

    “令公子现在是否已经回到祖地了,没受什么损伤吧?”明阳冲开口问道。

    方雷少泽叹了一声。“别提了,人到现在还被扣在第一家呢。”方雷少泽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好像浑身不痛快的样子,脸色都马上变得灰暗。

    明阳墨眼神犀利,看出了方雷少泽情绪的变化。他随即又说道:“不是听说方雷家主都已经登门赔礼道歉了吗?第一家这还不放人,也太不把你们方雷家放在眼里了吧,简直欺人太甚,真是岂有此理!”

    “第氏八家在东土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为恶四方,想当年,雎鸠氏的一个供奉不过是杀了他们东府的一个小孩子,就这样,雎鸠氏都莫名其妙地被第五家灭了门。你说第氏八家这手段之凶残,是不是令人发指?可怜我那乖巧的志儿也遭到了池鱼之殃,英年早逝!”明阳墨说到明阳志时,眼神顿时阴翳了几分。

    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在雎鸠氏的后山上,明阳志就那样身首异处、浑身血肉模糊的横在地上,曾经那个一直黏在自己身边的捣蛋虫转眼就成了一堆死肉。一想到这里,明阳墨的胸口就隐隐作痛。事后第五家还一直咬口否认,让明阳志如今依旧死得不明不白,明阳墨恨不得将第五无心碎尸万段,让所有第氏八家的人,都为明阳志陪葬。

    “唉,为人父者,我对于少泽大人目前的遭遇,体会更深。”明阳冲说道。

    “第一家向来跋扈,这次听说振宇公子碰到的还是他们那个天才少年第一天真,想必这事就更没那么容易了结吧?”明阳墨说道。

    “大人说的是,现在第一家正以此要挟我们依附于第氏八家。”烈焰府主说道。

    “哦?那不知你们又将作何打算?”明阳墨低头又喝了一口茶,左手托着茶杯,右手拿着茶盖滑了几下。

    “还能有什么打算?”方雷少泽说道。

    明阳墨一听,手中撩动的茶盖顿时停了下来。

    “我们方雷氏历来安分守己,对外界纷争一直唯恐避之不及,只求独善其身。所以家主也没应承下来,往后再慢慢想办法吧。”方雷少泽接着说道。

    “这等大事,确实得好好想办法,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这种决定,可是关系到你们整个大家族的命运啊。”明阳墨把茶盖盖回茶杯,随即又把茶杯放回了茶几。

    “只是恐怕第一长乐没时间也没那耐性让你们慢慢想吧?”明阳冲说道。

    方雷氏三人没有做声。

    紧接着,明阳冲又说道:“想必少泽大人也看得清楚,眼下你们得罪了第一氏,外人对你们恐怕都避之不及,生怕引火烧身,只有我们明阳氏有这份担当,也只有我们还会对你们施加援手,这就是我们的态度,也是此番我们家主差我们前来的意思,这是其一。其二,第氏八家与我们明阳家争霸东土已久,你们没有当场归附,想必第一家也会认为你们胸怀异心,估计早已把你们放在了对立面,所以这样就算你们最终选择归附第一氏,也必定会有嫌隙,往后日子也是不好过的。既然这样,不如就和我们明阳氏结盟,方雷氏与我们明阳氏世代交好,大家应该一起抵抗第氏八家。”

    “就算要救出振宇公子也不是什么难事。”明阳墨补了一句。

    方雷少泽听到这里,眼皮动了动,还没来得及说话,方雷烈焰已开了口:“明阳氏的大义,我们铭记在心。只是不知方才所说的结盟,具体又是什么意思?”

    “结盟就不是归附,你们方雷氏还是你们的方雷氏,原本你们怎么样,往后也继续怎么样,只是大家统一了战线,结成了盟友,往后大家一起共同对付第氏八家。当然,出于战争大局的考虑,结盟的成员要服从我们明阳氏的指挥和调度。等日后明阳氏取得东土大一统,自然也少不了同盟的好处。就说眼下,只要两家一结盟,我们明阳氏马上就可以派兵保住你们的铁筑城。”

    “没错,这正是我们家主的意思。”明阳墨表示肯定,同时他也看了看对方三人的神情。

    顿了一小会儿,明阳墨又说道:“少泽老弟,如今天下大乱,所谓大破大立,各家都在为自己安身立命筹谋,纯粹的独善其身,自然是不可能的。你不杀贼,贼便杀你。在大争之世,越早绸缪才越掌先机。眼下,东土虽各家逐鹿,但也就我们明阳氏与第氏八家为大,但我们明阳氏背后有中土的势力,并且源源不断,所以我们一家就能抗衡第氏八家,两方的差距不可容日而语。越是拉锯到后面,我们的优势就越明显。你我两家向来交好,应该尽早与我们一起共图大业。”

    “多谢墨兄,今日你的肺腑之言,我都记下了,等家主一回来,我便全部转达给他。”方雷少泽说完,又示意婢女给明阳墨等人加了茶。

    众人随后又闲聊了会儿,见时候不早,明阳墨便带着明阳冲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