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58章 比试
    胖子挑战江白云中,自然是对对方的实力有基本的判断,更是对自己的准备有些底气。从客观上讲,《不二箭》的修炼难度极大,就算是术院里弓术最好的逐星法士,目前的水平也只在第二层境界,尚未达到大成。江白云中修炼不过数年,实力自然有限。箭中飞矢是《不二箭》第一层的标志,江白云中就算能偶尔射中飞盘,也必定追不上自己的飞箭,毕竟飞盘是在预制的轨迹内重复投放,而飞箭却飘忽不定,江白云中运气不可能那么好。

    另一方面,胖子从家族带有一把下品符器的玄弓,射出的箭矢,速度奇快,并且力道凶猛,江白云中连符器都少见,更别提击中玄箭了。

    二人来到弓术馆最大的那个靶场,黝黑色的玄铁大弓一如既往悬挂在台墩上,看起来煞气腾腾。蓝天白云下,靶场显得很空旷,台墩上的旗帜随风飘舞,划出啪啪的声音。弓术馆学徒甚少,比不上剑术馆等人员众多,像今天这样的比试,在弓术馆里还真是很少发生。周边的学徒图个新鲜,大多也都跟着围了过来,准备看二人比拼。

    “你说他们两个谁能赢呢?”一个学徒问另一个学徒。

    “谁知道呢,江白云中一直都那么努力,既然敢答应,还是有底气的吧。”另一个学徒回答道。

    “你看到没?高鞍手上拿着的弓箭,可是他从家族里带来的符器。”

    “不是吧,居然是符器,看来他们家族对高鞍还是很重视的嘛,我看江白云中这次有点悬了。”

    “本来就是嘛,箭射飞箭,哪有那么简单,何况那还是一把弓箭符器呢,要是江白云中这也能射中,我也是服了。”

    “看着吧,弓术馆这种比试很少,我们就权当看着热闹,哈哈。”

    “要是江白云中输了,那就得离开弓术馆,他怎么会这么鲁莽呢?”

    “人家师傅是擎苍巫祝大人,想必觉得就算离开也无所谓吧。”

    “呵呵,那也不妥,这样灰溜溜的离开弓术馆,真的就给他们雍宁宫丢人了。这高鞍也真是的,擎苍巫祝大人也就那么两个徒弟,这样为难江白云中,岂不是就在与雍宁宫作对?这样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是啊,都自求多福吧。”

    高鞍慧根中品下等,修炼的是《风云之箭》,也属于弓术馆的高阶奥术,这几年来修炼还算用心,世家底子好,高鞍的身手也算不错。加上有家族里赐予的玄弓,高鞍觉得这一战自然手到擒来,所以手中握着玄弓,看起来自信满满。

    “定个规则吧,”高鞍说道,“在这个靶场中,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我站东,你站西,南北由我随意发箭。我发三弓,你要能射中我发出的箭,就算你赢,你若射不中,就算你输,三弓三局两胜,听懂了吗?”高鞍说道,“你放心,每一弓之间,我都会留有时间间隔给你准备。”高鞍边说边活动着臂膀,黑色的硕大玄弓不经意地在江白云中面前晃了晃,距离与江边云中慢慢拉开。

    “你准备好了,我就开始。”高鞍拉起空弦一放,发出嘭得一声。

    “开始吧。”江白云中拉起弓弦。

    场面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学徒们盯着高鞍手上的玄弓,都在为江白云中捏一把汗,飞箭本来就难以射中,用玄弓射出来的飞箭,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高鞍夹起一只箭,奋力拉上玄弓,朝着正前方,右手一松,唰,一枚箭矢如闪电一般划破空气飞腾而去。速度之快,让一些观战的学徒都看走了眼。太快了!大家发出感叹,想不到《风云之箭》的弓术,在玄弓的加持下,竟有如此威力,实在匪夷所思。大家心想江白云中这下完蛋了……

    江白云中看着飞逝的箭矢,眼睛眯了一下。太快了!他也感叹,速度跟飞盘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江白云中按照这两日修炼的经验,通过飞箭划破空气的声音,紧紧锁定箭矢飞逝的轨迹和方向,心、耳、手并用,江白云中右手一放,一枚木箭也飞逝而去,速度也是快到了让人惊叹的地步。话说那么久,其实一切就发生在瞬息刹那之间。

