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93章 方雷氏的抉择
    方雷青云拉上和事老昆吾頔在第一家赔了一通罪,这才暂时将第一氏的怒火压了下来,但方雷青云心里并不踏实。第一氏之所以还没对方雷氏下手,也是因为自己最后选择了缓兵之计,第一长乐要求方雷氏归附,而方雷青云推托说事关重大需要回去好好商议。眼下两家虽没有兵戎相见,但方雷青云也知道,只要方雷氏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马上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都说两利相权择其重,两弊相衡择其轻,但问题若真的摆在自己面前时,如何选择取舍,方雷青云却也左右为难。

    要不是因为那混账东西,方雷氏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要在第氏八家与明阳氏之间做出抉择,所以方雷青云越想就越是来气。

    “都是你!是你惯出来的好儿孙,差点让整个家族都给他陪葬!”方雷青云指着方雷少泽呵斥。

    方雷少泽被家主斥责倒也无话可说,但眼下方雷振宇被第一家扣留在第一家祖地当人质,这却是他无法接受的。他回来后曾说,一想到向来养尊处优的方雷振宇以后就要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日,他就忍不住想发飙。

    “大哥,宇儿确实是我疏于管教,这个我承认,但是那第一长乐也实在太嚣张了,大哥你都拿出三样圣器登门赔礼了,那第一氏居然还觊觎我们家的几座城池。那昆吾頔也不是个东西,和事老没当成,反而成了第一家的说客。宇儿不就是打伤了第一家的一个家奴嘛,那第一天真压根也没事,这样他们都敢如此猖狂,往后要真依附于他们,那还了得?既然这第一家如此不识抬举,不如我们就以第一家开出的条件与明阳氏谈条件,干脆投奔明阳氏,然后一起杀进第一家祖地得了。”方雷少泽说道。

    “投奔明阳氏,杀进第一家祖地,然后就可以救出你那孽障了是吗?哼,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啊!”方雷青云拍了一下案台,茶杯发出碰撞的声响。

    “我……这不也是因为第一家实在欺人太甚了嘛?”方雷少泽被家主一言说中,开始嘟囔起来。

    “少泽啊,少泽,亏你还是方雷氏的二当家,这可是关系我们方雷氏万年基业的大事啊,你怎可如此意气用事?那混账东西被关在第一家也是活该,你一叶障目,已经不分西东了。”方雷青云指着方雷少泽的脸训诫。

    在座的各府府主,见到这个情形都感到有些尴尬。

    “家主消消气,二当家虽然爱孙心切,但本意也是为家族着想的。”方雷烈焰马上帮忙圆场。其他各府府主和祖地的核心族人,顺势也帮了腔。

    “哼,他现在已经是鬼迷心窍,满脑子都是他那心肝宝贝,哪还想得了其他。还有你,怎么会给那孽障一个作孽人的地方?糊涂啊,你们都糊涂啊!”方雷青云指着大家继续叱喝。

    方雷烈焰一听也就不说话了。

    其他人纷纷解围,方雷青云这才稍微缓了气,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大哥,当年我保不住褀儿,如今我若又救不了他唯一的血脉,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愧为人父,愧为人祖啊!我恨不得马上就杀上第一家,就算我死我也要救出宇儿!我只剩宇儿这一丝血脉了,大哥……”方雷少泽说着说着,情绪突然失控,当场老泪纵横。

    “人家就是抓住你这弱点,这才把人一直扣住,为的就是要让你方寸大乱,投鼠忌器。”青云家主见方雷少泽提起方雷佑褀,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好了好了,事情的经过大家也都知道了,接下来,大家商议一下如何应对。眼下我们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独善其身也是再不可能了。无论我们选择哪一方,都必然得罪另一方,大家都说说看吧。”

    “第氏八家与明阳氏相争已久,对我们方雷氏一直都虎视眈眈,谁先下手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所以就算是没有振宇这摊事,我们方雷家也很难继续独善其身。两家若想找个由头挑起事端,也是很简单。”北府的烈焰府主先给二当家方雷少泽找了个台阶,紧接着,他又说道:“既然事已至此,第一长乐又答应给我们三天时间,我相信明阳氏也是快坐不住的。良禽择木而栖,那我们就看看两方谁开出的条件对我们更有利,然后再权衡考虑吧。”方雷烈焰说道。

