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8章 烈武德
    第一天真偷溜出第一家祖地已有数日,此番取得不老泉,又逛了转轮城,并结识了妘家千金,可谓收获颇丰。在小六的唠叨下,俩人很快出了转轮城,准备返回先民之地。主仆一路有说有笑,可谓优哉游哉。

    不料刚出转轮城没多久,二人便被一路人马截了下来。

    “你们是何人,为何拦我们去路?”小六对着前人喝道。

    “我乃方雷府卫烈武德,我家振宇公子想见你,所以差我在此等候多时,还请跟我走一遭,免得误了我家公子时间。”烈武德没有理会小六,转而对第一天真说道。措辞强硬,态度高傲,完全不容第一天真置否。

    “感谢方雷公子邀请,可惜我还有要事在身,下次有机会必定登门拜访。”第一天真向烈武德拱手回了一礼,随后准备离开。

    “慢着!”烈武德低声喝道,“我看你也是一个聪明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以礼相待,你最好就乖乖跟我回去见上方雷公子一面,别有路你不走,偏偏喜欢被人抬着。”烈武德开始威吓起来。

    “我偏偏就不走,你能奈我何?”天真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瞬间就爆发了。

    “那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烈武德脸色一阴,抬起手掌对身后的随从说道:“上,把这两个小兔崽子给我捆起来。记住,公子有交代,别伤了他们性命。哼,居然敢得罪振宇公子,一定是活腻了,一会儿看这两只小跳蚤还怎么蹦跶。”

    第一天真刚突破舌识成为三识修士不久,小六更只有耳识一识修为,而对方一共八人,为首的烈武德更有五识大圆满的实力,其他七人也有一到三识的修为不等,明面上看,双方实力确实有些悬殊。当然,烈武德并没将第一天真二人放在眼里,双方厮斗中,他只是一旁观战,并没打算介入。

    施展着《幻秘》神通,第一天真即刻就多出了两个幻影,二虚一实三个身形周旋在对方人马之中,让众人一时眼花缭乱。能被尊称为“神通”的功法,自然精妙非常,对天地规则的契合与运用必定达到高深层次,而奥术,充其量也只是神通的最最基础的枝末,施展出来的力量是远远不及神通的。神通法门殊胜无比,珍稀难求,所以一般的世家扈从都是没有资格修炼的。

    第一天真凭借《幻秘》神通,加上小六修炼的奥术本就有补充配合第一天真神通的作用,二人对决七人,一时之间还游刃有余。

    转眼间二人便将三个爪牙打趴在地上。

    烈武德鹰眼一眯,想不到这小孩居然修习着神通,内心一股妒忌悄然升起,自己苦心经营多年,才在方雷氏祖内府当了这差事,但至今仍没有资格修炼方雷氏的神通,而这个小娃娃,年纪轻轻就有三识修为,而且还施展着这等玄妙的神通,身后必然也有大背景,说不定也是那些大世家的嫡系子弟。

    烈武德想到这里内心开始有些忐忑,世家之间的争斗这些年来愈演愈烈,早些年雎鸠氏不过是杀了第五氏旁支一个天才少年就导致了灭门亡种,这段公案至今还在东土流传,自己无依无靠,只要稍一行差踏错便可能呜呼哀哉。所以凡事烈武德也想给自己留条后路,自己可不愿踩着雷区,挑起方雷家与某一大世家的矛盾,最后自己又成了方雷家的替罪羊,连怎么死都不清楚。那方雷振宇再怎么恶劣,但总归是方雷氏的子孙,自己又是哪根葱,好事轮不到自己,坏事自然是头一个。

    烈武德也是老辣之人,一想到这层,很快便给方雷振宇传了音信,要是万一真出了什么大岔子,这个黑锅也应该由方雷振宇自己背。

    烈武德见势便挥手叫停了手下,并对着第一天真拱手微笑说道:“在下眼拙,不知公子系出何门?今日之事定有误会,还请公子告知尊姓大名,大家这也是不打不相识啊,哈哈。”烈武德换了一副面孔,尽量拖延时间。

