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53章 门徒
    布了禁制,无法自由进出……

    丑奴有点欲哭无泪,难道自己就要一辈子老死在这里了吗?按照突突的说法,朔月尊者来自第一金山,是玉简大罗山主的徒弟,神通广大,法力滔天。想要在他的道场里解除他的封禁,对于目前的丑奴而言,莫过于痴人说梦,根本毫不现实。

    但后来突突又说,朔月尊者离开时曾交代它,这座道场将传承给他的门徒,而门徒只要得以传承小欢喜地,便能随意调动小欢喜地的所有禁制,这样出入自然也就通行无阻了。得到了小欢喜地的传承,不仅可以即刻离开,更能成为这座道场的新主人,丑奴想这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划算的事情。只是这里有个前提,那便是得以接受传承之人必须是朔月尊者的门徒,可丑奴并不是。

    所以尽管机会就在眼前,但丑奴依然只能望洋兴叹。

    丑奴垂头丧气地在内院里逛了又逛,院落里各个房间也走了个遍,没发现什么新奇的东西。周遭除了一片白芒,也没有他物,丑奴心想这白芒想必就是禁制的一种吧。可是照理说,这朔月尊者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自己的道场,更是准备传承给门徒的重要东西,总不至于这样普通吧,难道这里边还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丑奴自嘲一笑,这里自然大有乾坤,只是自己作为一个外人,没有资格接触罢了。

    可既然自己将老死在这里,那也就不能死得不明不白。丑奴很不服气,于是又在各大堂房里翻箱倒柜。自己的两个伙伴在外生死未卜,丑奴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一死了之。

    突突飞在丑奴身旁,不停地叽叽喳喳,但丑奴完全听不进去。他甚至希望之前突突所说的东西都是错的,这样至少他还有一丝希望。

    但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你越希望得到什么,就越得不到什么。

    丑奴在内院里倒腾了个遍,没发现任何控制禁制的机关,也没发现什么密室或者暗道,各个堂房里除了基本的摆件布置,再别无其他。这里就像一处极为普通的院落,若不是因为外面的白芒迷雾一直将丑奴困住,丑奴真要开始怀疑突突信息的真伪。

    几天下来,丑奴全无所获。他坐在台阶上,想起千凝和阿诺,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喂喂,你哭什么呢?主人说小欢喜地是要心生欢喜的。”突突飞在丑奴跟前,很同情地说道。眼睛眨了眨,有点焦急的样子。

    “我的两个好朋友在外面不知是生是死,而我在这里却出不去,我不仅没法去救他们,自己也要在这里等死,你说我怎么欢喜得起来呢?怪就怪我误闯了你主人的道场,又境界低下,解除不了小欢喜地的禁制。”

    “那你为什么不接受传承呢?”突突说道。

    “你说接受传承得是你主人的门徒,你主人早就不在了,就算他在,他也未必看得上我,我只有四重斗意的境界,而且还是最卑贱的湿生阿修罗。并且我想就算拜了你主人为师,想必小欢喜地也不是每个门徒都有资格传承的吧。”丑奴说完擦了一下眼泪。

    “是的,不是谁都有资格接受传承的。”

    “那传承需要什么资格?”丑奴突然问道,他想不管是不是朔月尊者的徒弟,都要去争取传承的机会,反正最差的结果也不是过是失败罢了,跟老死在这里相比也不是个事。所以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万一要是侥幸成功呢,丑奴眼中泛起光泽。

    “资格啊,首先就是拜主人为师,别的资格我也不知道。”突突一句话马上就将丑奴心中刚升起的希望浇灭。

    “唉,人都不在了,还怎么拜师啊……”丑奴自说自话。

    “很简单啊,只要你对本命真灵起誓,拜主人为师,就可以了。”

    “什么?”丑奴觉得不可思议。“你别再骗我了,怎么可能!”哪有这样拜师的,要是都这般儿戏,那朔月尊者座下岂不是阿猫阿狗都有,丑奴不相信。

    “突突不骗人!突突不骗人!!”突突气鼓鼓地说道,翅膀扇得飞快。

    “那你刚才为什么又不告诉我?”丑奴用手捂住额头,对于这呆萌的大精灵,他真的已经醉了。

    “你又没问啊……”

    “好,好,好,是我没问你,是我的错。那你告诉我,是不是只要我起誓拜你主人为师,我就能成为你主人的徒弟,然后就有资格传承小欢喜地了?”丑奴转眼便想开了,他开始兴奋起来。暂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不管是真是假,也不管这样是否太儿戏,眼前尽快出去才是第一紧要的事情,只要有一丝机会,他便要尝试。

    “是啊。”突突认为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你是怎么知道我只要起誓拜师就可以的?”丑奴问道。

    “主人告诉我的。”

    “啊?你主人说的啊?你主人不是早就不在这里了吗?他怎么会知道我会来呢?”