    现场许多人都点了头。

    “铁筑城与南郭氏的滴水城接壤,虎啸城也与东河氏的大河城和多叶氏的碧水湖区相邻,如今南郭氏归顺第氏八家,东河氏和多叶氏依附在明阳家,所以无论我们最后作何决定,这两座城的一城就必定首当其冲。弄不好,我们刚一归顺就马上丢了一座城池,保住我们的城池才是首要。”方雷氏东府的红月府主说道。

    “红月分析得对,无论是谁,既要我们依附,那就得首先保住我们的城池,否则一切免谈。如果连我们的地盘都保不住,那依附他有个鸟用!”三当家方雷青木脾气暴躁,声音响亮,坐在他身旁的南府府主方雷宏不由得动了动位置。

    “第一长乐那老人精既然敢允许我们考虑三天,想必自然也是做好了万全之策,可能根本就不怕我们投向明阳氏。说不定第一长乐早就下了手段,此时明阳氏已视我们如眼中钉肉中刺,想在两家之中待价而沽怕也是难了。”方雷青云眼睛望着前方,正在回想当时在第一家的场景。

    “家主所言甚是。第一长乐精于计算,又有东吉太乙这等门客,若说他完全没有留后手,实在难以相信。”西府府主方雷怒霆看着青云家主,“纵观各家争霸这些年,虽然表面上明阳氏与第氏八家旗鼓相当,但毕竟第氏八家根基深厚,而明阳氏后背倚靠的是中土玄德门,以后若是玄德门断了支持,明阳氏也就后继无力。再者说,那玄德门虽说强大,但毕竟不是本土的势力,就算我们真的依附在明阳氏下面,恐怕日后也只有炮灰的份。与其这样,既然眼下第一家先示好招揽,我们振宇又在第一家手上,不如就趁这个机会直接归顺于第氏八家。”方雷怒霆第一个提出归属第一家。

    青云家主对方雷怒霆说的话比较认可,既是选择归顺,考量的便不仅是眼下,而是长久的未来。万一站错了队,就算现在一座城池保住了,将来也必然得而复失。

    “你接着说。”方雷清云对怒霆府主说道。

    怒霆府主对着方雷青云点了点头。“第氏八家护短在东土那是出了名的,这些年依附在第氏八家的家族,无论对东郭、南郭,还是百里、申屠,第氏八家都尽到了领主的责任,就算被第氏八家攻破的城池,百姓也依然安居乐业。这几年在第氏八家的扶持下,申屠氏和东郭氏等发展势头还很猛。总体而言,第氏八家的人,虽然强势傲慢,但也讲理并且有情义,更重要的是光明磊落。反观明阳氏,明阳烈老奸巨猾,明阳墨阴戾反复无常,而那如今在明阳氏阵营最得势的明阳冲,更是满肚子坏水。其他的依附家族如东河氏、刺氏、部末氏和多叶氏,名声也都不怎么好,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如果加入这样的阵营,今后能有什么好下场?”怒霆府主最后一句,倒是真问到了大家的心坎上。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形势大家其实都看得清,只是长期以来逍遥自在惯了,如今将要依附他人,方雷氏的各位人物,不过是内心排斥罢了。

    “我登门第一家之事,想必明阳氏也已知晓,眼下形势扑朔迷离,真得慎之又慎。”方雷青云感叹道。

    “家主拉上第一家的老世家昆吾氏登门赔礼,这就已经是我们做出的选择了。在明阳氏眼里,这恐怕已经表明了我们方雷氏的立场。以明阳烈多疑的性格,就算此时我们投奔他,他心里也必定会多出一道防线,对我们诸多猜忌提防,甚至还可能以为我们早已被被第一家策反,是和第一长乐里应外合演双簧。我想如今我们只有投向第氏八家,才是唯一的出路。”方雷怒霆分析道。

    “那依你看,如今之计,我们又当如何是好?”

    “依我愚见,如今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迅速归顺第一家,并请求第氏八家加紧保卫虎啸城。我们与明阳氏,就不要再有任何形式的接触了。”方雷怒霆说道。

    方雷怒霆话刚说完,大家还没来得及定夺,家丁便进了内堂禀报说明阳氏的二当家明阳墨带着明阳冲来访,此时正在正殿偏厅等候。

    方雷青云摇头苦笑。“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少泽,你带着怒霆和烈焰出去应付一下,就说我已经下铁筑城去了。说话注意分寸,顺利也探探明阳墨和明阳冲的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