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9章 方雷振宇
    第一天真见方雷振宇带着一帮扈从赶来,于是对烈武德说道:“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现在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你快放了我的人。”

    烈武德也不想太过火,眼看方雷振宇赶到,接下来的事,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自然有高个子担着,自己任务已经完成,只想找个借口赶紧溜之大吉,所以听到第一天真放话,也想和对方结个善缘,于是便把小六放了回去。

    “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公子恕罪。在下不过是在方雷家讨份活计,许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既然方雷公子已经到了,你们有话好好说,万事莫忘了和气,我另有要事,就准备先行告退了。”烈武德谦逊温和,拱手向第一天真赔礼。

    第一天真看了烈武德一眼,转而将小六拉回自己身后。

    方雷振宇带着木长青等人已然赶到。“我问你,你刚才说谁怂呢?”方雷振宇颐指气使地说道。

    “谁怂就说谁。”第一天真硬生生地回了一句。

    “你!”方雷振宇给这句话噎了一下,“好啊,你个小杂碎!”方雷振宇随意扫了地上的几具尸体一眼,眼睛顿时一亮。“来人,将这两个小贱种给我抓起来。此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伤我们方雷氏的三名府卫,实在胆大包天,快给我抓起来!”方雷振宇张开手臂,对着自己的随从大声呼喊。

    随从们正要行动,但被第一天真一声喝住。

    “谁敢一步向前?!”第一天真把银枪往地上一震,地面顿时发出沉闷的声响。“我们二人好生赶路,半路却出了这几个不长眼的挡路狗,他们主动犯我,自然罪有应得。方雷振宇,就凭你们方雷氏,也好意思在东土大地上作威作福,你是不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哈哈,一个没名没姓的小杂碎,也敢在这里叫嚣,我看你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们方雷氏在东土绵延无尽岁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居然敢嘲笑我们?实在罪该万死!还不快上,我要亲自撕了他的嘴!”方雷振宇怒极而笑,容忍已经到了极限。

    “那怎么连一朵玉脂冰灵花都买不起?”小六冷笑一声。

    “像玉脂冰灵花这种花花草草,我们小少爷,从来都是随便送人的。你连朵花都送不起,也好意思在转轮城里招摇?方雷振宇你还是挺不要脸嘛。还说在东土绵延无尽岁月,我看这无尽岁月里,你们方雷氏都是捡破烂的吧。也不对啊,要是捡破烂的,到现在也总得买得起才对,可事实却是你买不起!所以你是连捡破烂的都不如啊。”小六嘴上功夫向来了得,两句话便直戳方雷振宇痛处,彻底点爆了他。

    “快给我抓起来!快!我要拔了他的皮!还不快上!上啊!不上就全都去死!”方雷振宇胀红着脸,声嘶力竭地吼叫。

    十来个身应境低阶的府卫向着第一天真二人一哄而上,场面顿时陷入一场混战。第一天真长枪挥洒,在人群中扫出了一个距离,两方刀枪碰撞,一时难解难分。而之前的烈武德唯恐避之不及,早已借故远远躲了开去。方雷振宇怒火中烧,此刻已急红了眼,见十几号人一时都无法将第一天真二人擒拿,于是更加火冒三丈、怒发冲冠。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废物”后,便指示贴身近卫木长青出手收拾。

    在落霞酒馆时,第一天真让木长青下不了台,由此已留下了祸根。此刻木长青亲自出马,岂还有手下留情之理。木长青有着意应境第一层境界的修为,凭借境界上的巨大差距,一招便让第一天真口吐鲜血跌倒在地,若不是身上有如意护体宝衣缓冲,加上方雷振宇要求留下活口,木长青翻手之间便可让第一天真命丧黄泉。

    小六见天真伤势惨重,内心又惊又怒,于是转身向木长青杀去,可对方只稍一个抬手,小六便被击飞,直接晕了过去。

    方雷振宇哈哈大笑,连忙差人将二人绑了起来。

    啪……

    一个巴掌发出清脆的响声,第一天真左脸顿时肿起四条火辣辣的指痕,口腔内壁也被扇破了口,血水径流不止。方雷振宇心情大好,此前在落霞酒馆被第一天真踩了颜面,今日又被二人如此奚落嘲笑,向来睚眦必报的他,这新仇旧恨交加,岂还能容二人痛快收场?论折磨人,他可真是经验丰富。

    冷不及防,方雷振宇被第一天真啐了一脸血水,斑驳血迹犹如满脸麻子,样子甚是滑稽,第一天真忍不住笑了起来,可一笑便牵动痛处,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瞧瞧你这怂样,就像跳梁小丑,实在可悲。”

    方雷振宇急忙往脸上胡乱擦了一通,血迹直接污了整脸,看上去更是脏乱不堪。身边的随从都强忍着爆笑的冲动,于是大家都不由低下了头。

    “哈哈哈,你们看,这就是叫花子原来的面目,哈哈。”小六对着众人大笑。

    “你以为这样故意激怒我,就能死个痛快?我告诉你,别做梦了!”方雷振宇掐着第一天真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落在我手上,你才能体会到原来死亡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我有一百种法子,能让你欲生欲死、欲罢不能!你就等着慢慢享受吧,保证不会令你失望,哼!”

    方雷振宇甩开了手,随即转身对身边的扈从喝道:“带走!”

