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69章 捕猎者
    虫鸣声此起彼伏,森林里光影婆娑,月光如练。

    江白云中和舟济找了一棵空心的千年老树,两人在树洞里蜗着。第一次在野外过夜,两人兴奋不已,开始一阵瞎聊胡扯,直到很晚才迷迷糊糊地闭上眼。

    下半夜,江白云中腰间的符器突然动了一下,开始他还没注意,迷糊中江白云中猛一回神,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符器响动,说明当下有人捕杀到猎物,被符器即时记录了。这是进入南麓以来,符器第一次响动,只要有学徒捕杀到猎物,沾了兽血的符器就会自动在所有学徒的符器间发生联动感应,并记录捕猎者的名字、获得的积分,还有排名。

    捕猎得分本理所当然,可时间是露重更深的下半夜!

    既然此刻符器响动,说明刚刚就有学徒正在与禽兽搏斗,并顺利捕杀了禽兽。而按照江白云中的推测,第一个晚上,学徒们大概都会先找个地方休息,等第二天白天了再继续,所以眼前的情况大概不是学徒还在主动捕杀禽兽,而是禽兽开始捕杀学徒了!禽兽们昼伏夜出,正在把握下半夜学徒们熟睡的时机,开始行动。

    江白云中轻轻地摇了一下舟济的膝盖,舟济顺手一挪开,又侧身睡了过去,嘴里还发出吞口水的声音。江白云中轻骂了一句,又开始拍舟济的脚。

    “喂,起来!快醒醒,有事发生了!”江白云中压着嗓子说道。

    “别闹了,三更半夜的,别打扰我睡觉。”舟济又挪动了一下身子,看样子已经开始进入较深层次的睡眠。

    “臭小子,还睡个毛,小心畜生把你吃了!”江白云中往舟济的大腿上用力一掐,舟济哎哟一声,脸色顿时也难看起来,睡眼惺忪地正想开口破骂,可嘴巴正准备张开就马上被江白云中一把捂住。舟济唔唔地想挣开,睡意一下子就没了。

    “安静点!有事情发生了。”江白云中见舟济醒了神,便松开了手。

    “你干嘛呢?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啊?”舟济小声骂道。

    “符器响了,刚一个叫霍毕托的人,捕杀了一头剑齿虎。”江白云中拿出了符器。

    舟济拿过符器一看果真如此,心里也猜出了大概。“霍毕托我认识,他是上一届的学徒,来自庚火世家,现在正在刀术院跟白马大人学刀术。”舟济小声说道。就在还给江白云中的瞬间,符器突然又震动了一下,舟济被吓了一跳,符器差点都甩飞了出去。江白云中连忙抢接了过来,略一感应,抬头对舟济说:“连花雨刚也捕杀了一只血狮兽。”

    经过一天的跋涉,江白云中和舟济算起来可比一般的学徒要更深入山林一些,凶险处境自然不言而喻。此刻两人睡意全无,脸色凝重,只等着太阳快点出来。身在荒山野岭,稍有闪失便成了孤魂野鬼,所以二人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幸亏是打起了精神,一条颜色鲜艳的花斑大蛇腰身足有水桶般大小,此刻正缠绕在这棵千年老树的树枝上,睁着血红色的眼睛,吐着蛇信子,对着树洞中的两个人蛇视眈眈。以这条大蛇的身形体量,大概一口便能将一人吞下。

    大蛇正慢慢地向猎物靠近,光滑的蛇皮在树枝上流畅滑动,竟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可见这是一条捕猎经验丰富的老手。很快,花斑大蛇便顺着树干来到江白云中和舟济的头顶上。树洞里一片漆黑,花斑大蛇的身形在树洞上空移动也不会留下任何投影,蛇信子不停地在蛇嘴里进进出出。大蛇弯曲调整着身子,它正在把握一个最佳的时机,要一口便将其中一个猎物生吞活剥!

    突然,舟济一把拉起江白云中的手,然后拼命地往树洞外跑。江白云中还没弄清楚情况,便被拖了出来。等他回头一看的时候,一条身长将近十米,腰身有水桶般大小的花斑大蛇,也紧跟地冲了出来。江白云中吓得瞠目结舌,舟济站在江白云中身后,也喘着大气,看着花斑大蛇骂了一句粗口。

    “是赤血花蛇!”江白云中很快认出了大蛇品种。“你是怎么察觉到它的?”江白云中盯着赤血花蛇,作出了战斗的准备。

    “我闻到了它的臭味。”舟济喘着气,“刚我闻到一股腥臭味,离我们越来越近,我猜测是有凶禽猛兽在靠近我们,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以只好先拖着你跑出来再说。”舟济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赤血花蛇的一举一动。

    舟济在五根修炼中,鼻根修炼最有天赋,所以嗅觉远比常人要更灵敏得多,这才察觉到了赤血花蛇微乎其微的蛇腥味。

    “既然送上门,我们就不要客气了。”舟济随即拔出了一把黑色长剑。

    “好,小心点!”江白云中随即也拔起了长弓。

    两方陷入一种相互对峙的状态,赤血花蛇挺立着高高的头颅,出乎意料的没有选择马上发起攻击,而是蜿蜒着身躯在地面上来回游动,显然它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在过去长久的岁月里,深入山林的人类,就像其他禽兽一样,是它腹中的饱食,令它记忆深刻的是人肉鲜美的味道,而眼前的对峙只是让它感到好奇,因为猎物没有像其他人类一样惊慌无措、瘫倒在地。所以它也在观察,这是一种捕猎者玩弄猎物常见的姿态。

