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85章 壁画中的阿修罗
    “什么?你说你不是主人的徒弟?”驱鹿使者一头雾水,完全出乎所料。

    “我还没拜尊者为师……”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逐云神殿?还修炼主人的密藏法门?”驱鹿使者一开始便以为丑奴是朔月尊者的新徒弟,所以比试时也把他当门徒看待,后来知道丑奴修炼《十三幻灭圆通章》神通,就更加确信无疑了。

    “突突,到底怎么回事啊?”驱鹿使者转头问道,可是突突叽叽哇哇的完全说不清。

    于是丑奴把自己如何进入须弥山,如何遭遇虎蚁群,如何不得不跳下悬崖跌落潭底,如何被潜蛟拐进小欢喜地,最后进了逐云神殿的整个事情经过,还有在小欢喜地内院与逐云神殿中突突说的主要信息,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哈哈,原来如此。突突说的都对,只是信息过于破碎,所以许多内容是你推理错了。我大概明白了,你跟我来。”

    驱鹿使者说着就领着丑奴走出飞云殿,往逐云神殿的正殿走去。

    神殿火光昏黄,周遭一片安静,玉简大罗山主的巨大坐像有些孤清,在火光之中,显得有些肃穆。驱鹿使者走到石壁下,指着石壁中的六臂少年对丑奴说道:“刚才你说的突突从石壁中取出《十三幻灭圆通章》,就是从他手中取出来的是吧?”

    “是的。”丑奴回答道。石壁中的六臂少年,看上去也是年纪颇轻的样子,正手执书卷。低头细细参悟。

    “你知道这个石壁叫什么吗?”驱鹿使者看着丑奴戏谑说道。

    “不知道……”丑奴看了看驱鹿尊者,又看了看正想公布答案却被驱鹿使者制止的大精灵突突,随后看向石壁中的阿修罗。

    “这个宝贝可大有来头,这乃是山主赐给尊者的至宝之一,名叫流光图。现在的画壁形象只是它的化形之一,此宝能共存于过去现在未来。壁画所画之人之事亦共存于过去现在未来。就比如说,这壁画中的阿修罗,或者已存于过去,或者存于当下,或者将存于未来。”驱鹿使者的脸上也流露出歆羡的目光。

    “哦……”丑奴似懂非懂,他摸着冰冷的石壁,看不出门道。

    “这壁画,早在神殿建立之初便已存在,突突你说是不是?”突突飞在驱鹿尊者面前点头称是。驱鹿转而又对丑奴说道:“你是阿修罗,壁画中拿着《十三幻灭圆通章》参悟的也是阿修罗,你的法门是从这壁画的阿修罗手中拿过来的,那你猜猜,这壁画中的阿修罗又是谁?”

    丑奴哪里知道,于是看着驱鹿使者,又看了看突突。

    “丑奴好笨啊,哈哈。”突突大笑起来,觉得丑奴连这么明显的东西都看不出来,整个身子不停地在空中打转。

    “不会是我吧?你们不是说这壁画已经存在很久了吗?”丑奴看着驱鹿使者。

    “没错,壁画中的阿修罗就是你。这壁画确实存在很久了,所以你或者过去、或者当下、或者未来就早已经是主人的徒弟了啊。不然你以为当你跌落深渊时,蛟龙会不仅没吃了你,还将你送到小欢喜地,然后突突还带你来逐云神殿?小欢喜地可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逐云神殿在神界,那可是威震四方,赫赫有名的。”

    丑奴还是无法反应过来,自出生以来他一直生活在香水海,进入须弥山之前,他都没出过萨达多罗境巴达多阿修罗旗,进入须弥山以后也是头一回来到这里,怎么素未谋面的两个人,就这么成了师徒了呢,而且还是很早以前就已是师徒关系,可自己今年才多少岁?看驱鹿与突突二人的口气,倒不是在捉弄自己,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丑奴脑袋发懵,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尽管之前他经历的许多事情本来就匪夷所思,但一时之间他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如果我已经是尊者的徒弟,为什么我还要拜师呢?”丑奴反问。

    “自然是不需要再拜师啊,哈哈。”驱鹿笑了起来。“尊者犹如行云流水,凡事随心而为,所以收徒也甚是随性,没有什么隆重的拜师仪式,只要对本命真灵起誓拜师即可。突突说的也没错,就是你会错意了,呵呵。”

    丑奴听了又惊又喜,但同时也感到不可思议,高高在上的朔月尊者怎么会看上自己一个为不主导的湿生阿修罗。

    驱鹿使者看出了丑奴的心思,于是问道:“你知道什么是轮回吗?”

