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1章 黑衣少年
    齐人的荒莽野草在月色下犹如黑色的海洋,两位黑衣蒙面人在草丛内快速穿梭,身后五位身穿精致华服的修士脸色阴沉,紧追不舍。草丛因为他们的穿梭分开成了一条条蜿蜒的沟缝,就像大鱼追逐小鱼在海面上形成的水浪波纹。夜黑风高,气氛压迫,除了穿梭草丛引起的沙沙作响外,彼此没有任何言语音声。

    很快,黑衣蒙面人跨出了荒莽草丛,游鱼瞬间又变成了夜豹,二人身影随之就消失在前方的大树林中。身后的五位修士彼此交换了眼神,领头的修士做了一个手势,紧接着大家便以黑衣人奔跑的方向为中心,分散奔向五个方向。

    目标继续锁定,五人与黑衣人距离不断缩小,很快就形成了包抄围剿之势。最后,五人从五个方向齐聚在一棵参天大树下。

    可惜树下空无一人,大家面面相觑。

    “哼,调虫小计。”为首的鹰钩鼻子的中年人冷冷说道,然后向同行四人使了个眼色。五人同时以大树为中心后退围成一个圆圈。

    “身影破灭!”鹰钩鼻子使出了一个破解型奥术。在这个奥术下,任何使用隐身类奥术的人都会在这个破解型奥术的破解中现身,除非被破解人法力修为远远高于破解人。令五人意外的是,眼前并没有任何人显示身形。

    “嗯?”鹰钩鼻有些出乎意料。

    “神形俱现!”鹰钩鼻再次使出一个破解型奥术。但哪怕一片树叶、一粒尘埃,都没有一丝动静,说明黑衣人并没有变身他物。五人见状也感到迷惑,目标明明已被他们包抄并最后锁定在这棵大树下,如果他们没有隐身,又没有变化成为别的东西,那么他们会在哪里?

    大家不约而同地望向大树之上。

    “下来吧。”鹰钩鼻冷冷说道。“自己下来,也许你们今夜就不会命丧于此。我们也不会杀你们,只是带你们回去听候二公子发落。”

    “只要你们交出不老泉,我们公子心慈面善,自然会从轻发落的。我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马上下来!”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

    可是大树之上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哼,那就休怪我等无情了!”鹰钩鼻狠狠说道。“四位兄弟,烈焰焚烧!”鹰钩鼻说出了一个奥术名称。随即五人各自运用功法,手中不停变化手印,眼前串出了一条火柱,五条火柱连成一个五角星圈,那棵参天大树,就被围在五角星中央。五角星装的火柱形成了一个临时的结界,在结界之中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再出来。

    “我再问一次,现身还是不现身?!”鹰钩鼻下了最后通牒。

    大树上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只听到树上的鸟类因为见到火光的惊叫声和扑动翅膀的响声。鹰钩鼻说了一句“自寻死路”后,便启动了奥术。五角星圈顿时火势大盛,火苗一下就飙到了大树顶。一个五角星形的火墙隔绝了内外,树上的禽鸟被烈焰焚烧得尖声嘶鸣,但很快就断绝了声音。

    火光照亮了广阔的土地,不到一刻钟,这棵生长了上千年的古树,就成了一堆还剩熊熊烈炎的灰烬。

    “哼,真是死有余辜!”山羊胡子的瘦小中年人说道,“不老泉岂是他们能够染指的?那可是我们东阳家的圣物,没想到这次二公子带来转轮城交易,竟被这两个小毛贼掉了包,现在啥都没有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是啊,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白发老者感叹。

    “只是想不到啊,这两人竟这般愚蠢,要是下了树,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呢,这样死了倒真是窝囊。”胡须汉说道。

    “哼,就算下来,取回了不老泉,以公子的脾气,他们小命也是不保。”三角眼冷冷地说了一句。

    “走吧,回去给公子复命吧,就说在他们身上也没搜到不老泉,二人畏罪自戕了。”鹰钩鼻说道。随后一行人很快便离开了大树林,只留下满地的灰烬。

    月色下,冲天的灰烬犹如一条喷薄的烟龙,不停地向上喷射着滚滚浓烟,部分还通红的大树枝依旧散发着红彤彤的火光,看起来倒像是稀世珍宝火珊瑚。

    漫天烟屑飞舞,像下雪一般。

    突然,在遍地的烟灰中,出现了两对行走的脚印。

    一件透明的斗篷往后一甩,先前的两个蒙面黑衣人俨然就出现在五角星结界之外。黑衣人把面罩一撤,露出两张稚嫩的少年脸盘,看起来都约莫十几岁的模样。个头稍高的英俊少年对着稍矮的少年露出胜利的狡黠笑容。

