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88章 变天了
    先民之地,第一家祖地。

    第一天真乖乖地站在第一小寒身边不敢吭声,看着议事堂上悉数到齐的第一家核心高层都默不作声,他心里更是忐忑。高座之上的家主一副看不出阴晴的脸,让第一天真觉得这就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所谓宁静。

    “大家都说说看,这事儿要怎么结。”第一长乐突然开口说道。天真心脏一紧,不由得低了低头。

    大家相互看了看,但没有人主动先发言。

    “无疾,你先说说看吧。”第一长乐指了指前排左侧的人。

    “是,父亲大人。”第一无疾随即站了起来,对第一长乐拱手作礼后又看向大家。“大家想,如今出了这等事,方雷氏又该怎么结?”第一无疾没有直接发表看法,反而抛出了问题对立的另一面。大家先是一愣,然后开始窃窃私语。

    “以方雷青云的性格,想必此时方雷氏祖地已经鸡飞狗跳了吧,哈哈。”第一无端向来快人快语。

    “方雷青云是个老好人,这些年来,方雷氏一直明哲保身,无论是我们第氏八家阵营,还是明阳氏阵营,两边都不站队,两边也不得罪,态度暧昧,想得尽两边好处。虽说方雷氏不是一等一的世家,但占据的几座城池位置关键、战略意义重要,若是能得到方雷氏的支持,这对我们非常有利。此前我们和方雷氏一直没谈下来,我觉得这次倒是个绝好的机会。”第一长省抚着花白长须慢慢说道。

    “长省叔父说得极是,若能借此加以发挥,对我们大有益处。但就不知道这个方雷振宇是个什么分量,说不定方雷氏会弃卒保车呢。”第一无咎接着长省大人的话说道。

    “那个小混账是方雷氏二当家方雷少泽的亲孙子,听说父母早亡,一直被方雷少泽视为掌中珍宝,从小横行霸道惯了,也是出了名的小霸王。这次我们逮住了方雷少泽的命根子,想必最揪心的便是他了。我想以方雷少泽在方雷氏的影响力,说不定谈判的空间还是很大的。”第一无端说道。

    “我倒是觉得这个方雷振宇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乃方雷氏的族人,并且对我们第一家做的这等事,大家都还记得当年雎鸠氏的公案吧?”第一无疾看着无端说道,“许多事情,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由头,只要这个由头足够了,千古文章一样作出来。我相信像方雷青云这样的老人精,也是一定会懂得的。到了这个地步,恐怕已经由不得他不选择了。”

    “如果到这地步他还冥顽不灵,那一切就是他咎由自取了。”

    家族里的各位族老相继发表意见,天真第一次观摩议事堂上的权谋,心里觉得新鲜,但同时也充满疑惑,难道这次自己不但不会被家主责罚,反而立了大功不成?第一天真想想也觉得自己太天真,于是又等了再等,可现场讨论热烈,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天真动了动第一小寒的胳膊,可马上就收到小寒大人一个禁言的警告眼神。

    所以一时之间,天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放松,还是该更紧张。

    “我看不出三日,方雷青云那老狐狸必定会过来登门谢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眼下还不是和方雷氏大动干戈的时候,万一真逼急了他,方雷青云为求自保而狗急跳墙,投向明阳氏的阵营也极有可能。所以如何威逼利诱,引这只老狐狸服服帖帖地入笼才是关键。”太吉东乙长老说道。

    突然,议事堂里走进一个“为”字辈的子弟,禀报说昆吾氏的家主昆吾頔[dí]和方雷氏的家主方雷青云正在外求见。

    第一长乐听了呵呵笑道:“太吉先生真是料事如神,一说青云,青云就到了。不仅自己到了,还搬来了和事佬,呵呵。”长乐家主随即便吩咐下去,让昆吾頔和方雷青云在主殿稍作等候。紧接着,长乐家主便转而看向天真,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天真,你可知错!”脸色瞬间就严肃起来。

    天真心砰砰直跳,这下完了。

    第一长乐一番苦口婆心的训诫,无非也就是如今局势如何动荡,自己如何关系到整个第氏八家的大局,这些话天真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他只听到最终自己被判下的惩罚。

    “小寒,从今日起,将天真关进养心湖,让他好好反省反省,在进阶意应境之前,他就不要出来了。”第一长乐说完这话,不顾天真瞪大的眼睛,便带着太吉东乙和第一无疾、第一无尽前往第一府主殿去了。

    方雷少泽坐在第一家的主殿中,心里却忧心着自己的宝贝孙子是否在第一家遭了罪,家主和昆吾頔的话,他都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从昨日知道情况到现在,方雷少泽急得差点乱了阵脚。一方面是自己的宝贝亲孙,一方面又是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虽然大局他看得清,但真要在二者中作出抉择,他却割舍不下方雷振宇,当年他保不住自己的儿子,现如今更不能让悲剧继续重演。