    第一天真不知对方前后态度变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当下并未回应。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轻易公开自己身份,这次偷得第一小寒外出的空隙溜了出来,要是告知对方身份,他日免不得让第一家的那些老东西知晓,到时候恐怕不仅会责罚自己和小六,就连第一小寒大人大概也难逃失职之责。第一天真对第一小寒很是敬重,自然不想拖累他。

    见第一天真二人依旧剑拔弩张,烈武德并没有生气,紧接着又开口说道:“我想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若是公子能将前因后果告知在下,在下也好从中斡旋,好好劝解我家振宇公子,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更好?再说了,方雷家在东土大地声名赫赫,你得罪了方雷家的嫡系公子,也不是好事,这又是何必呢?”

    “区区方雷氏,也好意思说赫赫名声?少说废话,有本事放马过来!”第一天真料提起长枪,便对他冲去。

    烈武德五识大圆满的修为,虽没有机会修习神通和法门,但毕竟境界比第一天真高上两阶,身应境修士主要是挖掘自身眼耳鼻舌身意五识的潜能,所以虽然第一天真主修的《大奥妙诸门》为法门,《幻秘》也为神通,功法比烈武德的奥义、奥术要更加玄妙高明,但毕竟自身境界不高,发挥功法的力量有限,因此两人一开战,第一天真便落了下风。

    另一方面,烈武德也暗暗心惊,与自己交战的小屁孩年纪轻轻便有三识修为,简直匪夷所思,以其三识修为的实力,凭借神通法门,跟自己交战居然没有马上败北,实在是天资卓绝。烈武德断定第一天真必定为东土大家族的核心后裔,并得到过倾力栽培,所以自己出手时也注意分寸,以防万一失手给自己惹下滔天大祸。

    烈武德不敢痛下杀招,只是尽量拖延,等候方雷振宇赶来。

    第一天真自然也知道烈武德有所保留,加上之前听过烈武德吩咐随从的话,因此祭起招来更加毫不留情、肆无忌惮。小六守护在第一天真周围,时而掩护、时而助攻,主仆二人配合无间,倒是让烈武德应对起来慢慢感到吃力。

    但烈武德身经百战更是老谋深算,第一天真他不敢轻易损伤,但眼下那个修为低下、一直打下手的少年,看起来却只是个小跟班,只要将他拿下,说不定主人也就投鼠忌器,只能乖乖受降了。于是烈武德很快便卖了一个破绽,故意引诱小六抢攻入套。小六护主心切,果然见机便一招向烈武德刺去,天真来不及阻止,小六已中烈武德奸计,凭小六那可怜的小小一识修为,自然轻而易举就被烈武德制伏住了。烈武德一把利剑架在小六的脖子上,第一天真不得不停了下来。

    “公子,在下本也不想出此下策,奈何你们二人步步相逼,这实在是没办法的办法,还请公子恕罪。”烈武德作出为难的神情,一手擒住小六的肩膀,却丝毫没有放松。

    “笑话!我好端端地走我的路,你故意挡我,还说我步步相逼?我警告你,要是他有丝毫损伤,你也别想好过!”第一天真平生最恨被威胁,因此火冒三丈。但小六乃是他贴身伴读,两人感情深厚,此刻他实在不敢拿小六的性命冒险。

    “好狗不挡路,小少爷,你甭跟这畜生说人话,它们又听不懂。你别管我,你快走!快走啊!”小六挣脱着喊道,烈武德手指一个用力,小六顿时又疼得“啊”了一声。

    “你!”第一天真长枪指着烈武德,见到小六痛苦的样子,他就气打一处来。“你快放开他,我不走就是了。”第一天真愤怒地喝道,随即放下了银枪。“一个小小的方雷氏,难道还能怎么样我不成?我倒要看看,就方雷振宇那怂样,还能使出什么花招。”

    “你说谁怂样呢?”

    方雷振宇率着一队人马,正浩浩荡荡地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