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91章 你这兄弟我认了
    江白云中赶回呼尔贝伦山脉南麓营地的时候,已经是试炼的第六天傍晚。营地里已有不少学徒回了营,有人欢喜有人愁,但江白云中都无暇搭理,他正四处寻找舟济,可在营地里转了好几圈,依旧看不到舟济的踪影。后来江白云中一问才得知,舟济这几天都没有回来过。据刚回营的一个学徒说,他曾在留痕坳附近碰到过舟济,舟济还向他打听自己的消息,正四处寻找自己。

    这二货,定是半路折返去救自己,但发现自己已不在开天石壁,于是到处寻找。江白云中心里很担忧,希望舟济不要因为找不到自己踪影,所以突破红线入了禁区。对于深山中的猛兽,江白云中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所以,江白云中一听舟济到现在还没回来,便连夜折返山里去了。

    第七天清晨,太阳刚刚升起。

    叶尖上的露珠在阳光的折射下,闪耀着夺目光芒,试炼进入最后一天。

    舟济望着不远处的山林,心里非常愧疚。若不是自己实力太差,江白云中也不至于要为自己断后,以至于现在生死未卜。如今到处找不到江白云中的踪迹,就连尸体衣物都没有,舟济想那唯一的可能便是江白云中被那猴形异兽逼进了禁区。眼下试炼已经快结束,若自己再不入禁区搜救,江白云中必定凶多吉少。

    舟济考虑再三,决定不管试炼结果如何,也不管什么自身安危,毅然决定孤身进入深山。说不定江白云中此刻正在拼命,正等待着自己救命。当机立断,舟济马上就往禁区去了。

    “舟济,你给我站住!喂,你站住啊!”

    江白云中远远地看到舟济,可舟济并没有听到,正继续向前越过红线进入了禁区,奔跑的速度正在不断加快。

    江白云中很着急,于是拿起弓箭朝舟济射了一箭。

    箭矢钉在舟济前方的树木上,发出嘭的声响,树叶都开始摇晃。舟济骤然止步,以为禁区中有别的敌人——在山麓的另一边便是额尔德纳部落的宿敌暗云部落,于是马上进入战斗状态。江白云中见舟济衣衫脏破,面容消瘦,完全没有往日公子哥的神采,心里的怒气一下子就全消了。

    难得有一个愿意为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江白云中眼睛有些湿润。你这兄弟,我认了!江白云中暗暗道。

    “喂,是我!”江白云中迅速跑了过去。

    舟济见到江白云中先是大喜,随后又是大怒,他一边跑一边骂地往江白云中的方向奔去,两人重重地拥抱在一起。

    “操,你之前死哪去了,我正到处找着给你收尸呢,你特么还有脸活着回来?你回来干什么?说好我先撤一步,你马上就跟过来的,为什么我没走几步返回去就找不到你?是不是你故意把我支走的?你说啊,你特么说啊!”舟济对着江白云中一阵怒吼。

    “都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行了吧,我的大少爷。我当时本来也是想马上撤离的,后来情况有变,所以临时改变了方向。你看,我现在不也是好好的一个人?大家都好好的,大家都没事就好了,哈哈。”舟济正在气头上,江白云中没办法只好先认错。

    “你快告诉我这几天你都跑去哪里了。妈的,老子这几天担惊受怕,到处找不到你,我特么都快急疯了!”

    舟济眼眶有些发红,所以加快步伐走在了江白云中前面。

    江白云中追了上去,随后便将这几天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舟济,舟济开始还很自责愧疚,后来听到江白云中突破二识境界的时候又兴奋得跳起来,搂着江白云中欢呼雀跃,对于江白云中一人单挑凶兽群并击杀食尸鬼时,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对兽尸堆里的积分念念不忘,一直嚷着要回去把所有积分都收集过来,要给江白云中创造一个额尔德纳部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记录。二人有说有笑,终于在天黑之前顺利赶回了南麓营地。

    第二天,营地所有参加试炼的学徒便集体返回了祭祀场。

    本次试炼的成绩也很快被公布出来,卡都毫无悬念地拿到了总榜第一,作为术院新人,他在整个祭祀场引起了巨大轰动,甚至连丹寒大祭司和各大巫祝等高层都开始关注起他来。赌榜的其他红人,最终的排名也几乎八九不离十,九五子和河池真悟排了总榜二三,而连花雨连雪雨姐妹、公子海树、无等子、公子孔童、赤日、果落占据了前十的位置,公子霜和秋月白位处前二十,舟济位于四十一,而江白云中则在第三十三。大家按排名论功行赏,而两位阵亡的学徒则让人唏嘘沉重。

