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57章 挑衅
    次日,逐星法士受祭祀场安排前往部落首府办差,剩下的两位教练,一位陪同逐星法士同往,另一位也因故没来弓术馆,所以馆内学徒们倒难得偷了空闲。

    江白云中本已突破一识,按照以往惯例,一识修士都可以不用再来术院受训,凭借奥义对奥术的促进,在各自门系修行就可以了。但江白云中想得到逐星法士的指导,所以依然留在弓术馆。因此,尽管没有教练督促,但并不影响自己的训练。突破一识,对于江白云中的改变很大,尽管稚气未脱,但江白云中心性显然比之前更加沉稳安定,他的目的更明确,就是尽最快的速度提高《不二箭》的境界,然后争取在年终的奥术大考中获得好成绩,获取功绩点,然后兑换别的奥术。

    唯一让江白云中郁闷的是,原本突破一识能获得的一万功绩点,因为保密的缘故,无法向术馆的功绩司领取。虽说这边不能领取功绩点,但江白云中也狠狠地敲诈了各位师傅,搜刮了一批强身壮体和增强灵识的丹药。

    按照昨日的尝试,耳识觉醒对《不二箭》奥术修炼的帮助很大,江白云中推演运用,第一层境界的修炼顿时快了许多。难得突破修炼瓶颈,修行神速,换作是谁都会兴奋不已,恨不得一股劲全放在练箭上。

    突然,一枚竹箭毫无征兆地射在江白云中左前方,随后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把那枚箭给我捡过来。”胖子高鞍喊道。

    江白云中看着眼前的竹箭,又回头看了看胖子和胖子身边的午子葛,当下并没有在意,弯身捡起竹箭,随后便把手拉弓,将竹箭射了过去。然后又抓起背后箭囊的箭矢,自顾自地练习起来。眼下的江白云中,正在领悟《不二箭》的精髓,不想有丝毫分心。

    可能是做贼心虚,见到江白云中拾起竹箭瞄向自己,胖子一下就不淡定了,午子葛也不由得往边上躲了躲,不敢与胖子靠近。木箭准确地射在身前,胖子虚惊一场。见江白云中只是随手将竹箭射回来后就继续练习,胖子自尊心严重受挫,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

    “喂,有你这样给人捡箭的吗?”高鞍喝道。

    “喂,我跟你说话呢。喂,喂……”

    “你叫谁呢?”江白云中被胖子打乱了自己的思绪,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叫你呢,你怎么给人捡箭的,有你这么捡箭的吗?!”胖子比江白云中年长几岁,仗着自己身材魁梧,开始虚张声势,耀武扬威。

    “我不是已经捡了吗?”江白云中有点不耐烦。

    “你捡了你就应该送过来,不然射到我怎么办?射伤我你担待得起吗?”胖子继续。

    江白云中目光在胖子身上扫了扫,心想今日定是看逐星大人等各位教练不在,这高鞍故意给自己找茬来了。只是平日里与高鞍并无交集也无过节,江白云中想不明白高鞍今日为何要找自己麻烦。江白云中不想浪费时间与高鞍纠缠,于是便不再搭理他,重新拿起弓箭,拉上满弓,开始重新感受风在空气中的律动,聆听风吟的声音。

    胖子对着江白云中训斥一通,可江白云中自顾自修炼,没有任何回应。

    话说对一个人最大的侮辱,不是奚落作贱,而是忽略与无视。场面很尴尬,高鞍像流氓一般对着空气叫喊,面子有些挂不住,加上午子葛又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高鞍更是骑虎难下,停也不是,继续也不是。高鞍心想,今天若没有给江白云中一个教训,自己今后在术院里也算是无颜立足了,更没有脸面继续与高贵的公子霜为伍。想到这里,胖子犹如鸡血上头,横气上胸,撸起袖口,便往江白云中的方向大步走去。

    公子霜放下弓箭朝胖子这边望了下,摇头轻笑一声,随后便继续练习。

    就在胖子靠近江白云中的时候,一把长箭矛头突然调转方向瞄准胖子,吓得胖子一步不敢踏在地上。在场的所有学徒都在看着,胖子这时候要是夹着尾巴退缩,那就真的是丢尽了脸。于是,胖子色厉内荏地喊道:

    “江白云中!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拿弓箭对着同馆同学,你想做什么?难道你想是杀我吗?好啊,你居然想在术院里杀人,你简直无法无天了!”

