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4章 玉脂冰灵花
    整个酒馆迅速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清凉芳香,大家的心神为之一振。花瓣散发着淡淡的米色幽光,玉盒内的锦帛上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霜。玉脂冰灵花性寒,有抑火解毒的奇效,由于生长于极北极寒之地,在东土大地上也甚是难得。

    “这朵玉脂冰灵花,具有神奇的解毒功效,特别是对修炼火属性功法误入魔心的人更有调伏阴阳水火的奇效。由于东土乃热土,所以此花也较为难见,今天就拿出来给大家作个缓场点缀,有需要的道友还请尽快下手,下次遇见还不知是何年何月呢。”录卿姑娘的笑声如银铃般清脆悦耳,现场诸多男子都听得心旷神怡。

    “起拍价只要十八万中品精玉。”录卿姑娘笑盈盈地看向众人。

    玉脂冰灵花虽说稀有,但若论解毒功效,替代的灵药却也不少,所以现场抢拍的人不多,零星几个竞拍的,也是在相对低价中徘徊。第一天真默默看着楼上的妘家女子,正等着她的动作。

    果然很快她便出手了。

    “二十万中品精玉!”妘依依身边的护卫开口说道。

    “楼上这位道友出价二十万中品精玉,还有出价更高的吗?没有的话,这朵稀有的玉脂冰灵花可就归楼上的道友所有了。”录卿姑娘饶有深意望了楼上一眼,故意不道出妘依依的背景身份。

    “二十二万。”三楼西北角的位置突然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个纨绔子弟的说话风格。

    “哦?这位公子出价二十二万。”录卿姑娘故作惊讶的样子。

    “二十五万。”护卫接到指示后追加了价格。

    “二十七万。”

    几轮竞价下来,价格很快就被抬到了四十万中品精玉的高价,妘依依开始有些按捺不住。玉脂冰灵花她志在必得,收到玉脂冰灵花的消息后她便迅速前来,只是半路赶来并未准备太多精玉,毕竟玉脂冰灵花虽稀有,但对于一般人而言,其作用并非独一无二,故历来价格不会太高,她根本没想到会倒霉的撞上了这么个登徒子,每次她出价,对方总在她的价格上追加两万。玉脂冰灵花她缺其不可,这下可如何是好。

    “四十五万!”妘依依继续出价。

    “四十七万……”

    现场开始窃窃私语,这个价格实在是太高了,远远超乎灵花的价值。大家明眼一看便知这做派轻佻的富家公子,纯粹是来给妘家的这位小姐捣乱的,但就算不知道纨绔子弟家世的人,也大概能猜出,敢跟妘家人叫板的,自然也是出身显赫,如此一来,就算有心想入手的,碍于两家颜面,也只好作罢,于是大家都摆出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录卿姑娘当然乐见其成,拍卖会遇到这种情况简直求之不得,鹬蚌相争,落霞酒馆坐收渔翁之利。于是一路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价格很快就飙到了六十八万中品精玉的高价。对于寒属性的灵花而言,这简直是天价。

    第一天真看了看三楼西北角的华服男子,又看了看雅座中的妘家姑娘,内心也打起了算盘,很快嘴角便不易擦觉地勾起一道弧线。

    “在下东土妘家内府一等府卫妘毅,这朵玉脂冰灵花乃我家小姐久寻之物,还望公子高抬贵手,割爱相让,我们妘家自当感激不尽。”妘依依身边的近卫先发了话。妘毅法力超群,在东土有不小名声,由此可知,由他亲自护卫的这位女子,身份自然贵重。大家心想既然现在妘家都开了口,这个人情总归是要给的吧,谁知那纨绔子弟却语出惊人。

    “原来是妘家的小姐,失敬失敬。在下方雷振宇,不知姑娘芳名?”

