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90章 商主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天真顾不得脸上流淌的水珠,连问了一连串问题。小船晃荡得厉害,第一天真双手紧抓船沿,看着年轻男子从自己的身前跨过。

    “走吧,先上岸。”年轻男子随即登上了岸。

    “我叫商主。”年轻男子说完,继续往湖心岛的水月花坞方向走,看起来轻车熟路的样子。第一天真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壮着胆跟了过去。

    “这里是第一家的禁地,你是怎么进来的?”第一天真问道。

    “我想进来便进来。”商主淡淡地说道。

    “那你来多久了?怎么没人发现你呢?”天真又接着问。

    “来了有挺长一段时间了,但他们发现不了我。”商主随即拐了个弯,进入一条花木茂盛的小道。

    “原来你这么厉害!那你来自东土哪个世家?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是东土的人?”第一天真看得出这位名叫商主的人,对自己似乎没有恶意,而他这种对第一家禁地想来就来的不羁风格,瞬间便取得了天真的好感。只是天真心中仍充满疑惑,他为什么要来第一家,他想在养心湖里做什么?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不是东土的人,我是第六天的天人。他化自在天的天人,你有听说过吗?”商主突然回头对天真露了一个微笑。

    “啊?”第一天真止住了脚步。

    传说中的天道生灵,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任是谁也觉得难以置信。天真觉得自己被骗,但潜意识里却相信对方说的是真的。

    商主回过头停住了脚步,“怎么?是没听说过天人,还是被天人吓到了?呵呵。你放心吧,虽然第六天的一些天人名声不是很好,但也是不吃人的。”

    商主见第一天真依旧杵在原地,于是又笑了笑说:“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天人也只是天人罢了,跟你们凡人也没什么两样。不着急,以后慢慢再问吧,我还会在湖心岛多呆一段时间。”商主随即快步往水月花坞月下潭的方向走。

    “你来湖心岛做什么?”天真追了上去。

    “不做什么,就是觉得这里景色宜人,所以多留些时日。”

    水月花坞景色绝美,曾号称东土十大名胜之一。水月花坞方圆不过数十里,但放眼之处东南西北皆成美景,春夏秋冬各具意韵,行走之间宛如置身仙境,因此在东土大地上久负盛名。而在各处景色之中,尤以水中天、月下潭和花影无踪三处最为人称颂。

    两人很快便到了月下潭。

    一路走来,第一天真后来才发现原来商主并没有穿鞋子,净白的赤脚总是离地三寸,但每一步都稳稳地踏在空中,若不是清风飞扬起他的天衣,天真还真难以察觉得到。

    天真心想这天人也真是奇怪,宁愿离地三寸也不愿意穿鞋子。

    “不是不愿意穿鞋子,只是这娑婆既是秽土,而且尘土多虫蚁,离地三寸不过是想少结一些因果罢了。”商主低头看着谭下的倒影,随口说出了第一天真心中的疑惑。天真吐了一下舌头,心想这个天人真厉害,竟连自己心中所想都知道。若真如此,自己在他面前岂非毫无隐私秘密可言?

    “等你觉醒了他心通,你自然也能读取别人心中所思所想,但你能不代表你就一定会去做。你不做自然也就不会知道。我知道你现在正想问为什么我要对你使用他心通,没有为什么,就是我想。不过你放心,一般我也不会这么做的。”商主看着第一天真说道。

    第一天真有些无语,心想谁叫你比我强呢,要是我强我也读你。

    “好了,你过来这边。”商主站在月下潭边上,朝着第一天真招手。

    看了一眼潭水中自己的倒影,天真刚想直起身子便被商主一手推下潭去。水面上荡起了一阵涟漪,随后又恢复了宁静,月下潭边空无一人,好像方才没人来过。

    第一天真闭着眼睛作出溺水的挣扎,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站在月下潭边,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环顾周遭,四周景色都一样,但给他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可天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第一天真只觉得整个环境让人非常舒泰,四肢轻松,连呼吸都更畅快起来。于是天真便问商主:“这里是月下潭吗?”

    话刚说出口,天真便又惊讶万分地捂住嘴巴。“这里才是月下潭?”天真瞪着眼睛看着站在一旁的商主。

    商主点点头,正想说些什么,但马上就被天真打断。

    “你先别说话,有好几个问题我一定要先问清楚。”第一天真说道。商主静静地看了天真一会儿,然后点头答应:“好,你问吧。”

    “你真的是天人吗?你来这里多久了?”

    “娑婆世界有三界,欲界有六天,我来自欲界最高天他化自在天。我只能告诉你我是天人,但我无法向你证明,就好比你无法证明你是人一样。我在这里有挺长时间了,刚开始的时候,你们第一家的家主还住在这儿。”

    那就真的好久了,这个天人在第一家重地这么久居然没被发现,他的修为得有多惊人,想必比家主还要高上许多吧,天真心想。自己因为修为低下无法自保,如今才被罚在这养心湖,出于对强者的崇拜,天真对商主顿时又多了几分好感。

    “这月下潭本来就这样,还是被你弄的?”天真接着又问。

    “我弄的,只是临时搭建的小空间罢了。”

    “那你带我进来做什么?”

