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68章 呼尔贝伦山脉
    术院的队伍在呼尔贝伦上南麓一角扎了营,次日清晨,阳光刚从树林上升起,学徒们便都根据术院发放的地图和猛兽摘录,分头行动去了。一些人,为了安全起见,更是组成了临时小队伍,共同猎杀猛兽,最后平分绩点。

    江白云中在舟济的邀请下,也与他组成了二人的团队。

    呼尔贝伦山脉,位处额尔德纳部落与暗云部落交界中间,山脉绵长,栖息着无数的凶禽猛兽。若论整个山脉,其面积不知多少倍于额尔德纳和暗云的总和,之所以断隔两个部落,是由于山脉走向的原因,若从上往下看,隔离两个部落的山脉部分,只是整个山脉外延的一段小尾巴,额尔德纳和暗云部落,恰好就生活繁衍在这一小段山麓的南边和北边。至于呼尔贝伦山脉的深山主体,由于凶禽恶兽众多,并且雾瘴沉迷,危机重重,甚至还传言有高阶妖兽妖禽,所以额尔德纳人还从未深入过。

    就在靠近山麓的地方,时不时也有禽兽下山伤人。因此,这次试炼,一是历练学徒厮杀经验,二也是捕杀驱逐禽兽,为民除害,算是一举二得。

    “云中,你说我们先往哪儿走?”舟济看着手中的地图,条条线路交错,一时无所选择。

    “这里。”江白云中指着地图中的一个位置。

    “这么远啊,为什么选择这里呢?”舟济有些不解。留痕坳,呼尔贝伦山脉南麓较深的一处地方,几乎接近本次试炼划定的黄线了。

    “比较近的距离,我猜大多数学徒都会先去,大家都是逐渐深入,我们避开他们,直接去深处捕猎。再说,外围的禽兽自然稀少,并且绩点较低,跟他们在低层次争夺猎物没意思。我们集中精力捕猎大的。”江白云中看着舟济认真说道,舟济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而且你知道吗?我选择的这个地方,留痕坳,有什么猎物吗?”江白云中饶有心思地问道。

    “有什么?”舟济紧接着问。

    “是角马。”江白云中白了舟济一眼。

    舟济连忙翻起了禽兽摘录,找到了角马的资料。角马,头长黑色螺旋独角,白身,有蓝紫色鬃毛和血红色眼睛,性格凶残,特别是奔跑速度奇快,是本次试炼高积点的禽兽之一,根据摘录,大致的活动范围就在留痕坳周围。此外,角马独角能解奇毒,捕杀角马后取其独角,还能额外兑换高额的功绩点,江白云中是打算一石二鸟。

    “行不行啊?这可是角马耶,在我们的家族,角马都是凶名远播,我们一上手就这么高端,冒进了些吧?”舟济看着江白云中,额头故意皱出了几条深纹。

    “你不行你就自个儿跟那些学徒在外围瞎忙,我自己去。只要我捕杀一头角马,等于你在外围捕杀十几二十头普通猎物。”江白云中笑道,一副不去拉倒的表情。

    “喂,江白云中,你什么意思嘛?刚组建了队伍,还没开始就准备散伙,你这人也忒差劲了吧。”舟济其实也不是真怕了那角马,出身于乌木这样的强大宗族的嫡系世家,舟济本身也瞩目耀眼,资质修为等都可圈可点。

    江白云中大笑了起来,然后一把搂住舟济的肩膀,直接就带着舟济往前走。“不想散伙就跟我走。你就放心好了,走啦,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再说了,从这到留痕坳不是也还要两三天的路程吧,沿路我们肯定也会遇到飞禽走兽,自然也会拿来练练手,这样至少也比跟那帮人在外围争抢猎物好得多,你说是不是?”

    “那你干嘛不早说呢?我就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喂,你说就说,干嘛捏我脸!”

