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6章 山魈
    石壁经过大火烘烧,温度非常炙热,滚滚气浪借着火势往石壁夹缝中扑涌,一只沉睡在石壁夹缝中的猴形异兽就这样被热浪逼醒了。

    毛茸茸的五指搓了搓惺忪的眼睛,山魈稍一醒了神,便往石缝外面攀爬而去。熊熊火势让山魈大为震惊,而眼下遍地角马尸横各处、血流成河,更是让山魈感受到了生死威胁。开天石壁一直是它的地盘,如今却有人在自家门前火烧遍地、大开杀戒,这简直就是最大的挑衅。山魈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紧接着就跳了下来。

    江白云中和舟济刚收割完所有角马的独角,正准备离开,突然听见上空传来一声刺耳的嘶吼,头刚一转过,一个像猴子一样的猛兽,瞬间便直扑脸门而来。二人连忙侧身一躲,但江白云中上肩仍被抓出一道血口。

    眼前的猴形猛兽,有着鬼魅般的面孔,脸长,鼻梁坍塌鼻尖鲜红,鼻子两侧还有深深的纵纹,颔下一撮山羊胡子,头部掩映于长毛之中,全身裹着蓬松而茂密褐色毛发,腹面为淡黄褐色,毛长而密,背后又是红色,臀部的毛发却是紫色,整体看来妖艳诡异。山魈前肢较后肢长而强健,因而行动时后部向下倾斜,攀爬能力超强。

    江白云中反复在脑海中翻阅,但没发现禽兽摘录上有这么一种猛兽。可无论从它的外形还是刚扑过来的速度看,这只猛兽都远比之前的所有猛兽更让人如临大敌。

    山魈撑着两支粗壮前臂,血色红眼紧紧盯着眼前二人,呲牙咧嘴,发出一声声嘶吼,拳头还时不时地捶击着地面,像是在宣告主权。

    舟济手握长剑,严阵以待。

    “这是什么猛兽,我怎么一点影响都没有,你知道吗?现在我们怎么办?”舟济没敢转开头,就倾着身子问道。

    “我也没什么印象,估计是没出现在禽兽摘录里的。但看样子,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我们要小心点。实在敌不过,我们就跑。”江白云中拉着长弓说道,肩膀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

    “你肩膀怎么样?伤势重不重?”

    “我没事,你小心点。”

    山魈在江白云中前方不远处来回走动,突然一个机灵,山魈后脚一蹬,身子马上又跳上了石壁上,在石壁上刚一落脚,紧接着又往江白云中的身上扑杀过来。江白云中对着山魈放出一箭,但被山魈轻易躲开。眼见这山魈马上又抓到自己,江白云中连忙一弯身子,侧背着地闪了过去。舟济见机补上一劈横箭,那山魈后腿踩在剑身上,又是一跳爬上了石壁,随后转身扑向舟济。

    江白云中大叫一声“小心”,但舟济一个措手不及,胸口也被抓了一血爪,衣领上顿时血迹斑斑。江白云中挥着长弓,用尽十足法力往山魈的后背一甩,那山魈受击摔倒在地,只见它哀鸣一声,紧接着又爬上了石壁,对着江白云中咆哮不停。

    江白云中趁机赶紧扶起舟济,见舟济无大碍后便接连朝着山魈发出数箭,可那山魈敏捷异常,来回在石壁上跳来跳去,江白云中竟一箭都没有得中。本来二人经过角马一场厮杀,此时已经精疲力尽,面对如此强大且精力充沛的异兽,自然处于劣势。

    “这只异兽动作奇快,而且力道凶猛,实在过于强大,我们现在疲惫不堪,不适合跟它长久厮杀,我看我们得先撤了再说。这里实在太热了,真他妈太难受了。我拉出几根火木干扰它的注意,你先逃出去,我紧接着就出来。”舟济双眼紧盯着山魈,随手从符器空间袋中拿出一把长鞭。

