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70章 猎物
    时间很快过去了两天。

    一路上,江白云中和舟济身上的符器不停闪动,学徒们的积分噌噌噌往上飚,连花雨、连雪雨姐妹和河池真悟稳占总榜排名前三。江白云中和舟济在分榜中排名不算靠后,这两天二人一共捕杀了两只血狮兽、一头蚩牛和一只尸隼,加上第一夜击杀的赤血花蛇,由于猎物级别高,两人平分了积分,排名在分榜中也居于上游。

    江白云中和舟济一路向留痕坳加速前进。

    南麓营地,卡都望着明亮的天空,伸了一个大懒腰,这才在翻了几天白眼的营地管理者们的目送下进山捕猎。卡都速度极快,双脚像踏着风雷,很快便深入山林,凭借猎杀的一头二尾灵狐,积分很快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随后,卡都的积分排名刷刷上升,不仅很快赶超了新人榜排名第一的莫奈,在总榜中都直追了上来,现处于十五名上下。排名飞速上升让许多人侧目不已,许多老学徒都隐隐感受到了来自卡都的压力。

    公子霜和秋月白等人,此刻正往寂漠岭的方向前进。和江白云中一样,公子霜目标也明确,对短期内的总体排名不甚关心,他坚信只要顺利抵达目的地,便能连本带利地全都扳过来。虽说对自己的排名不关心,但在许多看似不经意的瞬间,公子霜总对江白云中的排名多看几眼,明显心中暗暗较着劲儿。

    而之前总榜呼声最高的九五子,此刻正在和一头朝天犀激战,朝天犀的体型足有两人高大,九五子两把巨斧挥洒自如,看起来游刃有余;连花雨、连雪雨姐妹一卵双生,二人对战四臂石猴,外貌衣着相同,行动一致,配合无间,对战起来犹如分身之术,也是所向披靡;公子孔童手握一条流星索,金丝软索在他手中犹如灵蛇,速度快且精准,一只正准备飞逃的食人鹰就这样被流星索扣住了脖子,硬是从半空中被扯下来。无等子、公子海树、赤日、河池真悟等人,散落在呼尔贝伦山脉南麓各地,都在搜捕各自的猎物。

    大家的积分都不停地往上涨,各分榜与总榜的排名位次也是此起彼伏。当然,拦路劫货的勾当也时有发生,江白云中就碰上过一遭。途中遇到上果落和雨中山组成的一个五人团队,老人仗着自己人多力量大,就在江白云中捕杀猎物后直接抢夺了胜利成果,二人寡不敌众,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为他人作了嫁衣裳,舟济为此事还岔岔不平了许久。

    第三天傍晚,符器提示,一个学徒牺牲了……

    在最没经验、最猝不及防的第一个夜晚,学徒都没有出现死亡意外,大家的神经虽然依旧警惕,但对死亡的警惕却似乎已经有所放松了。新人学徒的死亡,对所有学徒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冲击,这是他们第一次身在其中地直面死亡的威胁,原以为遥不可及的事情,瞬间就杀到了自己眼前。大家精神压力很大,因为下一个,说不准就是自己。

    战争的残酷,他们终于感同身受。

    “云中,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啊?角马可不是马啊,排名非常高的猛兽,我们应付得来吗?今天知道蓝黛死了,我到现在还震惊呢。那个蓝黛我认识,跟她说过几回话,小小的一个姑娘,平时总爱笑,没想到说没就没了。”

    舟济用小刀削着树枝,正在搭建掩护陷阱。天色已晚,二人正准备安顿过夜。几天下来,大家体力消耗巨大,休息和保存精力非常重要。

    江白云中在一处空旷地面生火,准备烤兽肉充饥。

    “你怕了吗?”江白云中不答先问,随后不停地给火种吹气,树叶先燃烧,很快柴堆里便浓烟滚滚,江白云中轻咳了几声。

    “怕确实是有点怕,但也不是特怕。要不咱们也不要去猎杀什么角马了,直接找一些落单的弱小的,抢了他们的积分得了,多省事儿。”舟济硬挤出无赖的笑容。

    “你就这点出息啊?”

    江白云中白了他一眼,随后顺手将一支串了兽肉的生肉串递过去。舟济接过生肉串,随即也在江白云中身边坐了下来。火堆里的火苗已经串得老高,充满水分的树叶在烈火的炙烧中发出一声声爆响。

    “我就跟你开个玩笑,我们乌木家族的人是不屑于这种做派的,要是被我家老爷子知道我当强盗了,非剁了我的手不可。”舟济咧嘴笑了笑,伸手将生肉串放在火焰上。

    “我想起了我的父亲。”江白云中突然说道。

    舟济有些意外,不知江白云中为什么此时说起自己的父亲,但回想人在险境,自然首先想到亲人,便“哦”的一声,等江白云中继续说下去。

    “我父亲是非常正直豪爽的一个人,自我记事起,他就是我的楷模和榜样。余庆宗族很弱小,我家就在狮子江边上。我父亲,我父亲的父亲,一直往上,都是狮子江上的船夫。但在我来祭祀场之前,我父亲就已经被宗族安排出海航行了。”江白云中也将手中的肉串放进了火里,火光将他的小脸映照得彤红。

