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47章 师傅你们都错了
    一声天雷,让江白云中沉浸在一场顿悟之中。

    江白云中的耳朵幻化闪烁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幻影,这是觉醒耳识的基本特征。飞风巫祝一看江白云中沉浸在顿悟之中,而且正在冲击觉醒耳识,顿时大喜。她连忙向大祭司和擎苍巫祝等人发出传音飞符。不一会儿,除了在内海岛屿巡视的灵竹巫祝和去塔塔博兰部落游说的紫真巫祝外,祭祀场的核心高层都已经全部来在丰伟碑上,大家激动万分,正等着江白云中在这一场顿悟中醒过来。

    “这可是顿悟啊!飞风,你知道他是怎么突然顿悟的吗?”白石巫祝盯着顿悟中紧闭双眼一脸安详的幼童问道。

    飞风巫祝撩了一下被风吹起的发梢,稍稍捋了一下过程。“我也说不清,今晚我跟往常一样给他讲解耳根修炼的一些心得,后来下雨了,我就结了一个真气结界,给他挡雨,也让他感受这无孔不入的风雨之声。后来打了一个巨雷,他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两眼一闭就到现在了,我也搞不清楚他是因为什么顿悟起来的。”飞风巫祝回忆说道,双手交握,正在寻找原因。

    “那不是被吓到,那是天地一声棒喝!”丹寒大祭司看着江白云中,意味深长地说道。

    “天地棒喝?有道理,有道理!呵呵,此子果真不同一般,顿悟在修炼之人里本也万中无一,他这么小的年纪,又无太多阅历,这样都能顿悟,得有多卓绝的天资啊!经过这一场顿悟,这耳根的识性,估计也就成熟了。这才多大啊?大祭师,哈哈,十一岁的小童就已经是一识修士了。”智宸巫祝很是感慨,高兴得有点忘乎所以。

    “嘿嘿,安定,你的纪录马上就要被这小子破了,感觉怎么样啊?哈哈。”千凡子巫祝调侃说道,依旧酒不离手。

    “这又有何妨,部落的学徒越早超越我,我就越开心,越多越好!”安定巫祝难得露出笑容,稚嫩的声音,仿佛就像一个少年。

    “《耳根圆通章》残本修炼起来甚是艰难,当初我们几个一起修炼都没有什么进展,之前还犹豫是否交给他修炼呢,没想到到了他手中,还真的上了道了,真是天佑我额尔德纳啊!若是往后一切顺利,我额尔德纳部落也该有意应境的大修士了。”擎苍巫祝看着自己的徒儿,满眼慈爱与期待。“飞风啊,你教得了徒弟,怎么教不会自己啊,哈哈。”擎苍巫祝抚着薄须调侃,大家心情都极好。

    十一岁突破一识,至少在密德城邦的土地上,是从未听说过的。

    顿悟持续了近两个时辰,雨早已经停了。江白云中耳朵幻化的大小幻影终于回归消逝,耳朵与平常没什么不同。大家知道他顿悟结束,正进行着识阶突破最后环节的冲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为江白云中守护。

    突然,飞风巫祝所结的真气结界破碎,大家一惊,还以为江白云中突破出了什么岔子,大家顿时紧张起来,但江白云中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情况不清楚,所以丹寒大祭司等人也不敢贸然惊动江白云中。

    只见天空中翻滚的乌云被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拨出露出一条细缝,细缝发出柔和霞光,倾泻在江白云中所在的位置,空中传来从未有过的美妙乐音,好像乐神亲自演奏,可惜丹寒大祭司等人并没有听见。

    江白云中眉目舒坦,俨然陶醉其中,看起来非常享受。

    突然,他眉头一皱,脑袋一倾,天音消散,大量的声音又从四面八方涌入江白云中的耳朵。突破耳识的江白云中再不会像往日那般受到音声的轰炸,他顺着声音,分神千万,去到了各个声音源,如同看见了一般。祭祀场战马围的马鸣,部落净业湖的水声,远处孤岛的哀嚎,江白云中都听得清清楚楚,并且如同亲临其中看到一样。江白云中时而微笑时而蹙眉,跟随着不同的声音,他一下子就掌握了声音背后的情况,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霞光闭合,天音消散,江白云中的耳根耳识,终于完全觉醒了!