    第一天真和小六二人就这样被带往一处秘室,就在距离方雷氏北府不远的山林之中。秘室外面有些破败,外头看来毫不起眼,但隐藏于山体之中的内部却别有洞天。此处原为一小家族的修炼道场,小家族被方雷氏吞并之后便成了方雷北府的闲置场所。方雷振宇仗着祖地嫡系的关系,讨要了过来后便改造成了自己施展淫威的牢房。

    秘室里火光昏昏,第一天真忍着浑身痛楚,强打起精神。

    这方雷家的小恶棍,从小跋扈惯了,干起事情来不计后果。此时性命攸关,天真已顾不上家主责罚问题了,若不再求救,要是栽在这草包头上,那可就真的倒了八辈子老霉。

    其实第一家一早便安排有高手暗中保护第一天真的人身安全,并在天真身上设有守护的禁制,这样暗中保护的第一家高手,就能随时随地跟第一天真保持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半径范围之中。后来这个法子被第一天真偶然识破,也不知他从哪里得来的咒术,竟将第一家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禁制给覆盖隐匿起来了,所以偷溜出祖地的这些天,他能才如此逍遥快活。

    殊不知,自己的突然消失,已在第一家闹得天翻地覆。

    第一天真艰难地抬起左手,咬破食指在胸口处画了一个特殊符号,尔后嘴唇轻喃念了一串咒语。血迹符号随着咒语先是泛了一圈红光,然后又很快淡化直至完全消褪,整个过程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谁都没有发现异样。第一天真稍微松了一口气,缓一缓神,接下来便是如何拖延时间、保全自己,等待第一家的救援了。

    小六被一盆冷水浇醒了过来,先是一惊,然后就开口破骂,但马上便收到了第一天真一个克制的眼神,于是气鼓鼓地闭了嘴。木长青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为虎作伥已久的他,正等着看自家公子的拿手绝活。

    很快方雷振宇走进了秘室,手上拿着一条有着倒刺的长鞭。

    方雷振宇走在天真跟前,脚踩在天真脸上,随即又不停用力碾了碾,他冷哼一声,然后吩咐随从将第一天真双脚离地吊了起来。

    “别着急,慢慢来,这十鞭散灵,马上就能让你皮开肉绽,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不过你放心,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目的呢,就是先散去你身上的元灵护体之力,对于修士而言,这自然是必须的,不然你又怎能真切体会到后面的诸多乐趣呢?哈哈哈。”方雷振宇拿着长鞭在手上拍了拍。

    修士觉醒根识之后,便不停吸纳天地元气重塑肉身,直至五识大圆满成就外凡灵体,因此修士修为越高,肉体也就越加强横,对疼痛的忍耐能力自然也越高。散灵鞭便是驱散修士肉身之中的元灵之力,将灵体打回肉体凡胎。要是散了元灵之力,那么之前积攒的功夫也算是白费了。因此小六一听大惊,急忙将自己十几年来的嘴上功力全用上,最后终于再次把方雷振宇激怒,让方雷振宇不得不暂时放弃一旁的第一天真,把自己也吊了起来。

    “就你个小怂货,垃圾,还散灵鞭呢,你这也算鞭?开玩笑吧你,还不如看看小爷我的长鞭呢,不如咱俩比一比,一人一下,小爷我定抽得你跪地求饶。”

    “你闭嘴!”方雷振宇揭斯底里,长鞭啪的一声实实在在的抽在小六身上。小六低哼一声便没了动静。

    “你快住手!”第一天真同时惊喊起来。

    “哈哈,心疼了啊,我不过是教训一下这条臭嘴的狗,这你都舍不得?你还真是个好主人啊。”方雷振宇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

    “方雷振宇,你要为你今日的行为付出惨痛代价!”第一天真愤愤说道。

    “都死到临头了,还跟我谈代价,你真的好天真啊,哈哈。”方雷振宇举起长鞭正要往第一天真抽去,可是身后却传来一声嘲笑。

    “却,什么狗屁散灵鞭,碰到爷身上就像挠痒痒似的。孙子,你今天是没吃饱饭吧,想不到你们方雷家果然穷酸到食不果腹的地步啊,呵呵……”小六脸上故作轻松,其实已经疼得背心都浸透了冷汗,那是一种深刻到像是灵魂被抽离般的疼痛。方才那一鞭,几乎溃散了他体内三分之一的元灵之力。

    “臭小子,果然是块硬骨头,看你还能怎么逞强多久,我抽死你个卑贱的狗东西!”方雷振宇抬手又是一鞭抽了过去。

    “你个龟孙子,没用的东西……”小六继续骂道。

    小六痛得青筋暴涨,头发也湿了一片,但他还是强咬着牙,不停用言语刺激对方的神经。方雷振宇越打越觉得不解恨,越不解恨就越用力打。在第一天真不停的叫喊声中,一鞭接着一鞭往小六身上猛抽,直到小六终于被抽晕了过去。

    看着衣衫破坏、浑身血迹斑斑的小六,就这样垂着头,软塌塌地被吊在半空不省人事,第一天真眼神一下就从红胀变得冰冷起来。他不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眼前拿着长鞭向自己走来的人。突然,第一天真一把拉住吊绳,双腿弯曲火速往方雷振宇胸口踢去,木长青来不及阻止,方雷振宇已被踢飞出去。以第一天真三识修士的力量,这一脚虽然因为吊挂而未能用尽全力,但也让方雷振宇吐了一口鲜血,差点断了骨头。

    木长青身为贴身近卫,自然大为惊恐,于是急忙上前扶起方雷振宇,并给他喂了丹药。方雷振宇脸色稍缓,在木长青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我去你个狗杂种,长青,给我狠狠地抽!”

    方雷振宇扪着胸重重咳了几声,然后将手中的长鞭交给了木长青。木长青将长鞭接过手,随即就在空中抽了一个大响鞭,长鞭鞭尾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啪的一声巨响在秘室里回荡,听得人毛骨悚然。木长青满脸奸笑地向第一天真走来,突然,他猛地撞向墙壁,身子瘫在墙下还来不及动弹。

    一道白光划过,木长青顷刻便身首异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