    “出海?那岂不是很危险?”舟济一直以为江白云中的父亲只是一个渡江的船夫。

    江白云中点点头,眼睛看着火焰,脸上没有表情。

    “每次听祭祀场的人说夜叉又怎么怎么样,我就会马上想到我父亲,一想着他和其他族人在大海中孤立无援地漂泊,我的心就纠着疼,我完全不敢想象后面可能会发生什么。然后我又想起我母亲,还有我的太爷爷。舟济你知道吗?我根本不敢想象。”

    舟济默默地看着江白云中,没有说话,只是抽出一只手在江白云中肩上拍了拍。

    江白云中转头回以一个浅笑。

    在舟济眼里,对面火光下的少年,一如既往的俊朗,但精致的五官中,还有一丝东西别的东西,舟济感受得到,却说不出来。

    “我没事。”江白云中说道。

    “舟济,你知道我最渴望什么吗?”江白云中翻转着手中的肉串。肉串在烈火的烧烤下滋滋作响,香油不停地往外冒,油水滴在火堆里,又发出一声爆破,串起一条火苗。

    “我想变得更强,越强越好。我想尽快学成本领,这样我就尽早回到狮子江,去保护我的家人,我可以代替我父亲出海,还可以保护其他族人,要是见到夜叉,我就见一个杀一个!”江白云中的眼睛闪烁着精光。

    “舟济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害怕时间不够,我太爷爷年纪已经非常高了,这两年身体已经没以前硬朗,而我父亲出海的每一天都在面临着危险,我好怕我来不及!我好怕他们等不及!”江白云中眼睛突然闪过一丝暗淡的忧伤。

    舟济出身世家,大公子哥的他哪里会有这样的经历体会,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着什么,所以他只好说:“我看这肉也应该熟了,你先吃吧。”舟济眼神里看得出关爱。江白云中正伸手接,但肉串又被拿了回去。舟济突然说:“也不知道熟了没,我先帮你尝一口。”舟济随即把肉串送到自己嘴边,直接在边角部位撕了一口,烫得直哈热气。

    “熟了,给你吧。”舟济把手中的肉串递了过去,嘴巴还在嚼动。

    “谢谢了,还是你自己留着吃吧。”江白云中看了眼舟济手中的肉串,随后也把自己烤的肉靠近嘴巴吹了吹,然后咬了一口。

    “我从小都是被家人逼着做这个做那个,虽然生活优渥,但是我却很不开心。你知道吗?当年就是他们把我架着去参加天灵大会的。我那时在心里默默祷告祖先,让祖先保佑我没有慧根,这样回去可以继续当个普我还在通灵法堂大闹了一场,老爷子整个老脸都绿了,头发直接冒烟。”舟济说到这里不由得笑起来。

    “虽然从小我就一直讨厌老爷子,一直和他唱对台戏,经常在家族里捣蛋,故意惹他闹心,但是现在我也挺想他的,毕竟他们是我们的亲人,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全心全意对我们好的人。所以,云中,虽然我无法对你说的事情感同身受,但这不意味着我不能理解。我只想让你知道,作为你的朋友,我会真心实意地待你,只要你需要我,只要我力所能及,我就义无反顾!”

    “嗯。还想吃吗?要不再烤两串?”江白云中咧开嘴,眼睛有些湿润。

    “好啊,我都快饿死了,一串塞喉咙都不够,我一个人就要再吃三四串,这蚩牛的肉真带劲,味道真好,我喜欢。”舟济恢复了一往帅痞的形象。

    气氛一下便回到了之前的样子。两人烧烧烤烤,滔滔不绝,吃饱喝足。

    柴火烧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堆红彤彤的火炭。天色也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江白云中站起身,随后又找来一枝大树枝,将炭火埋在了地下,开始准备调理休息。

    “今晚继续轮流守夜,上半夜你来,下半夜我来。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抵达留痕坳了。”江白云中随即跃上了一棵大树,很快便躺了下去,稍微调整了睡姿,便眯上了眼睛。经过第一夜,二人不敢再放松,所以都是轮流值夜,值守的时候就顺带修炼法门。

    “对了,之前你不是问,我们和赤血花蛇到底谁是谁嘛?”江白云中把手叉在后脑勺,眯着眼睛说道。

    “是啊。”舟济抬头望着树上的人。

    “我觉得吧,其实我们和赤血花蛇都一样,大家都是猎物,所有人,包括虫鱼鸟兽,都被生老病死玩弄于股掌之间。像赤血花蛇,或者蓝黛,说到根本,还是被死亡所捕杀,只是假借他手罢了。在死亡面前,大家都是猎物,你说是不是?

    “但是你想啊,赤血花蛇把我们当猎物,最后却成了我们的猎物。那么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能把生老病死当成自己的猎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