    “什么是轮回?”丑奴反问。

    作为湿生阿修罗,丑奴从小都是散养过来,从未接受过任何系统教育,除了以前老人们口耳相传的一些真伪难定的传说,丑奴几乎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驱鹿使者点了点头。“这么说吧,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须弥山,须弥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从须弥山往外,七重香水海隔着七重大金山,在第七金山往外就是咸水海,在咸水海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有东胜神州、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和北俱芦洲四大部洲,四大部洲又各附有两大中州和无数小洲,从四部大洲再往外,在咸水海的最外围,就是两重大铁围山,这就是我们所在的娑婆世界的基本全貌。”

    驱鹿使者在介绍的时候,前方多了一道镜像,他讲到哪里,镜像便显像哪里的场景,展示那里的风土样貌。丑奴震撼不已,看得目不转睛。

    “在这个器世界中,生居有三界六道众生。三界是欲界、禅界和识界,我们就生活在最下面的欲界中。六道分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鬼道和地狱道,各道各有生灵,比如天道里有天人、神人,生居在须弥上半山以上和虚空之中,遍布欲、禅、识三界,像你就是阿修罗道的阿修罗,我是人道西牛贺洲的人,其他各道的情况,回头你可以让突突给你找些相应的典籍查阅,我重点说一下什么是轮回,但在讲轮回之前,你首先得明白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两个法则,那就是因果和业力。”

    驱鹿使者收起前方的镜像,手中多了一个铜铃铛。

    “比如说,我要用手摇动这把铜铃,我心动,所以我手动,这个过程,我心动是因,手动是果;紧接着,我手动,所以铜铃里的铜丸子动,这时我手动是因,铜丸子动是果;铜丸子撞动铜铃,铜铃发出铃声,这时前者是因,后者是果;铜铃发出铃声,铃声被你听见,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最简单的因果法则。因果法则极为高深奥妙,我们身处在这个世界上,无时不刻都受到因果法则的规范和约束。”

    驱鹿使者晃动铃铛,清脆的铃声传入丑奴的耳朵,让丑奴心神为之一振。丑奴心中充满喜悦,没想到生活中这般简单的现象竟蕴含着如此深刻的法则,丑奴推此及彼,发现因果法则果然存在于世界的任何地方,任何人做任何事都超不出因果法则的范畴。

    越是推演下去,丑奴越觉得这个因果不简单。

    “因与果,其实都是互为因果,并且还往往一因多果,或者一果多因。推而广之,你会发现,我们都无时不刻的处于因果链之中,我们的每一个起心动念,都会导致因果的发生,并牵引出新的因果,如此循环纠缠。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就因为业力?”丑奴试探性地说了一句。

    “没错!”驱鹿使者看着丑奴笑了笑。“就是因为有业力的存在,这因才会导致果。业力有善业也有恶业,所以也就有所谓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果恶果。业力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极其深奥,极难了解,极难解释,所以我一时也无法跟你讲清楚,这个需要靠你自己去慢慢感悟。”

    “现在你对因果和业力应该已经有所了解了,接下来我们言归正传,讲讲什么是轮回。”驱鹿使者挥手之间,一张六趣生死轮转图出现在半空。轮转图分内中外三层轴轮,三轮中相互独立运转,但又相互牵扯相互影响。在六趣生死轮转图,众生如何在六道之中生死轮转一览无遗。

    “轮回是这个世界的运转根本,是这个世界运行的终极机理。而正是在因果法则和业力法则的作用下,轮回终极机理才得以运转。只要没有超脱,在因果业力的牵绊下,就会在轮回中生死相续。各人又因为因果业力不同,轮转的也不同,但无论如何轮转,都超不出这六道的范围。所以现在你知道你会是谁了吧。”驱鹿使者看着六趣生死轮转图最后说道。

    丑奴心中有所领悟,心中隐隐有了答案,但世界观和人生观冲击太大,一时半会他还适应不过来,于是盯着生死转轮图沉默不语。

    驱鹿使者见状倒也没有强求,于是又说道:“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这也是正常的,等你以后觉醒了宿命通,你就一清二楚了。眼前你只要记住你是尊者的徒弟这就行了,至于为什么,以后你自然是知道的,我相信你和尊者也一定会有相见之日。”驱鹿使者说完便挥手将六趣生死轮转图收了起来。

    丑奴收回目光,眼下没想明白的事情那就留着以后慢慢想,既然驱鹿使者说自己本就是朔月尊者徒弟,那也就说自己具备了接受小欢喜地传承的资格,这才是当下最重要的。

    “那我该怎么接受小欢喜地的传承呢?”丑奴问道。

    “呵呵,我是飞云殿的教头,我只负责飞云殿门徒的比试,像小欢喜地传承这等重大的事情,我可就不懂了。不过,我倒是建议你应该去问那个老怪物,额,我是说,去问启先生。”驱鹿使者马上改了称呼,接着又说道:“你修炼的法门是《十三幻灭圆通章》,你是不是可以起誓,有没有这个实力去接受小欢喜地的传承,想必他会更清楚吧。”

    话一说完,驱鹿使者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