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7章 兽群
    石壁顶上是一片****的山岩,哪里还看得见什么山魈踪影。但是顺着岩石上的血迹,江白云中知道那异兽正往东北角的方向逃遁而去。

    再深入便是呼尔贝伦山脉的深山,继续追还是不追?

    江白云中思虑再三,还是沿着血迹追了过去,很快便没入一片叁天老林之中。

    虽说丽日当空,但老林里依旧阴沉得很,枯叶铺满厚厚一地,掩盖了所有踪迹。脚踩在落叶上发出的沙沙声和野鸟的咕叫声,让这片深山老林显得更加阴郁恐怖。江白云中环顾四周,随即发挥耳根识通,快速寻找山魈的具体方位。很快,江白云中便往树林东边的方向奔跑去了。

    山魈飞速在老林中逃窜,驾轻就熟地在树木上攀爬跳跃,自它结成妖丹以来,还从未试过如此狼狈过。结了妖丹也便开了灵智,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一个人族打得如此惨痛,这口恶气如何能咽得下去。它料想江白云中定会乘胜追击,于是故意留了破绽逃出开天石壁,准备将江白云中往山脉深处引去。

    只要江白云中进了呼尔贝伦深山,那局势可就完全不同了。

    腰上的符器发出警报,提示江白云中已经超出试炼红线进入禁区。江白云中顿了顿,但听声音,那山魈就在附近,猎物如此近在眼前,千辛万苦不忍功亏一篑,于是继续朝着山魈的方向快速奔跑而去,希望能速战速决,尽快返回南麓。

    山魈见江白云中追来,爬树的速度不快反慢,嘴里还发着咯咯的叫声,声音不大,但似乎有着极强的穿透力,能波散到很广的范围。

    江白云中感到有些诡异但并未细想,随手便夹起一根木箭,瞄准山魈射去。箭矢射中山魈腰部,由于毛发蓬松,木箭插过毛被但并未伤及肌体。但这样也吓得那山魈在古树上上蹿下跳,嘶嚎不已。山魈跳下古树,愤怒地搬起一块巨石便往江白云中砸来,江白云中一躲而过,随即又发出了一箭,这一箭射穿山魈左手臂,痛得山魈呜叫不已,刚举起的石块也掉了下去。山魈继续发出咯咯的声音,声音更加急促,听得江白云中有些发昏。

    沙沙沙沙的闷声在老树林里响起,江白云中耳根识通开启,顿时就煞白了脸。

    以山魈为中心,方圆数十里内,无论是普通动物还是凶禽恶兽,都往这里的方向赶,所有禽兽双眼无光,仿佛迷失了神智,只剩下凶残邪恶的意念。江白云中此刻终于明白山魈为何要发出咯咯的怪声,想不到这异兽居然还有号召山林的特殊本领,发出的怪声更能让禽兽迷失本性,只剩下凶残的恶念。

    赶紧跑!江白云中响起一个念头。

    如果只是少量的禽兽赶赴这里,江白云中顺手将其一一射杀了,也算是积累了积分,但眼下奔赴这里的禽兽数量实在太多,远远超乎自己的实力,在被包围的形势下,自己最后只能被这些凶残的禽兽活活耗死。难怪术院要将试炼划定范围,自己这才刚一入禁区,发现的凶禽恶兽就多了这么多,要是真正深入深山,那情况岂非更加难以想象?

    江白云中迅速往回撤,但那山魈似乎知道他的意图,随即又换了另一个声音节奏喊叫,奔赴而来的禽兽闻声便转了方向朝南麓边境奔去,试图阻止江白云中逃回山麓。途中遇到的禽兽越来越多,江白云中不得不分散精力射杀,撤离的速度自然也慢了下来,很快就被猛兽形成围堵之势。

    山魈骑在一只有着斑点皮毛的狮形怪兽身上,在兽群的最外围发号施令。山魈不停叫喊,兽群中的一双双眼睛,凶光流露,禽兽们都呲牙咧嘴,涎液掉了一地,作势就要向江白云中扑去。

    四周被群兽包围得密不透风,空中更有凶禽盘旋,局势大为不妙。

    江白云中很清楚,只要射杀了那山魈,困局自然而解,但那山魈一直躲在兽群之中,想要射击甚是不已,目前正处于僵持局面,江白云中的任何一箭都可能马上引进兽群的群起而攻。现场的兽群蓄势待发,远处的凶兽还再继续往这边赶来,而且绝大多数都是禽兽摘录上有名的凶兽,江白云中冷汗直冒,如临生死大敌。

    突围杀出一条血路,但江白云中不擅长剑术,近身战并不占优势,虽有一识修士的实力,但奈何兽群实在过于庞大,就算杀得了十个八个,可跟兽群相比依旧微不足道,万一一个不济,便淹没在兽群血口之中。

    望着兽群,又望了望不远处,江白云中顿时看到了希望。

    他长鞭一挥,啪的一声,长鞭扎扎实实地抽在一只有着六条大腿的狗形凶兽身上,狗形凶兽摔倒在地,发出呜呜的惨叫声。兽群见状开始发起攻击,但江白云中没有恋战,踩着狗形凶兽一跃就跳到了另一头凶兽肩上,转而又在凶兽肩头上来回跳跃,逐步靠近大树。就像一片轻盈的落叶,江白云中把《身足如意》的奥术施展得如鱼得水,兽群无论如何都扑杀不得。山魈见状开始发狂,迅速指派空中的凶禽发起攻击,但江白云中很快就上了大树,踩着树干,迅速往深山方向奔去。

    若继续撤返,等于将兽群引入南麓,那么将对南麓学徒和百姓造成无法衡量的伤害,江白云中思虑再三,既然这祸事是自己招来的,也就只能由自己承担,为今之计便是先将兽群原路引回深山,其他的再见机行事。

    山魈也上了树,但不敢上前拦截江白云中。

    若论速度,山魈自然比江白云中快得多,但由于之前曾吃过江白云中几次亏,所以一时也不敢太过接近。山魈急得呱呱叫,一边呼喊着兽群紧追不放,一边不停地朝江白云中投砸东西。

    江白云中在树干上左右穿行,从一棵树跳过一棵树,兽群在树下吼叫追逐,凶禽也扑哧着翅膀,在半空中虎视眈眈,伺机便对江白云中下手。江白云中也不是省油的灯,把握时机,挥手一鞭便卷住巨鸟秃脖,一个用力就把巨鸟扯了下来,直接砸在树干上。巨鸟扑通几下栽倒在地上,很快便没了动静。

    江白云中暗忖,这猴形异兽有着这等本领,万兽都听它号令,岂非成了森林之王?既是这种特殊并且异常强大的异兽,为何“禽兽摘录”中会没有?想来也真是奇了怪了。要早知这异兽有如此本事,之前也就不会那般莽撞了,江白云中懊恼不已。

    兽群穷追不舍,江白云中连续翻了几座山峰,已经深入深山了。

    天色渐暗,树木在枝叶的层层遮挡下,更加阴影重重,树干与地面的颜色已经几乎融为一体,让人难以区分。江白云中无法像白天一样在树木中快速穿梭,一时难免急躁起来,汗水都湿透了衣衫。处境越来越凶险,可越是急躁就越容易出错,有几次都差点踩偏跌落地面。只要跌落地面,凭借兽群的绝对数量,用不了多久时间他就必然再次遭受兽群的包围,最终葬身血盆大口之中。

    彩霞挂满天幕,夕阳将半边苍穹都映照得通红,呼尔贝伦山脉在最后的落日余晖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低沉和肃穆。

    黑夜是禽兽的世界,江白云中这下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