    “哎呦,刚才真是吓死老子了,幸亏小少爷你带了咱家的风云之轮和混元天衣,不然还真是够呛啊。”个头稍矮的少年惊魂未定。

    “东阳家这几个家奴也真够蠢的,我怎么可能会躲在树上等着他们束手就擒呢?刚才我就差点没忍住要笑出声来。”俊美少年不屑道。早在冲出野草丛以后,俊美少年便用幻影秘术变化了两个身影奔向古树,而同时自己则与个头稍矮的同伴披上了可以隐匿身形气息甚至灵魂识念的混元天衣,原地不动,像看戏一样看他们五人笑话。

    “唉,以后我再不能这样陪你玩了,这简直是玩命啊。这次是东阳家的公子智障,只派出了身应境的家丁,要是来的是意应境,那可如何是好?若是让家主和大人知道了,我这条命就真的就彻彻底底地交代了。”个头稍矮的少年拉耸着脸,大难不死的模样。

    “却,瞧你这怂样儿,这算多大点事儿,这么胆小,至不至于啊?”英俊少年不以为然。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我小命都差点不保了,还小事?不是我说你啊,咱家啥都不缺,你干嘛老是喜欢这样惹事儿啊?上次跟你混进了姬家祖地,摘了他们家的千年火云果;再上上次,又跟着你掘了赢家的坤土社稷树的树根,闹得天那么大;这次你居然偷天换日掉包了东阳家的不老泉,我的小祖宗,要是咱被逮住了,以后咱家和他们东阳家,也算是结上大梁子了。你是不怕,我这条小命可就铁定得报销了。”个头稍矮的少年愁眉苦脸。

    俊美少年一听就不乐意了。

    “去去去,说得那么凄惨,每次赏你好东西的时候,你咋就兴高采烈,两眼放光?”俊美少年一下就戳了对方软肋。“咱家是啥也不缺,可是我取那些东西,跟咱家却没啥关系,这个你就不懂了。所谓君子之道,盗亦有道,我是享受这种过程,斗智斗勇,而且这个过程也是一种历练,是大人教也教不来的。”俊美少年抖了抖身上的灰烬,接着又说道:“再说了,他们东阳家也没吃亏啊,我可是拿幻灵花凝露跟他们换的,从某种角度上讲还是他们赚到了。”俊美少年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俊美少年顿了顿,突然回头对着同伴斥道:“哼,既然你这么抵触,那这次的不老圣水,我就自己一个人喝了得了,你一边呆去!”

    俊美少年从怀中拿起一个白玉葫芦,在同伴面前晃了又晃。

    “喂喂喂,小少爷,小六这次为了你,可是差点连命都丢了,一直跟你里应外合,跟东阳家的人斗智斗勇,咱们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就是精彩绝伦,举世无双,小少爷,你看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而且,这次我们偷溜出来,回去我也是少不了大人一顿重罚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不可能是小少爷你的风格嘛。”小六看着白玉葫芦两眼放光,于是急忙诉苦,作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是你自己说的,咱家啥都不缺,想来你见惯世面,自然也不稀罕这东西,你找咱家要去就好了。”俊美少年不依不挠,对一旁正在上演苦情戏码的人正眼也不瞧。

    “可是咱家也不是我的啊。”小六说道。

    “是啊,你倒是知道啊,咱家不是你的,那你是谁的?”俊美少年挑起眉毛。

    “我自然是小少爷的。”小六拉着俊美少年的手,面不改色地谄媚起来。

    “去去去,谁要你啊?回头打发你去外府当个杂役得了,我看你在内府也是呆腻了。外府不错啊,日子安逸滋润,去了还一下成了大爷,三妻四妾那是必须的,不像跟着小爷我有性命之忧,我就先恭喜你大爷了。”俊美少年甩开了小六的手,头斜仰着上方,完全不予理会。

