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67章 术院试炼开始
    “这次的学徒试炼,都安排得怎么样了?”丹寒大祭司对着眼下的三位协理问道。祭殿上的三足巨鼎依旧烈火熊熊,把大家脸色映照得红润,偶尔蹦出的火花爆破雀跃的声息,小火星像烟花般绽放,转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启禀大祭司,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就等三日后宣布正式开始。”白玉协理拱手回答。术院的最高主事是丹寒大祭司,在术院各司掌事之上,设有二位协理,协助大祭司处理术院的日常工作。

    “试炼所在的呼尔贝伦山脉,之前已经全面摸了底,大规模的群居凶兽都已经进行了驱赶。此外,我们也圈定了试炼的范围,确保学徒们不会误入山脉禁区。只要学徒遵从试炼规则,一般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此外,本次试炼的各项物品、奖励等,也已提前准备完毕了。”巫善协理补充说道。

    “很好。现在大敌当前,祭祀场和部落正面临严峻考验,今年举行试炼,正是要让他们也提前感受战争的残酷现实。特别是最近的两三届学徒,慧根大多不错,许多都是可塑之才,我相信经过这次生死搏杀,能加速他们的成长。古语云,凤凰浴火重生,我相信他们会脱胎换骨。”丹寒大祭司望着火光,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们会明白大祭司的良苦用心的。”白石巫祝说道。

    二位协理汇报完试炼的相关安排后,便都退了下去。

    飞风巫祝说道:“云中也报名参加这次试炼,毕竟是外出试炼,而且呼尔贝伦山脉北麓便是暗云部落,这样会不会有些危险?”

    江白云中通过修炼《耳根圆通章》觉醒耳识后,对飞风巫祝的触动最大。本已是五识修士的飞风巫祝,在江白云中的启迪下,正在以《耳根圆通章》为基础,重新洗涤眼耳鼻舌身五根,近期进步神速,有望修成五识大圆满,成为额尔德纳部落又一位成就者。由此,飞风巫祝对江白云中格外疼爱。

    “这次试炼圈定在呼尔贝伦山脉的南麓,并设定了界限,云中已经是一识修士,相信只要不遇上兽群,自保应是无虞。”丹寒大祭司回答道,随后回头又对着擎苍巫祝说:“擎苍,你怎么看?”

    擎苍巫祝想了想,“术院已经摸清南麓没有妖兽,若是对付一般的禽兽,凭借云中一识修士的法力,还有《不二箭》第一层、《身足如意》第二层境界的修为,应对起来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擎苍巫祝分析道。

    “不怕一万,就怕有个万一呢,我们可冒不起这个险啊。”

    飞风巫祝眉头蹙了蹙,还是有些担忧。

    “飞风,你此言就差矣了。所谓玉不琢,不成器,云中也不能一直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被保护得严严实实,多一些历练,对他是大有益处的,我觉得没什么不放心的。擎苍老弟啊,没想到这小子悟性居然这么好,《不二箭》和《身足如意》都小有成绩了,哈哈。”千凡子巫祝啜了一口酒,半眯着眼睛对擎苍巫祝笑道。

    “是啊,风尘和逐星都称赞云中悟性奇高,是不可多得的修炼奇才。眼见他这阵势,眼识的觉醒也是朝夕之间的了,哈哈。”擎苍巫祝抚着胡子笑道。

    “这么快啊,那我可得费点劲,让他的鼻识也尽快觉醒才是,我可不能落了个最后。”千凡子巫祝顶着一个红色的酒渣鼻。睁着圆鼓鼓的小眼睛,很认真地说道。但在其他巫祝的眼里,他却像是在说醉话。

    “就凭你?整天喝得昏头转向的,还说要教徒弟呢,哪天你不醉酒掉沟里,害得云中去搭救你就已经是万幸了,他还指望你能教他鼻识识通?恐怕等他觉醒意识识通了,反过来指点你的鼻识吧。”紫真巫祝一如既然地损人。

    “我说紫真,老夫是哪一点得罪你了啊?以至于你一直这般刁难我和白石。再说了,你教导天真的舌根,他不也倒现在也还没有觉醒吗?哼……”千凡子巫祝愤愤说道。白石巫祝当做没听见,以防引火烧身。紫真巫祝正想反驳,但千凡子话锋一转。

    “白石他那是活该,大家都看他不顺眼。”

    白石巫祝一听就不乐意了。

    “可我不一样啊,”千凡子没有理会白石巫祝的满脸黑线,接着又说道:“你怎么可以针对我呢?不然咱们也学着术院的规矩赌一把,看云中是先觉醒鼻识还是舌识。”千凡子巫祝又喝了一口酒,并发出啊的一声爽叹。

    “千凡子,我咋就活该?谁看我不顺眼了?你给我好好说清楚。”白石巫祝撸起衣袖,看样子是要爆发了。

    “我就一直看你不顺眼。”千凡子迅速回应,小眼都不瞧一瞧。

    白石巫祝正想反击,可紫真巫祝抢先了话:“好啊,赌就赌,我还怕你不成?赌什么我都奉陪。”