    咻的一声,江白云中先发制蛇,一箭射在赤血花蛇的蛇颈位置。

    大虫嘶的一声大叫,张着瘆人的血盆大口便向江白云中飞扑过来,速度之快让二人咂舌。

    “小心它的嘴巴,嘴巴会射出毒液。”舟济喊道,提剑便劈向赤血花蛇的伤口。

    江白云中侧身一避跳开,与赤血花蛇拉开了距离。移动着《身足如意》的步法,江白云中躲避起来倒也轻松容易,只是距离过近,《不二箭》弓术这种远距离攻击奥术使用起来确实捉襟见肘,几乎无用武之地。赤血花蛇虽然连续中了舟济数剑,但并未伤及根本,肚皮一缩,继续扑向江白云中。

    “这大虫离我太近,我根本无法开弓,得想个办法让我脱身才行啊。”江白云中移动着步法,对舟济喊道。

    “我也纳闷,我一直劈它,它怎么还一直缠着你不放呢。”舟济猛地在赤血花蛇的伤口上用尽全力一刺,随即剑身翻转又是一挖,疼得大蛇嘶叫不已。

    大蛇回头对着舟济大嘴一张,就在蛇口空心前齿里的尖端位置,一股晶莹的液体随即喷射而出。舟济本已有提防,迅速移动《身足如意》的步法,巧妙地躲避了过去。大蛇见蛇毒没有凑效,并未继续攻击,而是回头又杀向江白云中,俨然把后者当成了主要的敌手。

    两人同时暗骂了一声,随后又是一逃一追开来。

    “快用剑插住它的尾巴,把它钉在地上。”

    江白云中急中生智,忙吩咐舟济配合。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灵感,他竟把手中的长弓当成一把木棍,随手对着赤血花蛇的脑袋便是用力一挥。江白云中一识修士的修为,而那赤血花蛇尚未觉醒妖力、没有结成妖丹,自然也称不上妖兽,这一击,顿时便头昏脑涨,眼冒金星,若不是仗着肉身强横,这一怕被拍死也有可能。

    就在大虫稍稍恍惚之间,舟济纵身一跃,一把长剑刺破蛇麟,进而贯穿赤血花蛇的尾巴骨肉,最后深深地插在坚硬的土地里。

    一声嘶鸣响彻山林!

    被钉住的赤血花蛇甩动着硕长的身躯,不停地拍在地面上,一声声砰响在寂静的山林中回荡。大蛇身躯庞大,力量相当惊人,一把长剑怎可能将它困住?很快长剑便被大蛇拔起,半空的蛇尾上,插着一把长剑,景象诡异万分。舟济见状大惊,失去手中长剑,自然不敢再近身相搏。赤血花蛇脱困的短暂时间,已经为江白云中的抽身赢得了机会,此刻的他,已经离赤血花蛇足有数米之距了。

    砰的第一声,一把木箭射中赤血花蛇的左眼,大蛇又发出一声厉鸣!

    砰的又一声,赤血花蛇的右眼已然也钉住一把木箭,两只木箭插在大蛇的一双眼睛上,两个窟窿里血肉模糊,深红色的蛇血溅在一地。双目失明的赤血花蛇,就像一条无头的蚯蚓,痛苦地在地上蹦跳不停,蛇尾上的力量极大,拍到树木上,树木便随即被摧残。

    现场灰尘滚滚,混乱不堪。

    只见江白云中抬手拉了一个满弓,箭矢瞄准大蛇嘴巴,一把木箭经过蛇嘴,瞬间就穿过了蛇的后脑。赤血花蛇崩然一声倒下,终于断了最后一口气!蛇血顺着箭矢流了出来,很快便把这片土地染成鲜红,场面妖异的很。

    “总算把赤血花蛇干掉了,合作愉快哈!”舟济拔出蛇尾上的长剑,又将长剑上的蛇血,在赤血花蛇的尸体上擦了擦。

    “幸亏有你的狗鼻子,否则我们就在树洞里被吃了,哈哈。”江白云中

    “幸亏你钉住蛇尾给我赢得了时间,不然跟它一直耗着,我们可耗不起。”江白云中谈不上有胜利的喜悦,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杀生,一杀就是这样的庞然大物,望着血泊中的赤血花蛇,江白云中心里五味杂陈。就当是为民除害吧,江白云中默默告诉自己,眼睛一下便恢复了清明。

    “那是,有我这样神一般的队友,感觉很不错吧?”舟济嘴巴往上咧。

    “是啊,有你这样的狗鼻子还真是不错啊。”江白云中哈哈笑起来。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打死你!”舟济随即开始追赶江白云中。两人嬉嬉闹闹起来,隔了好一会儿才消停,第一次真刀实枪地捕杀猎物,两人都既紧张又兴奋,于是竟对着赤血花蛇发呆。

    “云中,你说奇怪不奇怪?”舟济搂着江白云中的肩膀问。

    “什么?”江白云中看着赤血花蛇的尸体。

    “明明我们是捕猎者,可我们却被赤血花蛇当成了猎物。可最后赤血花蛇却死在我们手下,成了我们的猎物,你说我们和赤血花蛇,到底谁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