    “这样吧,我的力气比你大,你把长鞭给我,我能带出的木头肯定比你多,说不定就能把这怪物逼走。”江白云中想夺过舟济手上的长鞭,但舟济缩了一下手,不肯给到江白云中。

    “不行,你这个就不要和我争了,你先走,别那么多废话。”

    “舟济,你听我说,这个怪物太强大,你还没修到一识境界,由你断后实在太危险了。”

    “难道你就一识了吗?你不也跟我一样。”

    “我早就是一识修士了,而且随时可能突破二识!”江白云中迫于无奈,只好实话相告。

    “云中,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也不用用这破理由骗我,别婆婆妈妈的,你快走!妈的!”舟济说着就把江白云中往外推。

    “我没骗你,我突破耳识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眼识也随时都可能突破,只是我的修为是整个祭祀场都是机密,除了大祭司和各位巫祝,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不要逞强了,现在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弄不好大家小命都会丢在这里。你赶紧越过火墙,原路往大营的方向跑,我随后就追上你,快走!”江白云中趁着舟济发怔的瞬间,迅速夺过了长鞭,然后就把他往外一推。

    舟济有些发懵,但眼下却不是刨根究底的时候,于是也不矫情,运用起《身足如意》的步法,双脚踩在石壁向上走,很快就越过火墙逃去了。既然是一识修士的实力,那么舟济也就大概放心了,他猜测江白云中自保定是无虞了。

    江白云中见队友已经安全离去,于是准备和这异兽大干一场。

    经过之前几轮过招,江白云中心里隐隐猜测眼前的这只野兽很有可能就是已经结成妖丹的妖兽。妖兽结丹等同于人类修士觉醒根器,江白云中自觉醒识通以来,还没有真正和人过过招,当下正想拿这山魈试试手。之前由于担心舟济安危,所以无法完全放开手脚。

    山魈在江白云中这里吃过一瘪,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见江白云中从腰间的符器空间袋中拿出一把竹青色的木弓,弓身泛着暗雅的光泽,金色的弓弦看上非常惹眼,这正是试炼开始前,擎苍巫祝赠与江白云中的两件符器之一。

    江白云中夹出同色木箭,拉起满弓,瞄准山魈就是一射,那山魈身形如魅影,很快便躲避了过去。符器箭锋凌厉,射中石壁立马就炸开了一个很大的崩口。山魈见状大惊,一个转头时间,江白云中一箭又至,山魈急忙躲避,但还是在脖子处擦了一个伤口,拔走了一撮毛发,疼得嘶嘶吼叫。

    江白云中一箭得手,于是连续又发了数箭,山魈在石壁上节节逃奔,后背发起一处处爆破。符器果然厉害,江白云中很快就扭转了局面,杀得山魈节节败退。那山魈灵智过人,匹敌不过便准备撤离,于是不停地向上攀爬,很快就出了开天石壁的顶端。江白云中乘胜追击,别起弓箭紧追了上去。

    一人一猴随即离开了开天石壁。

    没过多久,一道人影又从火墙上跃了过来,舟济望着混乱不堪的石壁现场,唯独不见江白云中的踪迹,内心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之前他先逃出去不久,本以为江白云中很快便会追来,但是越跑心里就越觉得放心不下,舟济怎忍心让队友冒着生命危险给自己断后,思前想后,舟济还是原路跑了回来。

    要生就一起生,要是死,他也认了。

    可是现场只有尸横遍野的血淋淋的角马,哪里还有江白云中和异兽的踪迹。石壁上千疮百孔,可想之前必定经历过一场恶战。舟济以为江白云中一定是不敌那异兽,但为了给自己留下一条生路,于是便往相反方向的火墙逃去了。一想到这里,舟济便懊恼悔恨愧疚不已,拳头关节捏得咯咯作响。

    紧随之,舟济提着长剑,越过对面的火墙,便寻救江白云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