    “主人自然知道啊。”突突反而觉得丑奴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在它看在,朔月尊者知道丑奴会来,那实在太简单了。

    “太好了!那我现在就起誓拜师,在哪里起誓好?不如就大堂吧,当着玉简大罗师尊画像的面,你和我一起进去。”丑奴说着便兴冲冲地跑进了中间的主堂。

    大堂依旧冷清,一副人物画像挂在大堂中间,画中的老者,头顶隆起像座小山,眉毛像挂在眉山上的两条瀑布,雪白又细长,老者的鼻子也远比常人的硕大,但在这样的五官搭配之下,老者非但没有显得丑陋诡异,反而别具一身风骨。丑奴望着画中的老者,心中升起一丝敬意,就这样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居然就是第一重金山的山主,这样的存在,真的就像巍峨高山一样让人仰望。

    丑奴苦笑,自己一波三折,居然可以拜在这样的大人物门下,也算因祸得福。尽管这个拜师只是名义上,自己并没机会得到朔月尊者功法的传承和修炼的指导。但丑奴也看得开,能出得了这小天地就已是万幸,至于像玉简大罗山主和朔月尊者的这样的存在,就权当是勉励自己的榜样吧。尽管只有师傅之名,但丑奴也不想辱没了他们的名声。

    “喂喂喂,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突突跟着飞了进来,大力扇着翅膀,正阻止丑奴行叩拜大礼。

    “啊,不是这样?你刚才不是说只要起誓拜师就可以了吗?”丑奴一头雾水。

    “不是这样的,”突突又重复了一遍。“你太弱了,主人没有像你这么弱的徒弟。”突突继续说道。

    丑奴楞了一下,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又被突突耍了。

    “也是……”丑奴神色有点黯淡。“你主人贵为第一山山主的高足,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又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小小的阿修罗呢,而且还是湿生的阿修罗,呵呵。”丑奴对突突说,又好像是对自己说。想想自己也挺可笑,还想着以后不辱没他们的名声,其实到头来,自己连成为朔月尊者徒弟的资格都没有。真是痴心妄想,像朔月尊者这等存在,又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呢。丑奴摇摇头,自嘲了几句。看来,自己只能老死在这里了……

    “你得先提高你的修为境界。”突突突然又来了一句。

    “提高境界?”丑闻抬头看着突突。

    “是啊,提高境界。”突突蓝色的眼睛不停地转着圈,两只翅膀继续扇着。

    “我说突突,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只说半句,这样忽上忽下,我真的能被你急死的!”丑奴听到突突这么一说,真的差点晕过去。在信息完全不对称的情况下,突突这样有一句答一句,丑奴真的能被它的真心话玩死。

    “你又没问突突……”突突见丑奴忽然对自己凶起来,有些委屈地说道。身子一下又飞出去了老远,开始躲起来。

    丑奴一下子又没了脾气。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是我没问你,突突最好了,突突过来。”丑奴连骗带哄,“那请突突告诉我,好不好?我在这里能提高修为境界吗?我的意思是说,我在这里怎么做才能提升修为,也就是说,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尽快提升境界吗?或者也是说,你的主人有没有留下神通法门什么的,可以让我修炼提升境界的?”丑奴将一个问题变着法子重复说了几遍,自己都差点被自己绕晕,心想这颠来覆去,想必这精灵多半是听不懂的了。可是没想到,突突这次却听懂了。

    “有。”突突只说了一个字,丑奴顿时喜出望外。

    “那……,额,你接着说。”丑奴想了想,还是让突突自己说,这样可能反而不会错。

    “说什么?你让突突说什么。”突突木讷地回答道,两只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正一脸茫然地看着丑奴……

    “突突大哥,您刚才说有,究竟是有什么?”丑奴满脸黑线,差点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哦,有你的法门。”突突焕然大悟。

    丑奴现在最缺的就是神通法门了,突突这么一句,对于丑奴而言,无异于久旱逢甘霖,干柴遇烈火。只见丑奴激动得抓住突突的尾巴,一股劲地追问法门在哪里。

    “在那里,在那里!”突突指着经房的方向,吓得两眼无神。

    经房丑奴之前也去过多次,但并没发现什么特异之处,经房的经书,丑奴也曾经翻了翻,可并没有记载神通法门的经卷。

    丑奴于是强拽着大精灵往经房的方向奔去。

    只见突突飞往经房墙壁,抬手抓起墙壁上的一盏青灯,随后便往屋外飞去。丑奴跟在突突身后,二位很快就来到了建筑周边的浓浓迷雾之中。丑奴东张西望,没看出这白雾之中有什么玄机奥妙,也找不到什么神通法门的藏身之所。

    青色灯火看起来极为幽弱,细若游丝的青色火苗在白雾中摇摇摆摆,好像清风一吹便要熄灭的样子。可神奇的是,灯火非但没有熄灭,在灯火的照耀下,浓雾反而快速消散,周边的能见度迅速扩大,等丑奴意识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恢宏伟大的建筑之中,而方才的庭宇楼阁,俨然不见踪影了。

    丑奴望着四周,这大殿也太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