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81章 明悟动静二相
    最后一丝残阳终于也落下山,红霞隐退,天幕很快就陷于黑暗。

    江白云中跳过一棵古树,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此时夜色渐浓,周遭都已经模糊不清,踩着树干奔跑实在过于困难,万一一跌倒便葬身万兽噬食之中。江白云中就像在悬崖的铁索上奔跑,只要一失足便坠落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他的每一步就如踏在命运的边缘,这种事关生死的高压可想而知。

    江白云中满头大汗,湿透的发梢垂在额头上,夜风吹过,他竟打了一个冷颤。

    兽群追在树林下,像漫山飞舞的萤火虫。望着身下一双双发光的眼睛,江白云中开始有些麻木。飞禽早出晚归,走兽昼伏夜出,此刻正是兽类一天中最活跃的时间。江白云中吃力地移动着,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我不能死在这里,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活下去!

    江白云中想起了他的父亲、母亲和太爷爷,想起了擎苍巫祝、飞风巫祝和大祭司,还有其他的各位师傅和祭祀场的人,一张张熟悉的脸在他的脑海中飞闪,一短短记忆在他的眼中切换。若自己今晚遭遇不测,他的亲人该怎么去承受,他的十一位师傅又将如何的痛心,江白云中感到有些窒息,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死亡的气息从未像此刻这般让他感到急迫,死神仿佛步步逼近,江白云中苦苦挣扎。

    我还要保卫我的家人和族人,我还要手刃夜叉鬼,我还要踏出红莲圣洲去领略更广阔的天地,我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想到这里,江白云中求生的欲望又强烈了起来,他的眼睛里重新焕起了光彩。他从腰袋里随手抓起一块烤干的兽肉啃了起来,经过一天的奔波劳累,此时他急需补充体力。

    江白云中嚼着硬邦邦的兽肉,继续不缓不急地向前移动。凶兽的吼叫声声传入江白云中的耳朵,顺着声源,他准确无误地捕捉到每个兽物的动作,还有那一双双发红发亮的眼睛。当然,也包括那头山魈异兽。

    山魈很狡猾,一直号召着兽群,但身子却始终躲藏在兽群之中。

    就算这一夜熬过去,明天又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都躲在树上吧,望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亮点,江白云中有些头疼。可恨那山魈一直藏在兽群之中,擒贼先擒王,若能将其射杀,想必眼前的困境自然迎刃而解。

    山魈依旧不停地往树上砸东西干扰江白云中的步伐,江白云中左闪右避,走在树上摇摇晃晃。月光透过枝叶空隙,在树干上投下斑驳的镜像,树干地下又有着密麻的明亮兽眼,各种微弱光亮交叉混杂,江白云中看起路来更加吃力,双眼的精神力已经用到了极致,心里也越来越慌张。

    突然刮来一阵山风,大风将树叶刮得左右摇曳、沙沙作响。

    江白云中灵光一闪,山风轻抚过树枝,都会与树枝发生摩擦,因此才会枝叶摇摆、风声入耳。既有摩擦便有音响,既有音响便能收入江白云中耳中,既入耳朵自然也就能被捕捉“看见”树枝树干,江白云中顿时喜出望外。

    人置身险境时往往会因为环境而大乱方寸,许多早已知晓的道理,一时未必马上就能运用自如,更别说举一反三,说到底还是经验太少,幸好江白云中明白得还不算太晚。

    本已是觉醒耳根识通的一识修士,江白云中此时耳眼并用,自然更得心应手一些。气流在空气中流动,经过大小障碍产生摩擦,树木自然也是如此,江白云中通过声音回溯声源,捕捉到树干的位置后又反馈于眼睛和四肢,这样虽然眼见脚踏之处依旧一片漆黑或者斑驳,但起码心里有底,于是速度慢慢又快了起来。

    听到就能被耳朵“看到”,可眼下漆黑一片却是自己的眼睛看不得,这天底下竟有如此咄咄怪事。江白云中忍不住边跑边想,耳朵能听到并“看到”,是因为对声源返溯的定位和对障碍物的捕捉,是耳朵听到而反馈于心,因此归根结底不是耳朵“看到”而是心“看到”,也正是因为心看到,这才协调眼、耳、四肢并用。那么眼睛看得到光明却看不到黑暗,是否也是因为心的问题?难道是我没用心吗?江白云中不禁问自己。

