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84章 驱鹿使者
    小欢喜地,飞云殿。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变成阿修罗状的驱鹿使者说着便向前走去。

    以大殿中央的光柱为中心,七色神光变幻,很快就围起了一个巨大的漂浮着的大光圈。光圈以外,突然多了各式各样的法器,同样也是浮在半空。

    “那里有不同的法器,你可以选择适合你的。”驱鹿使者说着走进大光圈。

    丑奴望着半空中的法器,心里很振奋。法器在战斗中的作用十分巨大,当初要是自己手上有合适的法器,在遇到虎蚁群的时候也不至于那般狼狈,导致现在千凝和阿诺还下落不明。丑奴仔细挑了又挑,最后选择了一把暗金色的骨鞭。

    骨鞭设计巧妙,可硬可软,骨鞭硬时鞭身缩短强悍厚重,软时骨鞭伸长灵活轻便,正是既可远攻又可近战的好法器。

    丑奴提着骨鞭也走进了大光圈。

    “比试的规矩是这样的,对战中一方主动认输则对方获胜。还有对战中,一方若先出了光圈,则另一方也获胜。”驱鹿使者说道。

    “出线就算输,那他如果一脚便把我踢飞,我岂不是没了一次机会?”丑奴暗想。

    “放心吧,我不会将你一脚剔除光圈的,我只会打到你跪地求饶。你可要小心了,我下手是不会留情的,你若是扛不住便要马上认输,否则死在我手下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驱鹿使者像是猜透了丑奴的心思。

    “我知道了。”丑奴点了点头,一只右手开始握紧骨鞭。

    “那我们就开始吧。”

    驱鹿使者说完提着银色巨剑便向丑奴劈来,丑奴没想驱鹿使者一说完就杀来,于是急忙提起骨鞭抵挡,铿锵一声,丑奴抵不住剑力直接摔在地上。

    太强了,力量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

    驱鹿使者与丑奴的第一个交锋,就让丑奴内心震撼不已。不愧是飞云殿的首席教头,实力实在太强横了,难怪敢说朔月尊者的门徒都以挑战并战胜他为荣。

    丑奴还没来得及跃身站起,驱鹿一把长剑又劈了过来,而且丝毫没有留情。丑奴立即打了个滚,长剑劈在地上,发出铛的一声,磐石地面上顿时火星四溅。驱鹿使者剑锋犀利,招招都直击丑奴薄弱之处,铛铛的响声在大殿上回荡,丑奴慌忙应对,一时之间手忙脚乱。驱鹿使者一剑飞过,丑奴差点失去一条臂膀,吓得直冒冷汗。

    格斗的套路与阿修罗或者须弥山异兽完全不同,剑招更是精妙非常,每一剑都如行云流水,并且凶险万分。丑奴从未领教过这般高超的剑法,心里有些激动,但更感压力山大。骨鞭一直疲于应对,完全没有主动出击的机会,驱鹿使者的剑法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丑奴渐渐就应付不来了。

    突突飞在大光圈外围观战,看到丑奴危险之处就呱呱大叫,时不时还指指点点,若是丑奴巧妙避开了攻击,它便手舞足蹈,俨然看戏一般。突突的关注,让丑奴一时之间压力更大,毕竟只有三次机会,丑奴心里完全没底。

    太强大了,想要赢他根本不可能,丑奴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但是丑奴必须得赢,他想着只有赢了驱鹿使者,自己才有可能得到小欢喜地的认可,才有可能出入这个神奇的地方。紧咬着牙关,丑奴竭尽全力地抵抗着驱鹿使者的进攻。双方交战中,丑奴伺机飞出一脚躲过驱鹿的攻击,尔后迅速拉开与驱鹿使者的距离。

    “来吧,用尽你的全力,有什么绝招都使出来。”

    驱鹿使者力量过于强大,丑奴估摸着就算此刻驱鹿使者特意将修为和境界压制在五重斗意,但想必也是五重斗意巅峰,单论实力而言,驱鹿使者还是远远在自己之上。加上对方作战经验与技巧丰富,所以近身硬碰硬,自己必然吃亏。丑奴心想,既然近身战完全无法抗衡,那就只能试试远程攻击了。

    丑奴很快调整了作战方式,手上的骨鞭如有灵性,马上就变得细长柔软起来,丑奴心中的斗意迅速被激发。

    战就战吧,就算不行也还有两次机会,拼了!

    长鞭划破空气发出凌厉的咆哮,丑奴握紧鞭柄,借势将所有力量都传导到了鞭尾,鞭尾追上驱鹿使者,但对方敏捷地避开鞭尾锋芒,闪身躲了过去。长鞭鞭尾落了空,发出啪的一声巨响,丑奴赶紧又收了回来,紧接着又是一鞭飞了出去。响鞭声在大殿中回荡,驱鹿使者在丑奴长鞭之下神出鬼没,丑奴挥舞着的长鞭宛如一条灵蛇,双方正不停地在大光圈内相互攻击,一时之间斗得天昏地暗。

