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56章 《不二箭》第一层境界
    额尔德纳部落,祭祀场术院弓术馆。

    江白云中奋力拉起长弓,弓弦蓄满长弓牵引的全部力量,咻的一声,箭矢在空中划过一道白痕,紧接着,砰的一声闷响,箭矢擦过甩出的小飞盘,随后继续往前方风驰电掣,最终插在土地上。

    江白云中摇摇头,然后又拉起一弓。

    “先停一下。”逐星法士说道。江白云中随即放手,弓弦恢复原位,江白云中抬头望着教练,等待逐星法士的指点。

    “《不二箭》第一层境界的要求是弓身箭手,互为一体,如此才能达到千里之内,一念之间。你看这弓箭,”逐星法士顺手拿起江白云中手中的长弓,“你看,这箭弓,坚韧无比,好比一个人的根基。你看这箭矢,”逐星法士随即拉起弓弦,在手指与弓弦合力的地方,一枚气箭开始形成,“这就是箭弓的手。”紧接着,气箭随着逐星法士的手一放,瞬间就飞逝得无影无踪。

    江白云中看得很专注,他认真记下逐星法士演示的每一个细节,生怕有一丝错漏。

    “弓身箭手,一方面说的是弓箭本身的身和手,另一方面,说的也是你自己的身和手,你要把弓箭当成自己的身和手,只有你把弓身当成你的身,把箭手当成自己的手,你才能真正做到弓身箭手互为一体,这样你才能更好地使用你手中的弓箭,特别是在变化莫测的情况下,一如既往的快,狠,准!”逐星法士说完,身子一个跳跃,大臂一拉,一枚气箭就准准射在靶心上,随后他双脚落地又一个转身,大手一抬,一枚气箭再次击中靶心。动作如行云流水,看得江白云中钦佩不已。

    “记住了,在实际的对战场景中,敌人不会呆呆地站在原地坐以待毙,不仅你的敌人在移动,你自己往往也在移动,所以你的目标不仅是一箭千里,而是要在自己和飞盘同时移动的情况下一箭千里,并且百发百中,这样你才算达到了《不二箭》的第一层境界。好好体会吧,多用心感悟,《不二箭》难就难在这里,你要经受心性的考验。”逐星法士把弓箭重新交回给了江白云中,随后继续指导其他的学徒。

    木制的小飞盘,再次自动在空中作抛物线运动。

    江白云中翻手抽出一枚箭矢,时间就在一瞬之间,江白云中紧紧盯住飞移的飞盘,弓箭随着物体不断移动,嘭的一声,箭矢再次脱离弓弦,朝着飞盘射去。可惜,终究差了那么一点点,箭矢与飞盘擦身而过。

    “还是差了一点点……”江白云中默念了一句。越靠近成功,就越让人期待,这种明明已经非常接近,却将中未中的感觉,远比完全射不中更考验人,有时候往往会让心性不佳的人抓狂。

    长舒了一口气,江白云中放下弓箭,让自己暂时冷静下来。经过几年的练习,江白云中已经能做到静态下的百发百中,目前在自己静止,目标移动的情况下,却始终差那最后的临门一脚。江白云中能感觉自己已经非常接近,但却始终无法跨出最后一步。照理说自己对于弓术的基本运用已经非常娴熟,江白云中心想自己肯定还是没有掌握到关键的诀窍。这弓身箭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江白云中默默思索。

    风声随着树叶的摇晃,声声传入江白云中的耳朵,作为突破耳根的一识修士,江白云中轻易就能捕捉到每一个声音的出处。“还是奥义比奥术容易啊,声音在哪儿都能知道。”江白云中发出一声感叹。

    “咦,既然我能听到声音的出处,为什么不利用奥义来辅助奥术呢?”

    江白云中灵光一闪,随即又拔出一箭。半空中飞盘划破空气发出的摩擦声传入耳中,江白云中随手一放,耳朵捕捉着飞盘的运行轨迹,箭矢在预定的方向飞行,两者终于一击而中!

    “中了!!!”

    江白云中激动得差点跳起来。随后,他按照同样的方法连续射出数箭,也都一一中的,看来方法可行。呼,江白云中吐了一口气,心情怎一个爽字了得。

    “不错,这么快就学了过来。”逐星法士远远看到,便走了过来。

    “谢谢逐星大人!”江白云中咧嘴一笑。

    江白云中并没有告诉逐星法士他是通过发动耳识的力量运用在弓术之上,在这一点,丹寒大祭司和擎苍巫祝早已训诫,就连修士的气息都通过符器掩盖住了。虽说没有暴露自己一识修士的身份,但江白云中依然将自己领悟的诀窍告诉了逐星法士。逐星法士见江白云中悟性甚高,能提前将奥义与奥术相结合感到非常高兴,于是又进一步对弓术和《不二箭》的一些技巧和心得进行了讲解。江白云中举一反三,深得逐星法士肯定。

    江白云中练习的地方与其他学徒相距较远,若是被其他学徒见到,定然震惊不已。《不二箭》的修炼难度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江白云中若是达到第一重境界,肯定会成为弓术馆的焦点。

