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5章 角马
    呼尔贝伦山脉留痕坳,江白云中和舟济趴在不远处草丛中。

    “咦,怎么多了一只?昨天看的时候明明是九只的。”舟济望着角马群悄声说道。

    “可能就像你昨天说的,之前被驱散的角马群又逐步归群了吧。”江白云中靠在舟济旁边。

    “那我们要不要再攒攒?”

    “什么?”江白云中一时没听清。

    “要不要等角马群再更多些,我们再一网打尽。”舟济小声说了一遍。

    “想不到你小子胆子比我还肥啊。”江白云中在舟济脑瓜子上敲了一指头,“还想要更多,你还想一口气吃个胖子?也不琢磨琢磨自己消化好不好,仔细撑爆你。”

    “喂,你说就说,敲我头干嘛?”舟济压着声线吼道。小时候,乌木家的老家主经常敲小舟济的头,所以他特反感别人敲他的脑袋。

    “先把这批干掉,以后要遇上落单的,再单独收拾,这样危险系数没那么高。你赶紧过去吧,我在你后面给你抄尾,记得小心点!不行别硬撑着。”江白云中回归正题,开始指挥接下来的捕猎行动。

    “我不行?我行得不得了!你丫看好了。”舟济挤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随后便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草丛。

    舟济心里其实慌得很,不知道角马究竟有多快,也不知道《身足如意》第一层境界的速度是否能快过角马,更不知道角马是否还有其他什么狠招。凭借禽兽摘录上那星星点点的记录,舟济这就站了出来,不是因为冲动,相反一路上他谨慎得很,许多时候都是他嚷着别冒进。只是行动既然已经定下,他觉得自己就不能吃白食,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这就是舟济的性格,认自己的理,明知后果也不惜后果。

    溪涧泉水清澈见底,白色的鹅卵石依稀长着绿色的水草藻苔,十匹角马分散在小溪涧两侧饮水。一块石头突然砸在角马附近的溪泉中,激起一片水花,对于突然冒出并大吼大叫的人类,角马群真被吓了一跳。角马抬头的瞬间,蓝紫色的鬃毛全都炸开了,并露出了一排獠牙,红色的双眼盯着眼前的人,外形完全变了样。

    舟济正准备跑,可是角马群一动不动,于是他抬起的腿又放下,两方陷入一种僵持的状态。角马血红的眼睛和夸张的獠牙,一看就知这货是恶兽无疑,但舟济和江白云中想不明白为什么角马没有即刻发起攻击。慢慢的,角马们的鬃毛又开始塌了下来,二人一看傻了眼,场面气氛虽然紧张,但江白云中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舟济挑了挑眉毛,朝江白云中的方向竖起了中指。

    舟济一下来了劲,内心的紧张感慢慢就舒缓了,于是便叉着手开始对角马破口大骂,直接从马祖宗骂到了马孙子。角马群望着眼前发疯似的一个人,眼睛里充满了迷茫和困惑,显然从未被人这么挑逗过,也没见过这么不正常的人类。舟济骂着还觉得不带劲,弯腰又抓起一把小石子,猛地往角马群砸去。

    小石子顺着臂力射向角马群,舟济撅起屁股,口中还骂了一句:“砸死你们这群畜生,你们不是很串吗?来啊,来咬我啊,小爷屁股嫩得很。”

    江白云中:“……”

    石子还在半空,角马群已经跃出地面,朝舟济飞奔而来。一切发生在瞬间同步之间,角马蓝紫色的鬃毛重新竖起,带头的角马还发出了一声嘶鸣。

    “我去!”舟济拔腿就跑!

    “居然这么快!”江白云中大吃一惊,舟济他能吃得消吗?

    凶相毕露的角马,竖起了紫色鬃毛,锋利的獠牙边上还吐出长长的舌头,长舌随着奔跑像布带一样疯狂甩动,若从颈部往上看,这畜生已经跟马没什么关系。舟济的挑衅终于成功激怒了角马群,在为首角马的带领下,马群直追着舟济往开天石壁的方向奔去。

    江白云中尾随在后,一切正在按原计划顺利进行。

    角马速度极快,舟济紧咬牙根,用尽吃奶的力气奔跑,勉强硬撑到现在。《身足如意》奥术对精力的消耗巨大,就在路程还剩三分之一左右的时候,舟济明显就不给力了。眼下为首的角马独角马上就要戳中舟济后背,情况危急。

    江白云中见势不妙,赶紧纵身一跃,瞬间便追了上去。只见江白云中一个弹跳跨越便骑在为首角马的背上,双手抓住独角,随即用力往后掰扯。角马受惊大叫,前蹄一翻,整个马身便站立了起来。江白云中没有慌乱,双脚夹紧马背,一手紧抓独角不放,一手则开始对着马颈猛击。

    “快往边上跑,我引角马入石壁,你来断后。”江白云中紧紧揪着角马紫色的长鬃毛,留下一句后便骑着角马绝尘而去。

    为首角马因被江白云中左右夹击,按着江白云中的路线奔跑,其他角马也随群紧追其后,很快马群便被江白云中全部引进了开天石壁。

    马群到处乱串嘶鸣不已,内部灰尘滚滚。

    突然,一阵剧烈震荡轰然响起,无数的枯枝树木杂乱无章地堆倒一地,石壁入口的通道已经被堵得死死的。地面上尘土铺天盖地,很快在尘烟中就泛起火光,紧接着开始串出火苗。角马群受到严重惊吓,都仰身嘶鸣,在石壁中来回冲撞。石壁两端火光越来越盛,角马困在其中,每每想跨越,但出于动物的本能,最后都未敢行动。

    枯枝柴木被大火烧得噼啪作响,黑烟滚滚地往上冒,角马群发出恐惧的嘶鸣,在狭窄的空间内四处奔走踩踏,现场混乱到了极点。

    咻……

    一支木箭毫无征兆地射穿一头角马的脖子!

