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64章 赌榜
    术院除了每年常规的比考之外,不定期还会举行一些试炼,试炼目的主要是挖掘、锤炼学徒的潜能,所以难度和规格要远比每年的各类比考高得多。由于难度大,危险性高,所以试炼不像比考,不强制所有学徒参加。

    最新的一次术院试炼很快就开始,学徒们开始蠢蠢欲动。

    由于各术馆学徒的人数极不均匀,像剑术馆、枪术馆等学徒众多,而步术馆却只有三五个,所以试炼不以术馆为单位。而且,一个学徒还可能同时修习不同奥术,进而有多重术馆身份,若是先通过术馆进行预选拔,最后再以术馆名义参加术院试炼的话,就会导致参比学徒名额严重失衡。再者,不同术馆教导的奥术各不相同,像修炼步术这样的逃命本领的,也很难跟修炼剑术这种攻击型的一比高下。因此,术馆试炼趋于量化,更关注的是学徒本身的综合实力,只要学徒有本领,就可以尽皆使出来。

    当然,祭祀场每一次举行天灵大会都有一批新的慧根学徒被送进术院学习奥术,为体现公平,试炼是按级别进行的。同时,由于学徒的资质根器各有不同,低年级的学徒综合实力未必就比高年级的学徒弱,所以,试炼存在两种排名,一是整个术院层面的总榜,还有就是针对不同年级的分榜。

    江白云中快移动着身形步法,由于速度太快,移动的身子后面还拖着一个影子。《身足如意》江白云中早已经修炼到了第一层境界,身体四肢已经非常灵敏,在桩阵中就像猿猴一般来去自如。《不二箭》奥术,江白云中已经巩固了第一层境界,短时间内怕也难有提升,加上前不久与高鞍比试中冒了头,为避开焦点,更为即将到来的术院试炼作准备,江白云中近期把在术院的主要精力放在步术中,希望能将《身足如意》提升到第二层境界,这样在术院试炼中也能发挥更大优势。

    术院中龙蛇混杂,想要在试炼中出人头地并不容易,特别是不少学徒来自部落里的修真家族,底蕴深厚,加上身上还有家族给予的各种丹药武器,实力更是不容小觑。江边云中知道这一点,所以更不得不用心。

    但江白云中不知道,学徒们的赌榜也已经开启,江白云中俨然名列榜中。按照祭祀场的传统,每次的试炼内容不尽相同,但都可通过特殊的办法量化计分,最后归入年级的分榜和术院的总榜中,并按榜中排名进行赏赐。

    “听说这次试炼,祭祀场花了很多心思,好像这次除了兑换功绩司的功绩点外,还有别的奖励。”剑术馆的学徒白珰告诉身边的同伴。

    “我也听说了,暮山掌事说现在海上的夜叉时常侵袭部落航海商船,大祭司这才命令术院举办了这次试炼,并要求加大对学徒的奖励,倾力培养后起之秀。只是不知道最后究竟是什么奖励,哈哈哈。”努尔毕嘻嘻哈哈。

    “奖励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反正我们都不会有份。上次我们参加试炼,成绩可是丢人得很,这次我都不想参加了。”白珰有点丧气的样子。

    “咳,说说而已嘛,咱拿不到奖励,看别人拿奖励也是乐,你没看那赌榜,现在已经开始炒得火热了。”努尔毕勾起白珰的肩膀,继续往剑术馆的方向走。

    “哦?今年的榜单,都有些谁呢?”白珰问道。

    “总榜前十的是九五子、公子孔童、无等子、河池真悟、连花雨连雪雨姐妹、果落、公子海树、赤日、卡都,我们这一届的前三是果落、雨中山和秋月白。”努尔比如数家珍,因为他也参与了赌榜。

    “九五子和公子孔童上次都已经拿了一二名,那么大年纪,都算得上是术院的老人了,而且还是一识修士,赖着不走,这样跟普通学徒比试算什么?就算继续拿第一,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白珰露出了鄙夷的表情,对那些在术院浸淫多年的老学徒参加试炼很是不屑。