    擎苍师傅曾说《耳根圆通章》专修耳根,最后通过一根通达而达到诸根连通的神奇效果,那么目前眼根迟迟未能觉醒,问题是否出在耳根身上?江白云中进一步拷问。

    “六根六尘,随拔一根。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耳根圆通章》残本心法总纲的三层口诀又一次闪过。

    “六根六尘,随拔一根”,第一层关要江白云中在修炼之初便已达到;觉醒耳识时也达到了“初于闻中,入流亡所”,声我如一,互为一体的第二层关要;眼前就剩下“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第三层小关要。

    我怎么这么笨!江白云中往自己额头上重重拍了一拍。

    自己的耳根识通能追声溯源,正是因为明悟了身心与声音互为一体、没有你我区别的总纲心要,既然自己早知应该放下你我分别,却为何还要执着于动静二相呢?

    “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

    既然自己早已达到“流入亡所”的境界,那么本来就应该水到渠成地达到“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境界才是。因为既然已经没有声音和身心的区别,那么又哪里还有有声和无声的区别呢?既然声音和身心早已融为一体,那么一切有声与无声本质也是一致的,动静二相了然不生,这才是《耳根圆通章》修炼的基础和本质。

    江白云中一经明悟,眼根觉醒水到渠成,看到的景象已然地覆天翻。

    山风吹过树枝,荡起一阵阵涟漪,转瞬又包含而过。所有的一切,在江白云中眼里都发生了质的变化。天地像是一个大熔炉,熔炉里满满都是数之不尽的微小因子,有风有火有水有土,风、火、水、土四种基本因子的不同排列组合,构成了世界的一切,山川湖海、花草树木莫不如是。江白云中反观自身,也是由这四大因子组成,他从未像此刻这般感受到自身与天地之间的亲切,自身宛如化作一尾灵鱼,畅游在汪洋大海之中。

    江白云中的眼识终于也觉醒了!

    但当下没法仔细领悟,见眼前的树木不再受暗黑的阻隔,江白云中提步便快跑了起来,与兽群的距离慢慢又开始拉开。山魈急得呱呱叫,不得不站在一只双角犀牛的肩上对兽群发号施令。江白云中拿出弓箭,正在默默等待机会。

    明月当空,此时已到了午夜时分。江白云中从一棵树跳过另一棵树,也不知深入呼尔贝伦山脉多远了。兽群也开始体力不支,追赶的速度慢了下来。那山魈对江白云中恨之入骨,因此更是急得捶胸顿足,慢慢放松了警惕。

    两方一前一后又追赶了快半更时间,兽群里开始陆续有凶兽体力透支,摔倒在地口,吐白沫。在就山魈分散精力兼顾凶兽时,江白云中突然一个转身,一支青色长箭直奔山魈脑门而去。江白云中此时已是二识修士,且觉醒的又是眼根识通,因此箭术更加凌厉精准,在二识法力的加持下,符器弓箭有如神助,正悄无声息又异常迅猛地逼近。

    嘭的一声,青色长箭贯穿山魈印堂。山魈眼呆呆地发着咕噜的声音,手指还保持着弯曲的姿势,顷刻就从双角犀牛背上滚落下去。

    周围陷入寂静,凶兽群突然停止了脚步,血红的兽眼慢慢恢复了清明,凶兽们吐着舌头大口大口地喘气,显然都累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凶兽掳掠家畜,破坏田园,更伤及人命,修士向来都是见而除之。斩杀凶兽,为民除害,本也是这次试炼的目的之一。如今凶兽群正疲惫不堪,作战实力大减,江白云中岂还有放虎归山的道理。于是弓弦弹动,对着兽群就是一阵箭雨。兽群受箭大惊,正四处逃窜。江白云中跳下树来,执起弓身便将凶兽拍飞。江白云中使着《身足如意》的步术在兽群中周旋,弓身箭矛交叉运用,转眼便将凶兽杀了一地,溅得浑身血迹。但一人还是有限,终究还有大批的凶兽逃了过去。

    一场凶险总算过去,江白云中望着眼前遍地的兽尸心有余悸。稍稍休息了片刻,他便开始收割眼前的胜利品,但对于兽血的积分,他却始终没有用符器去积累。

    等江白云中将所有凶兽有用的东西都收刮完时,月亮已经斜到了天边,繁星依旧闪烁,但离黎明已经不远了。江白云中找了一棵大树躲进树洞里,打算先补充一下睡眠,太阳出来了再寻路返回南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