    “捏一下又怎么着啦……”

    江白云中自然心思缜密,但计划不谋而合的也有人在。在赌榜总榜排名前十的学徒也都有明确的猎物目标,并锁定相关区域,直奔目标而去,有些更是选择了单独行动。

    公子霜望着江白云中和舟济绝尘而去,回头对着三个队友说道:“我们出发吧。”身边除了高鞍和午子葛,还有一个陌生学徒。高鞍和午子葛对陌生学徒也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可见此人也是身份尊贵。

    陌生学徒名为秋月白,是比公子霜大一届的学徒,在赌榜届别分榜中排名第三。秋月白与公子霜一样来自戍风家族,年纪比公子霜长几岁,只是家族里也是尊卑有别,秋月白为庶出旁系之子,而公子霜为嫡系子弟,且有公子称号,所以尽管秋月白比公子霜年长,且更早进入祭祀场,但看如今的形势,却是以公子霜为大。

    赌榜中的连花雨连雪雨姐妹,还有九五子、公子孔童、无等子、河池真悟等热门也都一一出发了,除了连花雨连雪雨姐妹,其他人都是单枪匹马,强者一般相信自己并且不喜欢累赘。很快,术院的学徒便都杀入山林,开始寻找猎物,只有一个人一直迟迟不动,并且也没有很快启动的迹象,那就是卡都——一个进入总榜前十的新人学徒。

    按照卡都的说法:试炼不是还有七天嘛?时间还早着呢,先好好休息几天再说……

    江白云中和舟济在山林里穿梭,一路虽也遇上过一些鸟兽,但都是无害的良禽益兽,不在本次试炼的禽兽摘录名单内。舟济本来紧绷着精神,准备和禽兽大干一场,奈何两人穿梭了一日,仍然不见摘录上的对象,舟济忍不住发起来了牢骚。

    “还说什么不和学徒们争外围呢?这外围连根鸡毛都没有,害我提了一整天精神。”舟济拿着一根树丫,正在无聊地拍甩着野草。

    “是啊,还真是出乎我意料呢,我是料想外围凶禽恶兽肯定少,可是也没想到过了一天,符器居然没有任何响应,所有人都没有任何收获。”学徒们每人手上都有一个符器,若是有人猎杀了禽兽摘录中的凶禽猛兽,符器便会响动,并按积分自动排名。

    “不过我告诉你啊,你还是必须得提起十二分精神,这里毕竟不是祭祀场,我们随时都可能会遇到危险,不能有丝毫放松。”江白云中一边走一边说道。

    “咳,看这形势,我觉得这两天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戏,我们还是专心奔向留痕坳得了。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我们得先找个地方过夜。”

    “早上是谁说要先低端走起的哈?直接奔向留痕坳会不会太冒进了啊?”江白云中不忘调侃。

    “喂,你有完没完啊,今天你都说了多少遍了?”舟济往江白云中屁股踹了一脚。

    “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在叨叨,还怪我说呢。”江白云中拍了拍裤子。

    舟济还想继续反驳,却被江白云中截住:

    “好啦,你不是在叨叨,你是在寻找猎物,你是在为我们的积分殚精竭虑。”江白云中勾上舟济的肩膀。

    “本来就是嘛。”舟济歪了歪脖子。

    “是的,是的。”江白云中又将话截住。

    “眼下,还真得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了。”江白云中望着树林上的天空说道。

    晚霞已将天空映成血色,红彤彤的火烧云,像是变换着不同的形状,在天边翻滚。一群大雁正排成人字形,往呼尔贝伦山脉深处飞去。树林里开始变得阴暗,地面因为树枝树叶的投影,成了一片斑驳。一阵风吹过,树影摇动,地上的树叶沙沙作响。虫鸣声响起,森林里显得更加静谧,这是呼尔贝伦山脉重复了无数岁月的再普通不过的夜晚。

    黑暗慢慢将森林吞没。

    一双双兽眼,像红灯笼,开始在夜色中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