    “我也要赌!”白石巫祝睁着眼睛对千凡子巫祝叫道。

    看着三人斗嘴,其他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跟你们说正事呢,你们却在这里瞎起什么哄啊?还能不能消停消停?好好研究一下怎么妥善保护云中才是大事。虽然历练重要,但是也没他的安全重要啊。”飞风巫祝有些无语。

    众人一听倒是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丹寒大祭司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多保全一下也是好的。只是若派人暗中保护他,在试炼中怕也是不合适,不如这样吧,智宸啊,明日你从功勋法堂里挑出两件合适的符器,由擎苍赐给云中,对外便说是雍宁宫给的吧。有符器在手,就算是遇到群兽也足以自保了。”两位巫祝拱手称是。飞风巫祝倒真想派人暗中保护江白云中,但丹寒大祭司既然这样作了安排,她也不好再多言语,心里想着也许就是自己多虑了。

    三日后,术院大讲习堂。

    所有入试的学徒都齐聚在这里,术院试炼马上就要开始。

    江白云中和舟济等人站在人群中,便不怎么显眼。相反,赌榜上其他一些热门人选,则是各有拥趸,看起来都意气风发。

    “今年的试炼,与往届相比大有不同。”白玉协理首先发话,他大手伸张,示意大家安静。

    “相信各位学徒也多有耳闻,如今夜叉时常袭击我们部落,食我族人,为我仇人,此仇不共戴天。就在前不久,法天法师率领的巡逻船在部落东北沿海与夜叉激战,救下了部落八只商船,数百条人命,并一举歼灭了来犯的十五只夜叉鬼,取得了近年来我们与夜叉斗争的最大胜利。尽管有胜战,但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依旧残酷,夜叉的数量和实力,已经探明的便强于我们,加上尚未发现的,整体数量可能远远高于我们修士的数量,一旦夜叉大举进攻,我们将有覆巢之危。”

    学徒们看着台上的白玉协理,神色凝重。

    “学徒们,”白玉协理接着说。“我们是额尔德纳的后代,部落的生死存亡,便是我等的生死存亡。往后的形势将愈加严峻,而最终的希望,将是你们。没错,部落和祭祀场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你们身上。”白玉协理情绪激昂,说话很有煽动性。学徒们开始热血沸腾,江白云中看着白玉协理,又想起常年在沿海航行的父亲,心脏像被谁紧紧攥住了一般。

    “你们是部落的希望,也是部落的未来。所以,无论是出于自保,还是保护部落,你们都应该加快成长,尽快提升修为,突破根识!”白玉协理说道。“我问你们,怎么才能让你们加快成长?”白玉协理停顿了一下,眼睛直溜溜地在讲习堂内转动。

    现场鸦雀无声,大家目光注视着白玉协理。

    “是直接参与真实的战斗!”白玉协理又顿了顿。“只有在血泊厮杀中,你们才能真正明白战争的残酷,也才能明白修炼的真谛。所以,这次的试炼将不同以往,你们当中,可能有人会流血,有人会受伤,甚至有人还会死亡。我问你们,你们怕不怕?为了你们自己,也为了以后保护你们的族人,我问你们,怕不怕?!”白玉协理掷地有声。

    学徒们都动容了,开始的时候没人回应,白玉协理英目注视着大家。突然,有一个不大的声音响起:

    “我不怕!”

    “我,我也不怕!”

    “我们不怕!我们都不怕!”

    声音陆续响起,参差不齐,大小不一,但都是学徒们真心的宣誓。

    “我再问你们,你们怕不怕!”

    “不怕!”洪亮的声音在讲习堂中回荡,这些热血的青少年,仿佛都在一瞬之间,长大成人,都将担起修士的责任,保卫自己的家园,视死如归。

    “很好!你们都是额尔德纳的脊梁,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我坚信我们一定可以战胜夜叉,保卫我们的家园!”白玉协理感到很欣慰。

    紧接着,巫善协理说道:“下面,我来讲一讲这次试炼的主要情况,还有试炼的主要规则。”

    按照巫善协理的介绍,本次比试定在呼尔贝伦山脉南麓,时限七日,学徒们以猎杀猛兽计算积分,以积分排列名次,按届别上分榜,最终确定总榜排名。巫善巫祝还给学徒们分发了地图和禽兽摘录,禽兽摘录记录相关凶禽猛兽的攻击情况、主要弱点等,并注明了不同禽兽可以兑换的相关积分。此外,每一个学徒都收到了一个可以鉴定并记录禽兽积分的四角符器——一个不入阶的临时法器,只要将击杀的禽兽鲜血滴在符器上,特制的符器便会自动识别并累计相关积分,并传送在祭祀场的分榜和总榜中进行排名。

    相关情况交代完毕,众多学徒随后便被整合带往呼尔贝伦山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