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52章 小欢喜地
    丑奴在草地上昏睡了不知多久,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蛟龙正把头露在湖面上,默默地看着他,看到丑奴看向自己,蛟龙兴奋地咧了咧嘴。丑奴瞥了蛟龙一眼,又闭上了眼睛。此时的他,已经破罐破摔,反正逃脱不得,那么要杀要剐也就悉听尊便了。蛟龙见丑奴没有理睬,很快便潜入湖底,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丑奴翻来覆去,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于是又坐了起来。

    经过昨日的各种尝试,他猜想这里应该是一个封闭的相对空间,具体他也很难说清楚,反正就是看似天高云阔,其实无论飞行万里,最终的空间也就只是这个山谷的大小。这个空间通过深潭链接着须弥山的空间,但又独立于须弥山的空间之外,就像香水海底的阿修罗国,通过空间壁障区分,里外都是独立的天地。

    丑奴心想,既然那蛟龙不杀自己,那自己就更不能坐以待毙,而那蛟龙将自己带往此处,自然也是事出有因。如此一来,不如就干脆一探究竟,就算最后要死,也要死个明白。丑奴艰难地站了起来,开始漫不经心地在山谷里游荡。

    山谷里风光景色秀丽,让人叹为观止。丑奴掬起一汪清冽的涧水一饮而尽,他抬头望向水源,只见淙淙的流水,从山上的瀑布倾泻下来,只是不知那瀑布的水又来自何方来。丑奴甩甩手,小水池很快恢复了平静,水面上影映出一处庭宇楼阁。丑奴稍稍失了一下神,眼睛一扫而过,很快丑奴头又回过来,双眼正紧紧盯住平静的水面。清风拂过,水面上泛起阵阵涟漪,但影映的楼阁却依然依稀可辨。丑奴抬头看了看上前方,哪里有什么庭宇楼阁,那水面上的倒影又是从何而来?

    丑奴连忙把水面搅了一通,可恢复平静后,水面上的建筑映像依旧存在。更加神奇的是,丑奴竟然看不见自己的倒影。

    真是奇了怪了,丑奴心想,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连一滩池水都千奇百怪。就在丑奴拨弄着池水的时候,池水突然产生莫大的牵引力,丑奴来不及发出叫喊,就被池水吸了进去。

    水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山谷中依旧花果飘香、流水淙淙,安静得似乎从没有人踏足过一样。

    蛟龙慢慢浮出湖面,随即又潜入水中。

    哎呀一声,丑奴跌坐在地面上,眼前的庭宇楼阁,雕梁画栋、黑瓦白墙,建筑精致高贵又显得素净淡雅。

    这又是什么地方?丑奴心想。

    发现自己来到水面上影映的地方,丑奴也不显得太惊讶,事实上,这两日遭遇的事情太多,丑奴已经有些麻木了。

    问道?小欢喜地?

    丑奴抬头看着建筑群中最中间的那个楼阁的牌匾,又看了旁边石壁上的四个金字。丑奴四处张望,没有任何人的踪迹,这里似乎已经人去楼空久远。

    “有人在吗?”丑奴还是边走边喊。没有任何回应,在意料之中。

    丑奴推开中间楼阁的大门,大堂正中挂着一幅人物画,一个头顶骨如单驼峰的老者形象,慈眉善目,双手相拱,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出尘韵味。画像下面是一副案台,左右有两张背椅,除了大背椅外,还并排着其他座椅、香炉、台烛之类的物件,整个大堂格局宽敞、布置有序,看起来像是主人接待的地方。连续走了几间房屋,丑奴去了丹房、功房、经房等修真之人标配的场所,但从丹房等地现有的信息,并无法知晓这个地方主人的具体情况。

    虽然院落众多,小山湖泊树林皆有,但面积却不大,在这个范围之外,就是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了,跟之前的悬崖浓雾似乎没什么区别。丑奴想着如何尽快走出去,他环顾四周,在浓雾里穿梭,但始终兜兜转转,原地踏步,就像之前在山谷里一样。

    丑奴回到院落,不禁苦笑起来。自己究竟是在什么鬼地方,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是被强行拉近了水里,难道这里便是水下的世界?可经验告诉丑奴这不是。丑奴抬头望着天空,天空湛蓝如洗,哪里有一点像水下的感觉。那么,自己在哪里?又将如何回到山谷?丑奴摇摇头叹了口气,塌着肩膀坐在台阶上。