    妘依依一听是方雷氏那个恶名昭彰的浪荡公子,眉头皱得更紧,完全不予理睬。但方雷振宇并未介意,轻笑一声又说道:“既然这玉脂冰灵花是姑娘心爱之物,在下便将这个灵花买下,然后赠与姑娘。妘姑娘冰清玉洁,灵花赠美人,自然是天底下最诗情画意不过的,实在是美不可言啊,哈哈。只是在下有个小小请求,古语云,花间有酒,独酌无亲,既然我们有此缘分,还望今晚妘姑娘能赏脸与在下对酌几杯,大家共话诗书。”方雷振宇风度翩翩,拍着折扇侃侃而谈。

    这番轻佻浅薄的语言,自然惹得妘依依气血上胸,花容微颤。当下还未来得及发声,就听见又有人喊价了。

    “八十万中品精玉。”

    现场众人齐刷刷看向第一天真,小六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在众人的眼光扫射中往第一天真身后躲了躲,很快又张大了嘴巴瞪着眼,不可思议地拉了一下第一天真的衣袖。

    “这位道友出价八十万中品精玉!方雷公子,您又意下如何呢?”录卿姑娘有些意外地看着第一天真,随后又转身抬头,笑盈盈地看向三楼的贵公子。

    妘依依有些懊恼,都怪自己草率没带足够精玉,眼下八十万精玉,自己算是彻底交代不起了。楼下的少年,看起来不像是放荡的公子哥,虽衣着普通,但气质高清,想必也是有身份的人,妘依依希望他能顺利拍下来,然后积极争取与他交换。

    “小兄弟,八十万中品精玉,你给得起吗?若是出了价最后却付不起,落霞酒馆的规矩,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我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别在这里添乱,这不是你能玩的地方。”方雷振宇往下瞥了第一天真一眼,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第一天真一笑置之,并没有答话。

    “玉脂冰灵花,八十万中品精玉第一次!”录卿姑娘笑着对方雷振宇说道。

    “录卿姑娘,这小子一看就买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为何还要询价?”方雷振宇有点着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样跟他较劲,就算自己最后赢了,也是亏的,何况八十万中品精玉,已经快掏到他的家底了。

    “方雷公子,落霞酒馆一切都按照规矩办事,既然客人出了价,我们就得尊重承认,若是出了价给不起价,那就是后面的事了,自然也有人按酒馆的规矩处置,不用我多操心,我只要当好当下的差就好。您若是想要灵花赠佳人,便是价高者得。呵呵呵。”录卿姑娘伶牙俐齿,说得方雷振宇哑口无言。

    “八十五万中品精玉。”

    方雷振宇之前曾当众夸下海口,要买下这多灵花送给妘依依,现场的所有人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恶,现在若是转眼认怂,以后他在转轮城恐怕也没脸混下去了,于是便咬牙放出一个价格,并恶狠狠地看了看第一天真,警告威慑的意味很浓。

    “请问这位公子,来自东土哪个世家?又叫何名字?老夫是方雷氏内府近卫木长青,这位是方雷氏内府嫡系公子方雷振宇。振宇公子义薄云天、结交甚广,大家共聚转轮城,认识了便是朋友。”

    第一天真淡然自若,随即开口报出了九十五万中品精玉的天价。

    木长青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自己开口暗示,这少年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木长青纵横东土多年,想不到连个小屁孩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当下又气又怒。

    众人开始起哄,起拍价十八万的一朵灵花,现在已经翻了好多倍,现场众人像是看拍卖一件稀世重宝一样看着两人抢夺。大家都在揣度眼前这位陌生少年的身份,居然连方雷氏嫡系公子和供奉长老都全然不放在眼里。大家心里感叹,这位妘家小姐的魅力真是不小,竟惹得两位公子哥如此针锋相对,挥霍无度。

    “一百万!”

    方雷振宇怒吼着说出这个最后的价格,这是他当下所能承受的极限,他料想第一天真肯定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精玉在手,跟自己抢拍只是看自己有资本讨美女欢心而妒忌,所以故意给自己找茬下套。同时他也在想,若是对方还继续出价,他也是不会再跟了,为了博美人一笑而付出这样的代价实在不值得,那就让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尝受一下落霞酒馆的规矩,定让他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一百零一万。”第一天真随即又出了价格。

    “好,这位道友出价一百零一万中品精玉。”录卿姑娘看向方雷振宇,方雷振宇侧过了脸,眼角却露着阴险的冷笑。

    “一百零一万第一次。”

    “一百零一万第二次。”