    “小少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

    “小少爷,你就再要我一次呗。”

    “不要。”

    俊美少年这次神情态度特别坚决,小六开始心虚了,于是便呜呜啜泣了起来。“小少爷,我不该那么说的,跟着你比其他啥都强一千倍一万倍。你不要不要我啊,小六这些年跟在你身边伴读,一直忠心耿耿,全无二意,就算赴汤蹈火也万死不辞。你要是真不要我了,我,我这活着也没意思了,我不要去外府啊,不如死了算了,我这就……”小六带着哭腔,假装要自杀的模样。

    “行了,行了,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算什么熊样,一点都没跟在我身边的范儿,这些年你也是白跟了,尽给本少爷丢人,以后少说废话,多学着点儿。”俊美少年抬手打断了小六的话,开始注视起手中的白玉葫芦。

    “啊,小少爷,你要我啦?”小六兴高采烈地说道,脸变得比谁都快。

    “嗯。”俊美少年没理会他,继续研究手中的玩意儿。

    “你确定?”

    “你丫废话怎那么多?”俊美少年抬手要揍人的样子。

    “哈哈,我就知道小少爷不会不要我的,小少爷怎么会是那种负心汉呢?”小六神气起来,脸上完全没有刚才的愁苦,真是换脸比翻书还快。

    “大晚上的说啥梦话呢?什么负心汉?说话仔细点,小心打残你个小鬼头。”俊美少年顺手在小六脑壳上重重敲了一下。

    “哎哟……”小六故意虚张声势,随即凑过头来一起看俊美少年手中的白玉葫芦。“我说小少爷,你怎么突然对这个不老泉有兴趣啊?这不老泉除了可以永驻青春,也没听说有什么别的功效啊。咱要是修炼突破身识,照样也是容颜不老啊。”

    “让你在六十岁才突破身识,你看老不老?要是一个大美人也这样,身材容貌定格在六十岁,那多惨不忍睹啊。有这不老泉就不同了,喝了以后就算是老奶奶也会变成小妹妹,多么让人愉快的事情啊。不过,太早服用的话,比如小孩,喝了以后身体就定格在儿童身形了,这也会失去许多大人的乐趣的。”俊美少年狡黠地说道。

    “那这么说的话,这不老泉,除了对女人还有点好处,其他也没什么大用处。你看咱们的各位大人,许多身识都觉醒得很早,可也特意把自己弄得符合自己身份年龄的样子呢。”小六一听便觉得这东西其实也就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你懂什么,咱家那些老头,是为了所谓的辈分伦常,所以每个人才都几副面孔。但是你知道吗?如果以这不老泉作为药引,加上千年火云果和坤土社稷树的根进行炼祭,最后再吹上碧玉芭蕉叶扇出来的风,就能构成风、火、水、土四大和合,最后练成四大和合丹,服用了以后,就可以跳过突破身识,还不用等到五识大圆满就练成外凡灵体,厉害吧?”俊美少年向小六介绍道。

    “哇,原来小少爷你前面都是依计行事!小少爷你实在太厉害了!我对你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小六又开始拍马屁。

    “你少来这套!”俊美少年明显不受用,把小六一手推开。

    “可是,这四大和合丹虽然稀有,但是咱家也不是没有这类丹药,凭小少爷在家族的地位,自然所有资源都会用在你身上的,要什么有什么,何必这样自己冒险一个个去收集炼制呢?”小六托着下巴,眼睛盯着白玉葫芦,感到不理解。

    “在突破到意应境之前,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修炼资源倾斜。再说了,我为自己准备,别人也就不会说我闲话。到时候我提前修成外凡灵体,也好震震他们一番,我很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喂,我告诉你啊,你嘴巴严实点,别先给我说出去,听见没有?!”

    “嗯嗯,我小六的口风那可是咱家最严实的,小少爷你就一万个放心好了。”小六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嗯。”

    “小少爷……”

    “嗯?”

    “我突然好崇拜你啊,搞了那么多的事,居然没有一点事。”

    “废话!”俊美少年踹了小六一脚,随即手脚挥舞打了一套拳。

    “你也不想想你少爷我是谁,我可是气宇不凡、潇洒不羁、来者不拒、借过不还的第一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