    东西方向两枚飞箭,朝着南面方向飞驰,在空中各自刮出一条白色的气旋。白色气旋就像两条有着共同交汇点的单点直线,一直向前奔腾。尽管没有符器的加持,但江白云中射出的弓箭,威势却丝毫不输高鞍的玄箭。诸多学徒大呼精彩,大家都没想到江白云中的弓术竟然也到了这等地步。公子霜此刻也放下了手中的弓箭,立起身子,朝着二人对决的方向眺望。

    “没想到啊,这江白云中也是蛮强的啊!”观战的学徒说道。

    “是啊,高鞍借着玄弓,可这气势也没见得比江白云中强太多嘛。”旁边的学徒也感叹,大家都没想到一直话不多的江白云中原来深藏不露。

    “接着看吧,这下真精彩了。”

    两枚飞箭朝着共同的方向前进,不断接近。高鞍眼睛里透着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江白云中的弓术居然达到了这种境界,飞箭不比飞盘,速度要快上太多,江白云中能在这种的速度中瞄准飞箭,实在超出高鞍意料之外。

    江边云中脸色平静,放在箭弓看着飞箭追逐。

    两条白色气旋终于相汇,江白云中的飞箭射向高鞍的玄箭,就在马上击中的瞬间,江边云中的飞箭突然往外斜了斜,刹那间就歪了方向。两条白色气旋,终于分开往不同的方向,相互背离而去。现场发出一阵唏嘘,江白云中楞了一下。

    “哈哈哈。”高鞍大笑起来。

    “江白云中,这可是我们魁水家族的下品符器,凭你一把木箭,怎么可能射中!哈哈。”高鞍心情愉悦。

    “这高鞍用的可是符器,而江白云中用的只是普通练习用的木箭,刚才明明就射中的,硬是被符器的排斥力改变了方向,这高鞍真狡猾!”观战的学徒评价道。

    “嗯,高鞍这样倒是有些胜之不武了,不过,想不到这江白云中的弓术竟也到了这地步,厉害!”

    “话虽这么说,但之前定规矩时也没约定不能使用符器,所以高鞍也没违规,怪就怪江白云中轻敌,草率就答应了,现在却是没办法,真是可惜了。”

    “看吧,我猜江白云中这次算是栽了。”

    江白云中望着高鞍射出的玄箭,随着威势的慢慢减弱,高度也逐渐降低,最后插落在地面上。方向明明是对的,但在射中的瞬间却歪了方向,导致没法射中,这就是符器的威能吗,散发的对外的排斥力?我该怎么才能射中?

    “可以开始了吗?我要开第二弓了。”高鞍很得意地喊道。

    江白云中没有马上答话,看着高鞍手中的弓箭,思绪快速转动。江白云中心想,符器玄弓,论武器,自己的寻常木箭肯定不敌,没有符器弓箭,想要获胜,目前就只能从别的方面想办法。我是一识修士,高鞍只是普通学徒,我修炼的是最好的《耳根圆通章》奥义和《不二箭》奥术,这两样都是高鞍输给我的,江白云中心里盘算,想要取胜,接下来两箭只能从这两方面着手。高鞍就算符器在手,但他没有我的力量,根本发挥不了符器的威力。这第二箭,我就尝试以力破力。

    “江白云中,你不会是怕了吧?你要是现在就认输,那也是可以的。”高鞍的声音传来。

    “发箭吧。”

    江白云中扎起步法,低身拉起了一个大满弓,一识修士的力量,迅速通过弓身往弓弦上聚拢。按照《不二箭》的修炼功法,江白云中这一次做足了十分准备。

    咻的一声,一把玄箭再次往南方的方向飞驰而去。咻的又是一声,一把木箭也从西方追逐而去,威势远比第一次要强劲许多。两条白色气旋就像运动中的流星轨迹,正在快速靠近。现场的所有人都看得目不转睛,心里揣测着即将的结果。

    高鞍望着远去的箭矢,尽管有些忐忑,但对自己的符器玄弓更有信心。

    嘭的一声巨响!

    高鞍下巴都快掉下来,自己的玄箭已被江白云中的木箭射中,箭身受力面改变,瞬间就转变了原定的方向,正急速地在空中打转,最后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好强的力量!”公子霜眼睛眯了一下,转头对江白云中认真看了几眼。

    “太强了!真是没想到。”

    “那可是符器啊,居然都被打下来,这怎么可能!江白云中太犀利了!”

    “这下可好玩了,双方各胜一局,第三局,大家觉得谁的胜算更大?哈哈哈。”

    学徒们开始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