    “咳咳,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丑奴以为幻听,没有在意。

    “喂喂,你在这里干什么!”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丑奴怔了一下,随即抬起头四处张望,可没看到任何人。

    “不用找啦,我在你后面。”声音继续响起,离丑奴非常近。丑奴一听大惊,顿时跳了起来,他回头一看,后面依旧空空如也。

    “你三只眼睛都长在前面,后脑袋又没有长眼睛,你怎么看得见我呢?你好笨,你好笨,哈哈,这人好笨。我在你后面呢。快告诉我,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又笑又喊,好像就对着丑奴的耳孔说。丑奴吓了一跳,啊啊地叫起来,人一下子就跑到了前方的庭场中。

    “是谁?是谁在跟我说话?”丑奴大声喊道。

    “是我先问的,你得先回答我啊!”

    丑奴额头下方突然垂下倒挂的诡异脑袋,一个长着翅膀的小东西,正气鼓鼓地对着丑奴嘶吼。小东西全身呈半透明状,泛着白光,尖尖的耳朵,圆圆的蓝色眼睛,黑色的长鼻子和嘴巴连在一起,显得有些突兀,而两只小脚,看起来像脚又像手,除此之外,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它粗壮弯曲的大尾巴,大尾巴弯曲着藏在它的下腹,看起来有些像长着翅膀的海马。

    丑奴先是吓得大叫,但定睛一看只是眼前的小东西,心里又踏实了不少,他舒了一口气说:“我是丑奴,你是谁啊?”

    “你骗人!你不是丑奴!”小东西一听,呲牙咧嘴。

    “我不是丑奴?啊,那你说我是什么?”丑奴有些莫名其妙。

    “你是阿修罗,突突见过阿修罗,突突见过阿修罗!你骗突突,你骗突突!你骗不了突突的!”小东西一遍又一遍地强调。

    丑奴有些无语,原来这小东西是理解错了。“嗯嗯嗯,我是阿修罗,我是阿修罗,我是说我的名字叫丑奴。那我是阿修罗,突突你又是什么呢?”

    “突突是精灵。咦,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又没告诉你,你怎么会知道呢?”突突表情非常夸张,作出一幅揭斯底里的样子,身子也飞出了好远,尾巴竖了起来,翅膀扇得极快。

    “呵呵。”丑奴难得被大精灵逗得笑了出来,看来这大精灵灵智十分低下。“好吧,突突,我见过须弥山里的许多精灵,它们长得跟你很不一样啊,你体型比它们大多了,而且它们也不会说话,你是什么精灵呢?”

    突突又飞到丑奴面前,“突突当然和它们不一样,突突是主人从第一金山带出来的,之前不是在须弥山的,突突是主人带出来的,主人说突突是灵脉最纯正的精灵。”突突又开始自言自语。

    “那突突主人是谁呢?”丑奴马上抓上了重点。

    “主人就是主人啊。”突突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

    丑奴开始觉得头痛,他发现他不能按照常规的套路与这个精灵沟通,于是他开始调整说话的方式。

    “那正堂上挂着那副画像,是不是就是你主人?”

    “不是,那是主人的师尊。”

    “哦,那你主人去哪里了,怎么不在这里了?”丑奴层层递进,循循善诱。

    “主人走了,留下突突独自在这里。”突突表情突然有些哀伤。

    “为什么把你留下呢?”

    “主人说突突应该留下,主人说突突留在这里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突突很重要。”突突围绕着丑奴一直飞翔。

    从突突讲述的碎片化的信息中,丑奴大概知道这个地方的基本情况。小欢喜地是突突主人朔月尊者的道场。朔月尊者来自第一重金山,而金山共有七重,七重金山隔七重香水海,如此七山七水围绕着须弥山,最内围的金山就是第一金山,最内围的香水海就是阿修罗道所在的道域。朔月尊者因为应召某件突突说不清的大事,在久远以前就离开了小欢喜地,留下大精灵突突,并安排了一项据说非常重要的任务。根据突突的描述,小欢喜地有内中外院三重天,丑奴现前处所的正是小欢喜地的中院。

    关于精灵,精灵乃天地精华灵化的结晶,就像天地间的花草树木一样,有灵性,但不属六道,不住轮回,不转生死,一生完结,便重新消散回归天地之间。绝大多数精灵如草木一般有灵性而无灵智,像突突这般拥有灵智的,本身也算是天地好生之德的化现,且有后天人为的培育。

    丑奴希望能尽快离开小欢喜地,但突突却告诉他,小欢喜地布置有诸多禁制,是无法自由进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