    “你想干嘛?”江白云中并没有放下弓箭。其实刚才也不是江白云中故意要拿弓箭对着高鞍,而是江白云中本就在专注开弓练习之中,听见高鞍朝自己走来,便随即转了身,矛头一时没有放下。这本是无心之为,但胖子上纲上线,江白云中反而不想马上放下了。

    “我,我刚在和你说,说,说话,你为什么不理会我?”胖子壮起胆子喝道,声音有些结巴,却说得很快。

    “我为什么要理你?”江白云中反问。随后转身背着胖子,弓箭继续瞄准前方的箭靶子,想继续练习。

    “为什么?呵呵,好啊,江白云中,就算你是擎苍巫祝大人的徒弟,也不能这样目空无人吧。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出身,我奉劝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胖子振振有词。

    “我什么身份?”江白云中没有回头,右手一放,咻的一声,一把木箭在空中呼啸,瞬间就击中箭靶子红心。随后,江白云中又拿起一枚木箭,拉上了弓弦。胖子看木箭击中红心,心里更是不爽,认为江白云中在向自己炫耀,在众人面前无言地奚落自己。

    “你什么身份?呵呵,来自余庆宗族那种小地方,世代以渡运为生,你说你什么身份?”胖子露出轻蔑的眼神。

    江白云中摇头轻笑,没有接话。

    胖子见江白云中没有吭声,以为说到了他的痛处,顿时底气更足,说话音量不自觉也大了几分。他看了一下四周,觉得机会来了。

    “大家看,我跟他讲话,他先是不理我,后来就算说了话,头也是不回,大家说他这是什么态度?这是对待同馆同学应有的礼数吗?果然啊,来自下层家庭的孩子果然毫无教养。”胖子慷慨陈词,江白云中依然没有理会。“江白云中,你以为你拜在擎苍巫祝门下很厉害是吧?呵呵,你也不看看你是谁,一没世家传承,二无优等根器,若不是通过关系,像你这种小地方的小家子,你连祭祀场的门都进不来。你有什么资格拜在擎苍巫祝大人门下?哼,就算你拜在擎苍巫祝大人门下,你又有什么资格高傲?

    “你以为你这是清高吗?谁不知道你什么德行?整日里就知道讨好教练,围着逐星大人转,害得大家都少了许多教练指导的时间。这里不是部落的首府,别拿女人争宠上位的那套伎俩。”胖子越说越来劲儿,“我代表全体学徒警告你,以后别老围着逐星大人,霸占本属于我们的时间。有本事就像个男人,用自己的实力说话!”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胖子说爽了,都快被自己的口才折服。

    “好啊,就靠自己的实力说话,你想怎么说?”江白云中一箭射穿箭靶,转身面向胖子,也看了看四周的学徒,弓箭别在后背,很平静地说道。

    “有本事,你就和我比一比。”

    “你想怎么比?”江白云中回应。

    “你不是修炼《不二箭》嘛,平日里又得到逐星大人诸多指导,想必自然箭术高超。既然这样,不如我连发三弓,三局两胜。你若不能射中我的箭,就算你输,若是你输了,以后就离逐星法士远点。”胖子接着又说道:“不,以后就离开弓术馆,躲回你们的雍宁宫。”胖子胜券在握,认为江白云中完全没有胜算可能。

    江白云中看着胖子,并没有出声,胖子以为江白云中不敢应战,又开始挑衅起来。

    “怎么,不敢是吧,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人,除了在祭祀场的各位大人面前谄媚逢迎,别的一事无成。”

    “好啊,若是我赢了呢?”江白云中问道。

    “哈哈……”听到江白云中进了自己的圈套,胖子开心不已。“若是你赢了……”胖子正在想什么样的赌注才能最大地规避自己的损失,尽管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若是你输了,以后就离我远点,别烦我练箭。”江白云中给出了赌注。

    “一言为定!”胖子没想到赌注居然这么轻。

    “那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