    “想帮你。”

    “你今天才认识我,为什么要帮我?”

    “你的大名,我很久以前就听说了。但能在第一家遇上你,我也很意外,这也说明你我缘分匪浅。至于我帮你,想来这本也在你的计划之中的吧,我不过就是顺水推舟罢了。”

    “啊?我哪有什么计划,我本来也没想过会来养心湖的好吗?”第一天真跳了起来。

    “你的计划不一定就是现在的你才能做。”商主回答道。

    “你说什么话呢?我一点都听不懂。”

    “听不懂就听不懂吧,等你以后觉醒宿命通,自然就明白了。”

    “好吧,那你想怎么帮我呢?”

    “这月下潭经过我一番改造,内部的独立空间暂时类似于娑婆世界正法时代的环境,对你的修炼大有裨益。从今日起,每晚当月亮照进潭水,你就进来月下潭修炼,我要是在的话,便会指点你。”商主走回到天真面前,紧接着又说道:“这是月灵珠,是出入月下潭的钥匙,你先好好收着。”商主随即将一颗鸡蛋般大小并散发着月辉的银白色珠子交给了第一天真。

    天真抬手接过月灵珠,浑身感到一阵清凉。

    “往后你若想进入月下潭,只需略一感应月灵珠即可,出去也是一样。这月……”商主话还没说完,天真便消失不见了,硬生生地把商主接下来要说的话噎在喉咙里。商主摇摇头,无奈笑了笑,很快第一天真又摇摇晃晃地出现在商主面前。

    “哇,好神奇!真好玩!”天真握着月明珠兴奋不已,顽劣的禀性一览无遗。

    “你既然修炼《大奥妙诸门》和《幻秘》,难道还没这个好玩吗?”商主笑着说道。

    “那不一样,这个只需要想就可以,不用费工夫,再说这可是在月下潭里呢,就算是小寒大人来不了这里,要是他也跳下来,估计就成了落汤鸡,哈哈。”天真想着第一小寒成了落汤鸡的形象,越想越觉得有趣,于是一个人笑个没完。

    天真突然又想到了一个捉弄人的好点子——自己感应月灵珠进入月下潭,让第一家的人跳进水里却捞个没影儿。

    “这是秘密,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月下潭的秘密,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包括你家家主和第一小寒,所有人,知道吗?”商主吩咐第一天真。

    “哦。”天真这才收住了笑脸,“对了,商哥哥。我……”

    “你叫我什么?”商主显然有些意外。

    “我叫你商……哥哥,你不……喜欢啊?”天真声音越来越低,对方年纪那么大,自己叫人家哥哥确实有些长幼不分了,第一天真难得因为自己的唐突而有些尴尬。

    “没有,挺好的,呵呵。”商主笑了起来,“你刚想说什么?”

    “往日里小寒大人只跟我说过有眼耳鼻舌身意六种识通,你说的他心通和宿命通,对,还有什么天眼通、天耳通,我只在第一家的典籍中中偶尔看过,都写着只是传说,难道人族也能修炼成吗?”天真转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我怎样才能觉醒他心通和宿命通呢?”第一天真终于认真起来。

    商主点点头,正思索着用什么解释才更通俗易懂,好让天真明白。

    他沿着潭水边走,低头看着水面。一阵微风吹过,商主的天衣裙带随风飞起,那白净的双足随即也露了出来。天真看着眼前凭空而立的男子,发出由心感叹。这天国里的天人,果真出尘绝世,绝非南瞻部洲的肉体凡胎可比。

    “神通有内外之分,你修炼的《幻秘》也算神通,但属于外神通,说到底不过就是过借势借力罢了。他心通和宿命通属于内神通,是通达己心诸念及他心诸念,是令己心诸念如意而行。而你说的眼耳鼻舌身意六种识通,也属于内神通,只不过是最低层次的,往后还有天眼通、天耳通和神足通,以及我说的他心通和宿命通共五通。”

    商主已经尽量言简意赅,但天真依旧听得似懂非懂。

    “既然这样,现在南瞻部洲的强者也很多,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呢?”第一天真感到不解。

    “因为正法时代早已过去,如今更是末法时代结束后的大黑暗恶世时代,能觉醒天眼通、天耳通和神足通的人已经不多,会他心通和宿命通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如今世风如下,人心不定,自然也就难以觉醒了。”商主解释道。

    天真还是一脸迷惑的样子,但商主也不以为意。

    “现在不理解也没关系,往后等你突破到禅定境,你再好好体悟吧。你只要谨记五通只能内求诸心,依禅定而得,这就可以了。第一天真,大劫当前,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很快你就要离开这里,从此远赴他方,所有的荣耀与罪恶都将与你无关,但你终将得偿所愿,重获新生,这是你的宿命。所以,好好修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