    “一百零一万第三次。恭喜这位公子,成功拍下这朵稀有的玉脂冰灵花。”录卿姑娘眼带笑意,吩咐侍女将玉脂冰灵花送往二楼第一天真处,准备进行物品交易交割。紧接着,录卿姑娘又说道:“刚才的拍卖实在是精彩非常,谢谢大家!下面的宝贝,相信会让你们觉得更加精彩,呵呵呵……”

    方雷振宇看第一天真竟然以高出自己一万中品精玉的价格将灵花买下,更是气得把酒杯摔在桌子上。自懂事以来,自己还从未被别人这么压着头踩,这实在是奇耻大辱,传言出去,自己今后在转轮城乃至于整个东土,都颜面丢尽,再也难以立足,于是对第一天真更是恨之入骨,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第一天真以一件中品灵器兑换了将近二十万上品精玉,又以十万上品灵石兑换了一百万的中品精玉,加上身上原有的一些灵石,凑够了玉脂冰灵花的价款。两方交割完毕后,第一天真便让侍女将玉脂冰灵花送往了三楼雅座,自己随即也回到了二楼的座位上,继续若无其事地看拍卖会继续进行,好像一切没发生过一样。

    照理说,若非迫不得已,一般修士都不会轻易变卖自己的法器,就像妘依依手上虽然有上品的灵器法器,但是她也不敢拿出来交易。一是法器锻造比灵物更是难求,再者是一件适合自己的法器就更是难得了。只是第一天真比较特殊,一般氏族子弟,也不会像第一天真那样集八家资源,有那么多的法器在身上。

    玉脂冰灵花没有得手,妘依依有些失望,随即吩咐近卫妘天留下接触第一天真后,便准备动身离开。没想到刚准备起身,便收到了侍女送来的玉脂冰灵花。妘依依很是意外,随即低头看向二楼的第一天真,两人四目相视,妘依依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在侍女耳边交代了几句,便又坐回了座位。

    第一天真面带微笑,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很快第一天真便给侍女请上了三楼雅座,坐在了妘依依的对面。

    “今日多亏公子相助,依依感激不尽。”妘依依放下面纱,露出了一副精致宛如天女的脸盘,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莲花。

    “依依姑娘言重,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这灵花既然是姑娘先看上的,那就应该礼让给姑娘,我只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不足挂齿。”第一天真风度翩翩,和颜悦色。

    “今日实在惭愧,临时出门预先没有料到竟拍到这个价位,幸好公子出手相助,这才不至于失之交臂。但公子花费如此大价钱帮我买下这灵花,依依自然也不能亏待了公子,还请公子告知尊姓大名,依依他日也好悉数奉还精玉。”

    “这玉脂冰灵花是在下相送之物,所以自然无需姑娘奉还精玉。我也是看那方雷振宇实在惹人厌烦,这才有意挫一挫他的风头。经这么一手,还真看出他是个腹中莽莽的草包。”

    妘依依抿嘴轻笑,两人随即便聊开了。第一天真对拍卖会中的诸多宝物的出处和功用,屡屡有深刻详尽的解说,倒是让妘依依开了眼界。两人年纪相仿,相聊甚欢,妘依依对第一天真初次印象颇佳,在方雷振宇的映衬下,更突出第一天真的玉树临风、温文尔雅。

    在三楼西北角的位置,方雷振宇独自喝着闷酒,眼睛怨毒地盯着第一天真和妘依依二人谈笑风生,随手便把一个白玉酒杯捏了粉碎。周边的侍卫个个都噤若寒蝉,生怕成了替死的羔羊。

    “你,过来!”方雷振宇指着身旁的一个近卫说道。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给我打探清楚,这孙子是哪门哪户的。还有,多派几个人过来,把他监视起来。要是跟丢了,你们就去死!”

    侍卫满头大汗地走开。

    方雷振宇胸口郁结,看着对面二人有说有笑,心里一股气更是憋得不通畅,于是回过头,交代随从迅速安排歌女服侍。

    “妘姑娘,时间不早,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就此告辞了。”第一天真放下茶盏,准备起身。

    “请等一下,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来自第一家,名字的话,下次若有缘相见,我就告诉你,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