    很快第一长乐带着三人便来到了主殿,双方一番寒暄后便进入正题。

    “长乐兄,昨日青云老弟跑到我的祖地,拜托我一定要来你们第一家给你们两家化解一场误会,事情经过我也大概了解了,确实是这方雷家的小子糊涂,辛亏天真没受到损伤,否者那臭小子就是万死也不足以抵罪。”昆吾頔打了个开场白。

    “是是,的确是在下管教无方,这才导致那混账东西险些酿成弥天大错,所幸天真公子吉人天相,这才让我稍稍心安。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所以我今天特意请上昆吾兄一起前来说情,还请长乐兄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两家情面上,给那孽障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今后我一定严加管束,再不会让那孽障胡作非为。”方雷青云说完对着长乐家主躬身拱手拜了三拜,随后又接着说道:“今日登门谢罪,我还特意给天真公子准备了三样东西作为赔礼,还请长乐兄代为转交。”

    方雷青云长袖一挥,一把丁火乾坤伞、一支吟龙饮血枪还有一瓶补元丹出现在长乐家主前方。三样宝物,一件主打防御,一件主打进攻,且都是上品上等的圣器,加上那瓶补元丹,更是禅定境修士的疗伤圣药,可见方雷青云此次确实下了血本。

    方雷青云有些肉痛,但跟整个家族安危相比,这些东西又何足道哉?

    只见长乐家主笑了笑,随后长袖一挥便把三样重器移到一旁,至于是收下还是没收下,大家也没看出来。

    “昆吾兄和青云老弟远道而来,快请入座用茶。”长乐家主先坐上主位。

    方雷青云听言,心里微安了些,于是便请昆吾頔先入了座,随后自己和方雷少泽才随了座。眼下也只能静观其变,看第一家情况了。

    “昆吾家主,多年不见,修为又精进了,真是可喜可贺啊。上回我在第五家说起你们昆吾氏临阙城抵御半人和妖兽入侵的壮举,长安家主对你可是钦佩得很,说有机会还想要向你取经。”东吉太乙开始闲聊。

    方雷青云一听第五长乐的名字,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

    “呵呵,东吉先生谬赞了。我俩也确实有数十年未见了,你的修为也大大提升,空定境想必也只是差那临门一脚了吧。现在半人和妖兽时有入侵,若不加以击杀威慑,东土后果不堪设想。这些年第氏八家威名如雷贯耳,长安兄虽多年未见,但风采大都也听过些。你们八家在固守东土边境,抵御极东荒芜之地的入侵方面,也实在是功不可没。”昆吾頔说完饮了一口茶,然后大赞茶好。

    “昆吾大人说得极是,如今局势动荡,半人、妖兽入侵加剧,各家更应该同仇敌忾,共同抵御外敌。否则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第一无疾接着昆吾頔的话说道。

    昆吾頔抚着长须点了点头没有接话,随后拿起玉杯又喝了一口茶。没想到自己刚一开口便不小心掉入太吉东乙的圈套中,只是第一家说的都在情在理,确实也无法反驳。第一家的意图已经很清楚,自己是受方雷家之托来给第一家说情的,这情说着说着可不能帮对方说了,于是昆吾頔当下便只好先闭口了。

    方雷青云也不好接话,于是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大家静静品茗了好一会儿,到底是方雷少泽爱孙心切,忍不住问起了方雷振宇的情况。

    “方雷大人请放心,令孙正在第一府好生住着,目前并无大碍。”第一无尽回答道。

    方雷少泽听到前面一句时稍微放了下心,但第一无尽紧接着的“目前”二字却让他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上来。方雷少泽表面上又感谢和谢罪了一番,随后又求助似的看了看方雷青云。第一无尽表达的意思也很清楚,方雷振宇目前是无碍,但接下来是否依旧无碍,就得看今日双方谈判的结果如何了。

    “青云老弟。”第一长乐开口了,“如今局势动荡,不仅东土战祸四起,其他南西北地也是硝烟弥漫,南土正在对抗夜叉族的骚扰,西土是在抵御罗刹族的大举入侵,而北土的妖兽也在向内地步步逼近,整个南瞻部洲已经危在旦夕,相信这些你也都有所耳闻。此外,还有一个也许是你们都不知道的。”第一长乐顿了顿,“无边咸水海极远极寒极苦之地的大铁围山,此刻也是不得安宁。”

    众人一怔,大铁围山的辛秘向来少为人知,相传大铁围山内外两重围山的深渊之下,镇压着极尽邪恶暴戾的生灵。

    “据我们从中土传来的准确消息,大铁围山下的恶灵愈加暴戾,开始主动冲击封印,据说山上的个别封印,甚至已经出现了松动的迹象。如果让深渊之中的恶灵逃逸出来,那对四大部洲,特别是我们南瞻部洲,将造成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第一长乐看着方雷青云,“所以啊,青云老弟,你要知道,如今局势,不是一家一族的利益之争,这是大局大变,是生死存亡。大家的所有图谋,不过也只是为了自家能在未来立有一席之地罢了。”

    昆吾頔也点头说道:“是啊,唇齿相依,谁也无法置身度外。”

    这是要变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