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49章 虎蚁群
    前方黑压压的活物,像流动的液体,移动速度非常迅猛。其数量之庞大,让丑奴等人瞠目结舌。观其外形,小东西个子有拳头般大小,全身乌黑发亮并有着虎斑条纹,六只细小长足支撑着肥大的肚肠,两条灵敏触须在锋利的啮齿前面来回摇晃动,硕大的眼睛鼓动在头顶,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此物种为虎蚁,草肉皆食,个体战斗力低下,但群起而攻却让对手闻风丧胆。

    虎蚁群不断向丑奴藏匿的山丘靠近,千凝等人屏住呼吸,暂时总算相安无事。黑色的“液体”在山丘的前方移动,转眼迁徙的蚁群已经离开了大半。阿诺见猎心奇,想抬头观看蚁群是否已经走远,刚准备移动身子就被丑奴一手按住。丑奴不敢出声,只好给阿诺使了一个不要轻举妄动的眼色。千凝也抓住阿诺下方手臂,摇了摇头。两人刚把阿诺稳住,可山丘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爬上了一只脱群的兵蚁。兵蚁舞动着两根触须,盯着丑奴三人,啮齿正摩擦得吱吱作响。

    突然,兵蚁发出诡异又急促的叫声!!

    叫声像老虎般嘶吼,整个虎蚁群顿时就停了下来……

    三人抬头一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阿诺准备伸手灭了那剑拔弩张的兵蚁,丑奴一把拦住。紧接着,丑奴压着声线说了一声“快跑!”,三人就马不停蹄地往虎蚁群相反的方向狂奔。

    虎蚁群像是受到指挥,在庞大的队伍中分出两条支群,随即振翅起飞,朝丑奴逃离的方向发起进攻,诚然把丑奴三人看成了埋伏在后的敌手。两支蚁群飞动在空中,就像两条滚滚的黑烟,但很快一条蚁群转身飞向了别的方向,只剩下一条继续向丑奴他们杀来。

    两只支群飞出后,虎蚁群主体继续向既定的路线迅速移动。

    “我去你个老天爷爷,这些黑虫子向我们追来啦!”阿诺回头一看,不由得爆了句粗口。“那些虫子居然还会飞,数量太大啦,根本没法打啊,丑奴,怎么办啊!”阿诺气息喘喘地说道,六条手臂随着他的奔跑有规律地前后转动。丑奴也回头看了眼,“还能怎么办,继续跑啊,这黑虫子,数量太大,能直接把我们耗死,所以不能跟他们直接拼杀,希望再跑远些它们能放弃。”身后的黑色蚁群就像一条翻滚的浓烟,发着让人烦闷的嘶吼,并没有放弃追逐,反而愈加来势汹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阵仗。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都已经翻了几座山,跑了上万里路,这该死的虫子怎么还是穷追不舍啊!丑奴,你快想想办法啊!”阿诺呲咧着大嘴,露出洁白的长牙,一边飞奔一边侧头对丑奴说道。

    “啊,跑死了我,丑奴,怎么办啊?我们今天不会就死在这黑虫子手里吧?不要啊!”千凝脸色惨白,已经快没力气了。

    “不会的,我们一定会没事的。”丑奴嘴上虽是这么说,但他心里也完全没底。自己手上没有任何武器,空手八拳怎可能敌得过虎蚁的啮齿獠牙和屁股上的毒针?就算能抵得住,可这虎蚁群数量如此庞大,就算杀得了一千一万,可终究还是会被虎蚁群以数量耗死。都说昆虫怕火,要是能有火,说不定还能吓跑这些虫子,可一时半会这火又从哪儿来!丑奴再一次深深感受到了神通法门和灵兵法器的重要性,要是学了火属性的神通,或者有火属性的法器,那么至少也能在这虎蚁群的攻击下全身而退。

    丑奴一边逃跑一边审视着周围的地形,既然没有对付这虎蚁群的好手段,那么也就只好利用周边的自然条件看能否借力打力了。

    “阿诺,千凝姐姐,快飞入那片崇林。”三人随即降落在一片绿意盎然的古树林里,树林里草木横生,大小不一、高低错落的树木密密麻麻。丑奴三人降落后迅速在崇林里穿梭,而身后的虎蚁群因为草木的阻隔,开始结不成烟龙柱状,只能分散成了成片的个体,继续追击,速度也自然减弱了许多,两方的距离开始渐渐拉大。

    丑奴等人开始缓了一口气。

    三人继续在崇林中迅速穿行,蜿蜒盘旋,变换轮转着不同的方向,并陆续对分散在身后的小簇虎蚁进行狙击。虎蚁群体力量强横,所向披靡,但是对于小众个体而言,力量薄弱,不足为患。最后丑奴三人把之前身后的那条虎蚁群击杀了大半,并成功摆脱纠缠,重新走出了崇林。

    可刚出崇林没多久,之前不知所踪的另一条虎蚁群忽然从天而降,并迅速布防在丑奴身后各处,以防丑奴继续串进崇林。丑奴见状立马傻了眼,之前对付一条虎蚁群已经让他们身疲力尽、苦不堪言,最后还是借助崇林障碍才得以脱身,现在三人精疲力竭,又再无障碍抵挡,面对另一条虎蚁群这可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葬身在这虎蚁群蛰之下吗?!

    丑奴第一次有一种无处生还的绝望。

    怎么办?怎么办?丑奴在内心深处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我不要死,千凝和阿诺也不可以死!一定有其他办法的,一定会有,我们不会死的,不会死!他不停地暗示自己。但是,面对已经对自己形成包围状态的张牙舞爪的虎蚁群,无论丑奴内心多么顽强,他都一次次被现实的险恶形势所击破。

    眼前黑压压的虎蚁群,就像天空中翻绞涌动的邪云,死亡的气息让人感到窒息。千凝和阿诺已经放弃了抵抗,准备接受命运残酷的裁决。千凝泪流满面,再不见往日天真无邪的笑容,阿诺脸上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丑奴看在眼里,心中的悲愤自责的情绪不停地在翻涌。

    是我害了你们!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是我该死!我真该死啊!啊!!

    如果自己不进须弥山,千凝和阿诺也不会跟着来,今日也不会落得这断命的处境;如果刚才继续在崇林里蛰伏更长时间,说不定就能躲过这批虎蚁,今日也就不会死;如果自己的法力更强大,有厉害的神通或者法器,说不定也能抵抗虎蚁群,至少也能设法让他们二人逃脱。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离开香水海,是怕平日里受到更多湿生阿修罗的请教和挑战,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这是冷漠自利;担心自己的天赋被其他阿修罗发现,最后丢了性命,这是懦弱自忧;修为低下却贸然进入凶险的须弥山,这是刚愎自负;同意千凝和阿诺跟随自己进入须弥山面临险境,是因为害怕孤单寂寞,这是忘义自私;在崇林里没有继续蛰伏隐藏,轻易就冲出山面,这是鲁莽自大;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正是由于自己性情中的各种问题,才导致今日千凝和阿诺二人命悬一线,危在旦夕。

    往事一幕幕重现,丑奴自责不已。

    不能这样!一定不能这样!!

    “啊!啊……”丑奴六拳紧握,突然间仰天长啸,随即艰难不甘地闭上了眼睛,头颅第一次无力地低垂了下来。

    面对涉险同伴的悲伤与自责,面对自身无能的愤怒与厌恶,面对死亡处境的绝望与恐惧,丑奴的心内,各种情绪交加混杂在一起,在死亡的强大压迫下,一丝丝的死亡的气息,夹杂着各种负面的阴暗情绪,正以丑奴为中心,正悄无声息地向外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