    虽然成绩大家没看到,但逐星法士对江白云中格外地照顾,却是许多人看在眼里的,也有些人因此眼红怨恨。

    “修炼《不二箭》又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又不是兑换不起。大家都说那么难,我就不信他中品下等的慧根,也能修炼得成,到头来还不是一样竹篮打水一场空。整日里贴着逐星大人,霸占着逐星大人给自己指导,也不考虑考虑其他人。”高鞍放下手中的弓箭,挺着肥大的肚子,愤愤说道。

    高鞍来自吉余宗族的魁水世家,一个在部落里也小有地位的大家族之一。

    “就是啊,我听说他都没参加过祭祀场的天灵大会,是半路被捡回来的,好像来自什么余庆宗族,也不是什么修真世家或者嫡系家族,家里据说还是个摆渡的。”站在胖子旁边的午子葛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朝江白云中这边看了看。

    “切,余庆宗族?什么鬼地方!我听我父亲说过,那可是靠近海边的犄角旮旯,人烟稀少,荒凉得很,而且出海还容易遭受夜叉的袭击。居然来自这样的小地方,难怪这么有心计,真是应了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也不知道擎苍巫祝大人是怎么看上他的,估计是可怜他吧,呵呵。”胖子很是不屑。“你看咱们公子霜,一看就是大家弟子,风范好得很。”胖子不忘拍马屁。

    “那怎么能比呢,戍风家族在咱们整个额尔德纳部落,都是最顶尖的大世家。”午子葛仰慕说道。

    “真不知道擎苍巫祝大人是怎么看上不他的。”胖子重复说道。

    公子霜在一旁专心练着自己的箭,对于午子葛和高鞍二人的言语漠不关心。事实上,来自部落的戍风家族,家族历代都是祭祀场的中坚,深受部落和祭祀场的倚重,公子霜根本不屑于与一个从偏远地区而来的穷小子一争高下,何况自己还是中品上等的慧根,在天灵大会上,也曾经大放异彩,深得灵安巫祝厚望。与一个中品下等的人较真?对于一个有着部落公子称号的人而言,这有失身份了。

    刷得一声,公子霜又放出一箭,箭矢有着风雷之力,势如破竹般得击中一个大树,大树瞬间便摇晃起来,树枝沙沙作响,落叶纷纷,可见这一箭之力有多么凶猛。

    “厉害!公子霜真是太厉害了!这一箭之力,一般人恐怕要被射飞,哈哈哈。”胖子放下自己手中的弓箭,皮嬉肉笑地跑过去讨喜。

    “《寸芒》果然厉害,不愧是高阶的奥术!公子想必都突破到第一层境界了吧,我看着箭矛隐隐带着雷霆之力,修炼速度如此之快,这一箭真是让不少人妒忌啊。子葛对公子真是敬佩不已!”午子葛称赞道。

    “这是别人想妒忌也妒忌不来的,公子霜来自名门望族,飞风巫祝和逐星法士都是公子的长辈,更何况,公子可是当初天灵大会上三位中品上等灵童之一,这等天生的慧根,别人再怎么羡慕妒忌恨都没招儿。”胖子仿佛在说一件对自己特别体面的事,就像是他自己成就的一样自豪。

    “你们有时间耍嘴上功夫,还不如多练练弓术,比江白云中早进馆,现在弓术不见得比人家强吧,你们还真得学学人家那股劲儿。”公子霜轻松说道,虽说从小听惯各种好话,但终于达到《寸芒》第一重境界,得到别人赞赏敬佩,心情自然大好。

    “我们是不屑于像他那样,整天假装得很刻苦的样子,故意讨好逐星大人,专干一些损人利己的事。”胖子看着远处的江白云中正在接受逐星法士的指导,撇了撇嘴。

    “江白云中中品下等的慧根,根器也算是不错的,至少比我的强,哈哈。”午子葛说道,“当然,跟公子霜相比那自然是天上地下。但人家也是不容易,穷乡僻壤出来的苦孩子,弱势群体在祭祀场里又没什么倚靠和根基,难怪他不得不巴结一些人做靠山,人之常情吧。”午子葛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一副很同情的样子。

    “说什么呢?他也算弱势群体?你想太多了,他可是雍宁宫的人,眼睛长得高着呢,仗着自己被擎苍巫祝大人收为门徒,平日里跟大家都不怎么来往。你别看他平时待人彬彬有礼的样子,其实这种人最坏,我就最看不得这种表面谦和,背后却自以为是的人,说不定一肚子坏水,一点都不光明磊落。”胖子越说越来劲,俨然已经把对方看透了似的。

    “好啦,跟他较什么劲呢?只要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了。”公子霜放下弓箭,“回去吧,今天也练得差不多了,我最近好像摸着了奥义的道儿,得加紧修炼感悟才行。”

    “哇,公子你这是要成为额尔德纳部落最年轻修士的节奏啊!”

    “哈哈,恭喜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