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59章 结怨
    江白云中抬头看着木箭与玄箭一齐掉落空中,略有一点感悟,同时也有些懊恼。擎苍师傅等人一直告诫自己在术院里要警言慎行,不要出挑,他也没想到高鞍居然会拿出家族的符器,现在自己连符器都打下来,这下在弓术馆里可算是出了名了,人多口杂,在术院里估计也会开始引人注目。

    罢了,反正发生都已经发生了,眼下保住雍宁宫的颜面,继续留在弓术馆才最重要。

    “发箭吧。”江白云中重新做好了准备。

    大家齐齐把目光聚焦在高鞍身上,正等着他如何扭转形势。高鞍的优势无非就是符器,但上局玄箭已被江白云中射落,颓势已现,想要反败为胜,就得看高鞍是否还留有新招。

    “高鞍要是没有别的杀手锏,凭借江白云中的弓术,接下来的第三局,自然也是必输无疑。恐怕这次高鞍真的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学徒们看高鞍愣在原地没有开弓,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是啊,江白云中弓术高超,这高鞍是凶多吉少了。”

    “呵呵,江白云中也是低调,隐藏得真深。弓术那么厉害,最后赌注却那么低,要是我,定要好好敲高鞍那个死胖子一笔,给他点教训,哈哈。”

    “我就说高鞍不作死就不会死嘛,好端端去惹人家干嘛呢,最后还不是自讨没趣。”

    “说不定,人家魁水家族给高鞍别的符器也有可能呢,既然找人家单挑,兜里总该有点货吧,你们就看着呗。”

    事实上并没有,高鞍虽然受重视,但符器珍贵,家族并不会赐予更多。高鞍自然清楚目前的严峻局势,顿时压力山大。自己给江白云中找茬,本也只是想给江白云中一个教训,顺便替公子霜出口气,没想到江白云中弓术居然这么强,自己算是阴沟里翻了船,高鞍懊恼不已。突然,灵光一闪,高鞍顿时眉开眼笑。

    “江白云中,你可看好了,我这第三弓,可马上开始了。”

    高鞍在说“弓”字的时候有意顿了顿,语气还说重了些,最后从后背一下抽出三把玄箭,一齐扣在弓弦上。众人一看哗然,都说这胖子怎么突然就发起了三箭。按照弓术馆学徒惯性的理解,一弓就是射一箭。

    胖子也知众议沸然,于是又对着江白云中喊道:“江白云中,刚才我可跟你说明白了的,我会连发三弓,三弓三局两胜,这也是你同意的。这第三弓,我会齐发三箭,你要都射中就算你本事。”胖子一脸横肉,随着弓弦的拉紧,肥肉挤成一团,可见三箭齐发,对胖子而言相当的吃力。

    胖子言罢,三支飞箭便齐刷刷地朝着北方的方向飞刺去了,论速度、论力度、论威势自然比不上一弓单箭,但三箭齐发,各有各的轨迹,想要在转瞬即逝的时间里一一击中,难度却比单箭难上太多太多,留给江白云中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

    对方箭已发出,容不得江白云中更多思考。以三箭对三箭自然是最直截了当,也是最高效理想的方式,但目前的江白云中却做不到。三箭齐发,并一一击中目标,那已是《不二箭》第二层境界的层次了,目前的江白云中,也只是刚刚进入第一层境界而已,想要三箭齐发,几乎没有胜算。对于江白云中而言,为今之计唯有以快取胜!

    用最快的速度,连续发出三箭,并一一保持十足的威势,这样才有一丝可能。

    江白云中从进入弓术馆到现在,都从未有过像此刻这般专注且急迫的状态,思维和身体都紧绷到了极点,精神识念要保持高度专注,手脚四肢要统一协调,并且要充满爆发力,要身心一致,要又快又准,要求如此苛刻,难度可想而知。

    江白云中奋力一拉,一枚箭矢飞速射向了飞得最低的一支玄箭,手快速往后背箭囊一抽,一枚箭矢又飞速射向第二支玄箭,紧接着,江白云中立起一个弓步,又一枚箭矢射向飞得最高的玄箭。三枚箭矢追击着空中的三支玄箭,六支箭在空中划出六道优美的白色气旋,在蓝天白云下,让人有点目不暇接。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呼过瘾,对最终的结果更加期待。因为按照初定的规则,江白云中要三箭齐中才算胜出两局,否则便是输了。

    尽管高鞍耍了一个小诡计,但却没有违背游戏规则,所以就算胜之不武,江白云中也无话可说,大家都为江白云中捏了一把汗。

    嘭的一声,最低的那只玄箭率先被江白云中击落,翻转着箭翎,直接掉落,学徒们开始起哄。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另一支玄箭也被江白云中击中,高鞍满脸黑线,目瞪口呆。大家不自觉中对江白云中有了更多的期待,希望他能三箭齐中。明明只在刹那之间,但是在学徒们眼睛瞳孔里的镜象,却像是一场慢动作,一枚箭矢追逐着另一支玄箭,两者正在慢慢靠近,高潮即将来临。终于,随着又一声嘭响,最后一支玄箭也被江白云中打下。大靶场上一片欢呼,结果出人意料,江白云中胜了!

    高鞍瘫坐在地上,眼神涣散,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公子霜也感到震惊,连发三箭,分别射中三支符器玄箭,就算高鞍弓术一般,可这难度也非同小可,至少自己目前是无法做到这一步。原来是一直深藏不露,想不到弓术居然比自己还要高超许多,看来逐星大人定是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功夫。公子霜对江白云中看了几眼,然后回头瞄准目标,用尽全力把箭靶红心射出一声闷响。

    呼了一口气,江白云中放松下来,整个人不自觉的有些无力。对于这第三弓的结果,他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居然成了。江白云中心情不错,这次比试,利用强大压力对自己进行了测试,同时以后也省去了一个给自己添堵的人。

    学徒都走过来向江白云中祝贺,有些已经开始在请教江白云中问题,江白云中礼貌地回应着大家,正准备离去。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江白云中,你以为你比赢我就很厉害是吗?”胖子屁股上都是黄色土尘,可他没心情去拍扫。

    “我没觉得自己很厉害,我只希望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江白云中转身对胖子正色说道。

    “哼,我打扰你?你怎么不说说你是怎么打扰别人的?”胖子愤然喊道。

    “我打扰谁了?”江白云中感到莫名其妙。

    “你整日里粘着逐星大人,让大家接受逐星大人指导的时间变少了。这不是变相的打扰是什么?”江白云中还来不及回应,胖子接着又喊道:“公子霜来自戍风家族,逐星大人是公子霜的长辈,就是你,不仅害得我们接受指导的时间少了,就连公子霜接受指导的时间也少了,你还有把公子霜放在眼里吗!”

    公子霜听见高鞍把自己拉下水,眉头一皱。

    “大家都是同馆学徒,地位平等,都应该相互尊重。只有你,才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把人区分三六九等,放在眼中。”江白云中的意思是说,同学之间相交真诚相待。

    “好啊,江白云中,你果真没把公子霜放在眼里,是不是戍风家族你也不放在眼里!”胖子越发无赖起来了。

    公子霜离人群有些距离,人多眼杂,他听到江白云中说着什么,但没有听清,而高鞍大声重复的一句“你果真没把公子霜放在眼里”,却是听清了。公子霜轻笑,没把我放在眼里?只是小有成绩就这么张狂?那好啊,以后走着瞧。

    紧接着,一枚箭矢射在箭靶上,比以往射得更入靶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