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83章 烈焰府主
    鲜血汩汩地漫延了一地,木长青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身首异处,场面让人触目惊心。方雷振宇已经吓傻了,他重重地咳了几声,想大喊救命,但因为惊骇过度,却发不出声来,他想马上逃跑,可双脚却像縛了万斤巨石,竟完全无法挪动。紧接着,嘀嗒嘀嗒的水声响起,那怂货居然吓尿了。

    第一本肇一脚踢开木长青的头颅,赶紧将第一天真放了下来。

    第一本肇是第一家北府年轻一代的翘楚,是第一家“本”字辈中为数不多突破禅定境第一层境界的子弟。第一家祖地收到天真的求救信号后,便即刻指命全族意应境以上族人就近设法营救。本肇刚好就在附近办差,于是立即放下手头工作,带着随从立马赶了过来。

    “快将小六放下来,快救他。”天真指着小六的方向。

    小六被喂了一些补充元气的丹药后,慢慢转醒了过来,但气息依旧非常虚弱,见天真已经得救,便又踏实地昏睡了过去。

    “你们是谁?你们是谁!我是方雷氏的嫡系子弟,我爷爷是方雷少泽,是方雷氏的二当家,你们要是敢拿我怎么样,我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别过来,你们别过来!”方雷振宇一边嚎叫一边向后躲。

    本肇看着昏睡不醒的小六,一下就猜出了天真方才的处境。作为第一家的无上珍宝,天真曾几何时受过这等委屈,想不到今日虎落平原受犬欺,竟遭了这等罪。本肇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就想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让他也尝尝散灵鞭的滋味,然后再带回祖地等候家主发落,定要让方雷氏好好给个说法。

    “来人,先把方雷氏这个小混蛋给我抽二十鞭!”

    那方雷振宇也是个软骨头,仅是第一鞭下去便已经完全受不了,一声鬼嚎后便直接倒在地上不停抽搐。随着第二鞭下去,那小怂货已经塌在地上像死狗一般,让人看着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天真实在看不下了,于是叫停了下来。

    很快第一家的高手便来了一批,大家将山林之中的这个小场所围了起来。第一家的诸多高手云集在方雷氏北府的地盘,自然引起了方雷氏北府的严重关切,没过多久,方雷氏北府的府主方雷烈焰也冲冲赶到。见到来人竟是第一为臻、第一净业等东土响当当的人物,方雷烈焰心里暗喊了一句大事不妙。

    果然,第一氏北府的第一本肇正扶着一位少年走出地窑,后背随从还抬着又一个少年,而自家祖地的方雷振宇则是被一随从拖在地上。方雷烈焰心想完蛋了,这下坏大事了。此地为方雷振宇的牢狱,身为北府府主,方雷烈焰自然知晓。这些年方雷振宇在这里做的那些事,他早有耳闻,只是念及祖地二当家的关系,他一直是睁一眼闭一只眼。见到如今形势,他自然一下便猜到了前因后果,定是不长眼的振宇公子掳了第一家的人,对方救人来了。而且看这阵仗,方雷振宇得罪的这位少年身份还大不简单,竟出动了第一家这么多高手。

    方雷烈焰何等心机,略一推测便猜到了这少年定是当年震动东土的降世灵童。得罪这等贵人,别说他小小一个方雷振宇,就算灭了整个方雷氏北府,他第一家也不在话下。第氏八家护短那是东土共识,想当初因为第五氏东府的一个少年被害,第五氏就灭了雎鸠氏满门,更直接导致了如今东土风云变幻的局面。现在第氏八家日渐坐大,方雷氏就更是得罪不起。于是烈焰府主赶紧给家主方雷青云传了音信,禀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方雷家祖地,灰发灰须的老人少见的大发雷霆,老脸气得胀红,一张老紫檀茶桌,顷刻便被他拍了个粉碎。“这个孽障东西,这次真给我方雷家惹下滔天大祸了!真是气煞我也,气煞我也!”方雷青云愤愤说道。在场众人大惊,但还没缓过神来,老人已经飞出中庭,迅速往东土昆吾氏的祖地去了。

    烈焰府主强打起笑脸,拱手对第一为臻等人款款说道:“原来是第一家的诸位大人在此,在下方雷氏北府方雷烈焰。今日诸位大人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在下对诸位大人的英名早有耳闻,如今得以相见,真乃三生有幸!还请各位大人移步寒舍,让我们也好略尽地主之谊,好生招待各位贵客的到来。”方雷烈焰说完,对着众人拱手拜了又拜。

    第一家众人脸色稍微缓和了些,但仍有人愤愤不平:“将我们第一家的子弟囚禁在这地牢之中,这可就是你们方雷氏的待客之道?这地主之谊尽得也未免太隆重了些吧,只怕是我们消受不起。”

    方雷烈焰作出震惊不已的神情,连忙说道:“大人此话从何说起,真是惊煞我们,这等罪名我可担待不起啊!还请大人示下。”

    “看看这是不是你们家的好子弟。”第一意坚将方雷振宇扔了出去。方雷振宇摔在地上不停地颤抖,显然还没从方才的惊悸与惨痛中回过神来。

    方雷烈焰反复看了看地上蓬头垢脸的废人,又作思忖状,随后很是疑惑地说道:“此人看上去甚为面生,在下还真没太大印象,想必不是我北府的人。不知此人究竟犯了何种罪恶,竟让各位大人如此动怒?”方雷烈焰说的倒是没错,方雷振宇确实不是北府子弟,他来自更为尊贵的方雷氏祖地。

    “既然不是你们的人,那我当场了结了他便是。”第一意坚顺势作出要出手的样子。

    “别,别,别,此人虽不是我北府之人,但既然出现在我北府之地,想来也可能是其他各府族人也不好讲。此人竟冲撞了第一家的子弟,自然是死有余辜,但两家向来和睦,还请各位大人看在两家份上,万事以和为贵,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方雷振宇死有余辜,烈焰府主这话说的倒是真心的,开玩笑,以一己喜恶,害的自己现在在众人面前低声下气、好话说尽,更可能让整个方雷家族万劫不复,这种不肖子就算死一万次也不足道惜。若不是看在二当家的面子上,烈焰府主才不管这混账东西的死活。

    “有烈焰府主你这话就对了,我们祖地的子弟,在你方雷北府的领地上,被你们方雷氏的人这般囚禁折磨,这笔账两家是得好好地算,不然就真伤了和气。”第一净业慢慢说道。

    烈焰府主一时不知如何接话,于是岔开了话题:“想必诸多大人一路也辛苦了,不如移步寒舍,喝些茶水,稍作休息如何?”

    “府主的好意,我等心领了。眼下人已救出,这始作俑者也已经人赃并获,我们就此告辞。带走!”第一为臻向烈焰府主抱了一下拳,最后便带着一队人马迅速离开。

    等众人走后,烈焰府主长舒了一口气。

    只是抓了人,双方总算没有即刻兵戎相见,只要没有马上兵戎相近,那万事就仍还有周旋谈判的空间,这样方雷家族也就还有思考应对的时间。经过这十几年不停的拉拢吞并,如今第氏八家在东土的势力那是一等一的强大,远不是方雷氏所能对台抗衡的。方雷青云本想着在时势纷争中独善其身,当下看来便是再也不能了。

    烈焰府主随后走进地牢里转了一圈,但很快就黑着脸走出来。

    “来人,快把这个破地方给我铲了,要干干净净!快!马上就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