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89章 养心湖
    一块石子投在湖面上荡起圈圈涟漪,水纹不停向外扩散,很快就弄皱了湖面上的少年倒影。第一天真坐在桥头上,单脚踩着倚栏,抬手又往远处丢了一块石子。

    “你现在已经是三识修士,要达到意应境,以你的资质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关键是你要用心。事实上你也该收收心了,这次要不是本肇及时赶到,你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且不说八家对你的厚望,就是你的父亲母亲,又该如何是好?”第一小寒忽然站在天真身边。

    “小六现在怎么样了?”第一天真问道。

    “他已经没什么大碍,眼下康复得很好。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身为近身陪读,实在难辞其咎。若不是看他忠心护主,家主定然饶不得他。”第一小寒说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天真继续问道。

    “已经被遣出内府,现在在外府养着,等他身子上的伤养好了,估计再看情况给他安排份差事做吧。”

    “不行!我就要他一个,别人我都不要!”天真一听小六被赶出内府顿时发了飙。“你赶紧把他叫回来,不然我就不学了,我就在养心湖里等死。”

    “他身为你的贴身侍应,不仅没有加以劝阻,反而多番主动配合你做了那么多蠢事,姬家的千年火云果,赢家的坤土社稷树,你以为这一宗宗事我们都不知道吗?这次更是让你差点有性命之忧,家主没有将他了结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你还想让他继续待在你身边,这完全不可能!”

    第一天真不再说话,他静静地看着湖面,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神情。

    隔了好一会儿,第一小寒才说道:“眼下家主还在气头上,这时候去把小六要回来,就等于要了小六的命,这样反而适得其反。我想这阵子让小六继续在外府休养对他也是好的,等你哪天达到意应境了,想必家主那时气也早消了,加上见你突破境界,他心里高兴,这样什么事情都好说。你好好修炼,到时候我再帮你说说话。”

    “好,这可是你的说的哦!我就知道小寒大人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小寒大人对我最好了!嘿嘿。”天真这才又嬉皮笑脸起来。

    “你在这里好好修炼,往后我每半个月便来检验一次,你有什么不懂的到时候就问我。我相信以你的根器,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便能达到意应境。只要你早日达到意应境,那么小六也就不用在外府当苦役了。”第一小寒拍了拍天真的肩膀,接着又说道:“这养心湖大得很,但你最好也不要出了湖心岛,特别是湖区内的一些禁地,你更不要猎奇捣蛋,你就安安份份地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境界。你要知道,小六的性命现在就握在你的手上,外府可不像内府,现在局势混乱,出去执行任务都是危险重重,小六本来境界就低,你再在这儿耽搁的话,他随时都可能没命。”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家主还安排有事,我先走了。”第一小寒说完这句后便消失不见了。

    也罢,那就暂时先好好修炼《大奥妙诸门》吧,天真自说自话。

    目前自己已经突破了鼻识、眼识和舌识,相信再突破耳识和身识,成就五识大圆满也不会太久,到时候再把四大和合丹给祭炼出来,相信就能一鼓作气进阶意应境。第一天真在桥头上继续坐了一会儿,随后便起身往湖心岛的方向去了。

    养心湖位于第一家祖地后方,湖区很大,被第一家祖地诸峰包围其中。第一家以诸峰为阵眼,构建了异常庞大的奇门禁制。若从高空上看,第一家祖地诸峰与养心湖正构成玄妙的众星拱月之势。在养心湖上的诸多岛屿中,设有第一家的诸多不为人知的禁地,而其中的湖心岛,原本乃是第一家家主的生居之地,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往后历代家主都住在了如意峰的小洞天内,湖心岛也便空了出来,后来就成了面壁思过的地方。虽说是罚地,但一般的第一家族人可没有这个待遇。

    清澈的湖水泛着闪闪粼光,天真独自站在小舟上,正往湖心岛的方向驶去。

    经历过这场生死考验,天真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确实记了教训,五识大圆满的烈武德、意应境第一层的木长青,这种放在第一家只能算是低阶修为的末流货色,都能随随便便就让让自己束手无策、乖乖就擒,并眼睁睁地看着小六替自己受刑,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而第一家北府的本肇大人,只稍一指白光就能轻易地让木长青人头落地,彼此之间的这种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第一天真受到了强烈刺激。

    从方雷氏北府回来,第一天真便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尽一切努力提升境界,成为绝对强者。自己三识修为的功底,确实没资格在外晃荡,为了自己以后出去能够潇洒自在,这修为也必须得尽快提上去。

    微风轻抚在脸上,带着湖面上特有的湿润,天真不自觉地摸了摸脸。这满眼碧波,让天真心情也慢慢放松了下来。轻风徐徐,推着水波不停向前移动,随后轻风上扬,水波又慢慢化于无形,水体很快又清澈透亮起来,露出了湖底一张巨大的脸。

    天真吓了一大跳,于是马上定睛再往下看,可湖水清澈干净,里面什么也没有。天真吐了一口气,以为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但很快他又发现,不远处一团黑呼呼的东西正在不断向自己靠近。天真马上提起警惕,即刻进入战斗戒备状态。

    只见一条巨大的黑鱼游来又从小船底下慢悠悠地游走,天真无奈地摇摇头苦笑,整个人又放松了下来。看来最近自己精神确实是过于紧绷了,一条鱼都能把自己吓成这样。小船继续向湖心岛靠近。

    在黑鱼游过之后,紧接着又有别的各种各样的鱼鳖虾蟹变着法子从小船底下游过,天真慢慢觉得奇怪,怎么这养心湖的鱼都长得这么大,肯定不对劲。

    这些巨型的水族生物未免也太多了吧。

    第一天真赶紧趴在船头上往湖底看,这一看不得了,一条古井般大小的大水蛇正张着血盆大口从湖底向自己冲上来。天真猛地往后躲,身子倒在船上,小船受力不均顿时左右摇晃起来。天真困在湖上,一时想跑也跑不掉,于是正准备呼救。

    大水蛇跃出湖面后变成了一条巨大水柱,水柱随即又跌落湖中,溅起巨大水花,第一天真被淋了个落汤鸡,小船也随着大浪颠簸继续向湖心岛靠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船的另一头正站着一位身披璎珞、衣着淡雅的年轻男子。男子发髻上束着白玉冠,一朵小白花插在白云冠下方,非但不显得脂粉,反而更增添几分俊逸。

    “都说入胎隔阴之谜,想不到这臭皮囊竟是这等障碍。”

    噔的一声,小船终于靠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