    回到祭祀场的当天晚上,江白云中就在祭殿中接受了十一位师傅的召见。

    “原以为试炼的安保工作已经做得很妥当,万万没想到其中还是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好在你吉人天相,在这样的形势下居然因祸得福。”丹寒大祭司听完江白云中的报告后,不禁想而后怕。

    “此次你斩获了那么多凶禽恶兽,也是为民除害,算你大功一件。还有你带回来的这么多兽材,对祭祀场也大有用处,智宸啊,这次你可得好好重奖一下云中啊,哈哈。不过说回头,此事真是我们疏忽大意了,真得好好反思。辛亏云中没出什么大碍,否则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啊。飞风,当初真应该听你的话。”白石巫祝对飞风巫祝说道。

    智宸巫祝笑着答应了下来。

    飞风巫祝也点了点头,接着对江白云中说道:“云中,难得你能在那般环境下突破眼识,也真的难为你了。就如大祭司所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你此番因祸得福,说明你也是厚积薄发,但凡事水满则溢,如今你虽有二识修为,但仍需戒骄戒躁,切莫放纵恣意,要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福报。”飞风巫祝说完,对着江白云中浅浅微笑,眼神里满是期待与关爱。

    “知道啦,我现在怕死得很呢,飞风师傅。”江白云中又调皮起来,引得众位师傅一阵笑骂。

    “云中,你之前说的食尸鬼和天罗令又是什么?”擎苍巫祝问道。

    江白云中连忙从怀中取出天罗令交到擎苍巫祝手中,红褐色的火纹令牌有些沉手,擎苍巫祝反复看了又看,然后又转送到丹寒大祭司手中。丹寒大祭司拿着天罗令仔细端详了一番,随后又传给了其他巫祝。众人仔细研究,但都没看出什么名堂,更没听过什么天罗盟,于是最后又将天罗令还给了江白云中。

    “照你所说,这天罗盟在浮罗大陆都赫赫有名,而那三人的修为既在为师等人之上,想必至少也有五识大圆满的修为,这种势力确实强大得难以想象,他们愿意把这等信物送给你,说明对你很重视,这是好事。只是浮罗大陆距离我们苍涂大陆实在太过遥远,中间还跨着夜摩耶和大夜摩耶两块大陆,所以就算真有这么一次倾力相助的机会,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这块令牌你且好好保管,至于他日是否真能排上用途,就看天意安排吧,我们也不强求。”丹寒大祭司说道。

    “云中,你说的食尸鬼又是什么?”灵安巫祝问道,“事发之地离我们部落不远,此事应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你好好说来听听。”

    江白云中于是把在兽尸堆上的所见所闻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特别是那食尸鬼顶上的鬼火,以及剿杀的诀窍,都一字不漏地告诉了各位师傅。

    安定巫祝和千凡子等人脸色有些沉重,大家都忧心忡忡。前方沿海已有夜叉不胜其扰,后方山脉如果还有这等诡异生灵作祟为患,那对于弱小的额尔德纳部落来讲,就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了。

    “之前我在塔塔博兰部落游说时,也曾听当地的人说过一种头顶有着火焰的怪物,据说无惧刀枪剑戟,根本无法消灭,想必就是云中所说的鬼物了。”紫真巫祝想了想说道,“当时听了也就过去了,没想到这鬼物在我们这边也有。接下来,还得把云中说的这鬼物的灭杀之法传告祭祀场所有人,免得以后族人万一遇上了不知所措。”

    “紫真说的有理。灵竹,回头你便根据云中的描述,画一张食尸鬼的画像来,并把这鬼物的灭杀要诀,通告祭祀场全体,让大家心里都有个底。此外,各位也把这个消息传告自己各宫门人吧。”丹寒大祭司随即吩咐道。

    诸位巫祝都拱手遵命。

    接下来大家又与江白云中说了些眼识识通修习的经验等,随后擎苍巫祝便带着江白云中回雍宁宫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