    虽然一鞭未中,但起码丑奴已经摆脱那被动挨打的局面了。

    “不错,这软鞭耍得要比硬鞭好上许多,很好!对战中就要这样审时度势,要时刻根据对战的情况及时调整自己的策略。”驱鹿使者评价道。

    丑奴没有接话,专注着手中的每一鞭。

    突然,长鞭终于缠住驱鹿巨剑,丑奴急忙用力往回扯,试图夺下对方手中的法器。可驱鹿紧握银剑不放,还借力向丑奴刺来。想不到这竟是驱鹿使者故意卖出的破绽,于是转眼间两人又近身交手起来了。

    拳掌噼里啪啦打成一片,二人各有六臂,看得突突眼花缭乱。

    慢慢的,驱鹿使者内心开始慌张,当他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更是吓了一跳。堂堂飞云殿首席教头,与一个五重斗意的门徒对决怎可能会感到心慌呢?驱鹿使者觉得非常诡异。但很快,驱鹿使者这种慌张恐惧的念头不由自主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刻。交手中,驱鹿开始自乱阵脚,丑奴找了一个破绽,一拳便将驱鹿击飞了出去。

    驱鹿使者倒在地上,顿时怒火中烧,自执掌飞云殿以来,他还没试过这么快就被一个门徒击倒,而且还是一个只有五重斗意的湿生阿修罗。于是他迅速爬起身向丑奴杀去。可当他劈中丑奴的时候,银剑轻易便被丑奴的硬鞭挡住,自己竟被对方力量震得倒退了几步。驱鹿使者大惊!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大幅度地减弱,而且还在不停地流失。他瞪大着眼睛,像看怪物一般看着丑奴,紧接着又被丑奴一脚踹开。

    整个人扑在地上,驱鹿使者的挫败感徐然而生。

    这种挫败感让他觉得自己是否在这飞云殿里闲置太久了,所以连修为都开始荒废,驱鹿使者想到这里又开始感到失落。如果自己因为逐云神殿如今人去楼空便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以至于如今连首席教头的工作都无法胜任,那自己又如何对得起朔月尊者?驱鹿使者越想越愧疚,越愧疚就越悲哀,慢慢的竟有一种万念俱灰的念头。

    “我实在太没用了!主人,驱鹿有愧您的嘱托!驱鹿罪该万死啊!”驱鹿使者说完便拿起银剑往自己脖子抹去,吓得丑奴赶紧一个长鞭把银剑抽开。

    突突显然也吓得不轻,它在逐云神殿度过无数岁月,这种教头与门徒的比武场面他见过不少,可它从来没见过有哪一个教头会因为在比试中落败而自残自杀,更别说是大名鼎鼎的首席教头了。像驱鹿使者今日的这般行径,突突吓了个目瞪口呆,它完全无法想象,觉得不可思议到了极点。于是它也急忙扑哧着翅膀,飞了过去。

    “你你你!你想死?你想死!”突突结结巴巴地说道。

    丑奴急忙收回《十三幻灭圆通章》的功法,内心有些愧疚。

    驱鹿恢复明智,轻笑一声,转身变回原本的模样,只是身形依旧保持和丑奴相当的大小。“这次算我输了,想不到你这么轻松就赢了,但我输得心服口服,丑奴你这一法门,能杀敌于无形之中,实在防不胜防,佩服佩服,哈哈。”

    “驱鹿大人,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丑奴皱着眉头道歉。

    “此言差矣,两人决战中,当然得无所不用其极,既然比试以输赢定胜负,那么自然输赢最重要。你做得很好,我很高兴。每一个门徒打赢我,我都由衷的高兴!哈哈哈。”驱鹿使者笑容满面,已经恢复了神采。“只是我还不知道,你究竟修炼的是哪部法门?”驱鹿使者心里隐隐猜到几分,但还是问了一句。

    “是《十三幻灭圆通章》。”丑奴如实回答。

    “哦……”驱鹿使者眼神闪烁了一下,对丑奴不仅多看了几眼。“这部法门,主人可从来没有传授过其他门徒。你独自修炼,而且时间不长,能有这等修为,实在让人刮目相看。”驱鹿自然听过这部如雷贯耳的法门。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独自修炼,我在秘室中修炼时,脑海中会出现一个人,他会在我的脑海中指导我。但只是在脑海中,却不是现实中的。”丑奴不敢忘本。

    “是什么人呢?”驱鹿使者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只说他的名字叫启,是什么三界六道一点真灵。”

    “什么?”驱鹿使者显然出乎意料,“你是说那个老怪物在教你?”

    “啊?什么老怪物?启先生不是老怪物啊,他很好,而且也很年轻。”丑奴与神启接触良多,对神启颇有感激之情,因此急忙为他辩护。“原来他是真实存在的啊?那他人在哪里?为什么可以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呢?”

    “没什么,挺好的,有他教你就最好不过的了。主人对你寄予厚望,你可要好好用心学,切莫辜负了主人的期待啊。”驱鹿使者恢复了威武神态。“对了,那把离神鞭,便是你战胜我的嘉奖,你可要好生珍惜,离神鞭的威力,你现在还发挥不出来,以后你就会知道它的厉害,特别是对天道的天人和神人,杀伤力超乎想象。还有啊,你平日里也要多加练习才好,我就先散了。”驱鹿使者说完准备离开。

    “等一下,驱鹿大人,我挑战成功了,请问我现在有资格拜尊者为师了吗?”丑奴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