    “是啊,我也觉得。都是修士了,还参加学徒的试炼,真是有点胜之不武了。但是没办法啊,术院的规定就是这么规定的。”努尔毕表示认同。

    “那就说明这个规定得改。”白珰愤愤说道。

    “改试炼规则?哈哈,你就别逗了,试炼的规则都订了不知道多少年,哪能说改就改的呢,这个就太难了吧。咱不说这个了,我告诉你一个有意思的。我刚说过的那个叫卡都的,你还记得吗?”努尔毕问道。

    “你刚不是说总榜前十的吗?对啊,这个名字生得很呢,是哪一个年级的?白珰问道。

    “我跟你讲,那个卡都可是新人哦。”努尔毕。

    “他原来是新人啊?新人也这么强?晕,我们这些年也真是白混了啊。”白珰有些不可思议。一个新人能冲上总榜,实力该是何等了得。

    “是啊,卡都可是今年的大热门,新人榜的榜首赌注。咱跟他怎么比呢,他可是今年天灵大会的灵种,中品上等的慧根,又来自坤土家族,底子实在太好,据说在没来祭祀场之前就已经开始修炼,所以自然实力超群了。另外,一些低年级的学徒也很厉害,像公子霜和英落,在总榜排名都是前二十呢,真是后生可畏啊,咱不服不行。”努尔毕倒不放在心上,身为下品下等慧根,能进入祭祀场学习,对他乃至于他的家族而言,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江白云中刷的一声,身子停了下来。很快,身后便追上另一道身影。

    “江白云中,还是追不上你啊,每次都比你慢。”舟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强啊,也给别人留点自信心好吗?”步术馆学徒只有五个,由于人少,大家走得近,关系都不错,其中来自乌木家族的舟济,与江白云中的关系最好。

    “上次听说你在弓术馆,把魁水家的那个胖子好好教训了一番,我听了不知道有多高兴,那个死胖子就是需要调教。只是啊,江白云中,你能不能别这么牛逼啊,连人家的玄弓都被你的普通木箭打下,说出去别人都快以为魁水家的符器全是假货咧。”舟济哈哈大笑,笑得弯下了腰。

    “我现在可后悔跟他比试了,但我也是没办法,我要是不赢他,我就得滚出弓术馆了。只是没想到,高鞍居然有符器,还玩文字游戏阴我。”江白云中回想还是觉得无奈。

    “现在你可是术院里的大红人啊,你知道吗?哈哈。”舟济调侃起来,故意作出很崇拜的表情。

    “唉,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哪是什么大红人,我才不要是什么大红人呢。”

    “这可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这已经是事实。全院的姑娘都在关注你,你知道吗?”舟济咧着嘴,一副你若不想,我还想着呢。

    “告诉你另一个事实,想知道吗?”舟济吊起江白云中的胃口。

    “关于我的吗?”江白云中问道。

    “废话!”舟济翻了白眼。

    “那你说呗。”江白云中饶有兴趣。

    “那你求我啊,或者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跑得比我快的。”舟济卖起关子。

    “爱说不说,反正我迟早也会知道的。”江白云中看了舟济一眼,似乎早把他看穿,作出准备继续练习的准备。

    “唉,你先别走嘛。我也是醉了,世界上怎么会有像你这样不解风情的人呢,我居然有你这样的朋友。”舟济拉住江白云中的手,“你听说过赌榜吗?”

    “赌榜?什么赌榜?”江白云中还是第一次听说。

    舟济做了一个鬼脸,一副我就知道你不知道的模样。

    “赌榜就是试炼中的赌局。你知道吗?在学徒们私底下的赌局中,预测你位列本年级分榜第四,总榜第三十五左右。你的排名往每上升一位,赔率就加三倍。云中,你怎么就那么厉害嘛,天灵大会那么多慧根优越的,居然让你抢到了前头。”

    舟济于是侃侃而谈,把试炼和赌榜等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江白云中。一时滔滔不绝,口沫横飞,江白云中听着听着,便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