    马嘴顿时溢出了鲜血,顷刻便染红了角马白色的身子,中箭的角马折腾了一会儿就跌倒在地,不停抽搐,汩汩鲜血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额外深红。此刻火势已经大旺,并形成了一道通红的火墙,角马想要再跳出已经完全没有可能。

    困兽之斗进入高潮!

    咻,咻,咻……

    江白云中像壁虎一样快速行走在石壁之上,手中的箭矢一支支飞射出去,很短时间内十头角马都中了箭,但一时半会却死不了。

    悲鸣声不绝于耳,惊慌失措的马群相互撞击和踩踏,这让它们雪上加霜。

    江白云中暂时不敢贸然下去,于是只好继续往角马致命的部位射杀。见角马瘫倒一地,苟延残喘,舟济不慌不忙地施展着《身足如意》的步法,飞檐走壁,长剑飞舞,如蜻蜓点水般挑着机会刺杀角马。

    花了将近两个时辰时间,两人才将十匹角马赶尽杀绝。火光照耀之下,十匹角马横竖倒在血泊之中,身上伤口密布,还插着许多箭矢。场面看起来血腥异常,空气中草木烟味与鲜血的味道混在一起,江白云中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也不用为它们同情,这些恶兽争食我们人类的时候,场面也好不到哪去。我们这是为民除害,它们是罪有应得,恶有恶报。”舟济看出了队友的心思。

    江白云中嗯了一声,没有说话,眼直直地看着地上的角马尸体发呆。

    “快收集一下积分吧,等积攒完这些,你的排名起码能在总榜排前十,我就不信他们也能斩获这么多的高分恶兽。哈哈,云中,你实在太厉害了,我果然没看走眼。有你这样神一般的队友,我就算是猪也可以飞啊,哈哈。”舟济表面上虽然嘻嘻哈哈,但心里对自己差点误事有些耿耿于怀。

    “这些积分我不要了。”江白云中突然来了这一句。

    “你说什么?”舟济脸色马上就不好看了,在他看来,江白云中越是这样谦让就越是不把自己当朋友。

    “我说我不要这些积分了。”江白云中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次。

    “你什么意思?你是想施舍给我是吗?难道你觉得这样做是给我面子?江白云中,亏我一直当你是朋友,没想到你居然这样看我!我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吗?就算是我实力不够没有把角马引过来,我也不需要你用这种方式安慰我,是,今天我是做得不好,但我也用不着你来可怜我。你以为我他妈就这么看重那些破积分吗?老子从来就没有把它当回事儿!你不要,老子更他妈不要!”舟济第一次在江白云中面前发这么大的火。

    原来是这小子会错意了,江白云中猜出了大概。

    “你发什么神经?谁要安慰你了,你还挺会给自己长脸啊,我以前咋没觉得你脸皮这么厚呢?我不要不是因为你,而是我不想出挑,只是不想被大家关注罢了。再说,就算给你,也是你应得了,你也出了全力,若没有你,两边的柴火没有及时点着,这些角马我一个人也不可能杀得完。”江白云中脸色如常,不像在解围。

    舟济起初还不相信,以为这是江白云中以退为进,但看他的样子,却又不像是说假话诓自己,于是腆着脸尴尬地问道:

    “术院大试炼的最终结果就是看排名,你不要排名那你来干嘛?”

    “自然就是为了参加大试炼啊,试炼的过程才最重要,至于结果,我看重的是我在这个过程中的收获,而不是排名。”

    “呵呵,这天底下居然还有这么傻的人?你他妈当我白痴啊?过程你都得到了,结果自然而然也就得到了,额外的收获摆在眼前干嘛不要?”

    “你就是白痴,又不听我把话说完,跟我着什么急。谁说我不要了?我的额外收获便是这批角马的独角。积分全给你,独角我可全包了,你别想和我抢,我等着回术院换东西呢,我可不像你们大世家的公子哥,要什么有什么。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舟济满脸黑线,已经彻底无语了。

    这是一道求名和求利的选择题,选择积分便扬名立万受人尊敬,选择独角就能去功绩司兑换相关的功绩点或者其他武器物品,得到实际利益。

    舟济想起之前江白云中因为和高鞍比试获胜而被术院盛传都闷闷不乐,便开始真信了他的话。最后,在舟济的强烈坚持下,江白云中分了四匹角马的积分和全部独角,两人算是皆大欢喜。舟济对独角并无太大兴趣,有乌木家族的倾力栽培,修炼资源富足,所以舟济并不怎么看重这些胜利品。

    火光将石壁烤得通红,石壁的温度已经上升到了非常高的地步。江白云中二人此刻汗流浃背,身心都难受得很,眼下角马已经捕获完毕,本次试炼的主要计划也就算基本完成了,两人想着接下来的两三天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

    只是没想到,真正的危险这才姗姗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