    江白云中睁开眼睛,看着表情惊喜又怪异的各位师傅。

    “云中,觉醒耳识,感觉如何?”灵安巫祝向前摸着江白云中的头笑问。

    “刚才的乐声真好听,我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是不是灵安师傅你奏出来的呀,以后我要经常听,嘻嘻。”江白云中调皮说道。众人一听哈哈大笑,大家笑说哪里有什么乐声,江白云中言之凿凿,但大家的注意力全在江白云中觉醒耳识上面,并没有把江白云中所说的乐声太当回事,大家都以为这本就是《耳根圆通章》残卷修炼自带的异象而已。

    “终于成为一识修士了,耳根识通辨识如何?”擎苍巫祝问道。

    “费了好大劲终于觉醒了,不过感觉很奇妙,听到就像见到一样,真好玩。”江白云中抬起头眨着眼睛撒娇。

    大家一听面面相觑,他们也是早早就觉醒耳根根识的人,对耳识的认识自然深入,可是像江白云中所说的听到就像看到,这样的耳识识通,他们并不曾有过。于是白石巫祝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那你是怎么看到的?”

    “我听到声音,顺着声音返回去,这样就看到啦。”江白云中以为大家都能看到。

    白石巫祝撇着嘴,作出一幅古怪的表情,然后小眼瞪大眼地看着其他各位巫祝,一时竟不知问什么好,于是便说:“那你都看到了什么呢?徒儿。”

    “白石师傅,我看到了好多东西,所有我听到的我都看到了,我还看到在一座岛中的一间囚室,里头关着一个脏兮兮的糟老头,被锁链绑着手脚和脖子,一直在大吼大叫,样子好吓人。”江白云中双手挥舞,作出夸张的表情。

    丹寒大祭司等人顿时脸色变了变。

    江白云中说的岛,正是祭祀场囚禁敌人、叛徒或大罪过者的枯骨岛,而那个囚室中的糟老头,正是祭祀场的大罪过者戮心老人,因为身陷疯魔日月煎熬,所以整个枯骨岛中所有在押的人中只有他会一直吼叫。枯骨岛距丰伟碑莫约一千八百里,戮心老人更是祭祀场鲜有人知的辛秘,江白云中既然能知道,说明他的耳识听闻范围目前就已经超越了他们,与飞风巫祝都不相上下。更为特殊的是,他不仅能听到,更能因为听到而看到!

    这怎能不让他们震惊!

    擎苍巫祝很激动,“这《耳根圆通章》果然精妙无比!按照经文所说,这门功法只修练耳根,最后却能通过一通皆通的方式,顺利进阶意应境。我猜测云中目前所听即所见的情况,正是《耳根圆通章》专修耳根,耳根连同眼根的体现。现在觉醒了耳识,利用耳根连通眼根,想必很快眼识也要觉醒了吧,哈哈哈。我们额尔德纳部落终于有人能够真正修炼这《耳根圆通章》了!今后云中突破成为意应境修士也是指日可待了!”擎苍巫祝俯瞰着丰伟碑下方的祭祀场各城,哈哈大笑。

    “是啊,都说六根相连,这《耳根圆通章》果真能一根深入、诸根联通,经文所言看来真是不假。唉,可惜啊,可惜!”白石巫祝话锋一转,突然摇头兴叹。

    “白石,你可惜什么呢?”千凡子巫祝放下酒葫芦问道。

    “可惜这《耳根圆通章》只是一个残本啊,若是完本,那该多好啊!云中就能一直修炼下去了。”

    “是啊,但若是完本,怕也不会落在我们手上了。”千凡子罕见地没有和白石巫祝唱反调。

    在场人中,飞风巫祝对《耳根圆通章》的研究最为深入,江白云中通过这门功法突破耳识,对她的冲击最大,同时也最激动。“太好了,太好了!云中,你快跟飞风师傅说说,你刚才顿悟,都感悟到了什么?你是怎样修炼《耳根圆通章》的?好徒儿,你快告诉飞风师傅。”飞风巫祝喜极忘形,连说话的语速都远远快于平常。

    飞风巫祝修炼《耳根圆通章》多年,可一直不入门庭,江白云中主修这个奥义,并且顺利突破耳识,听江白云中讲,这奥义还有如此神奇的效果,这怎能不叫飞风巫祝欣喜若狂。所以她特别想知道江白云中究竟是通过什么,跨过了《耳根圆通章》入门的门槛。

    飞风巫祝脸上绽放着红晕,兴奋得像个少女。

    “飞风师傅,你们都错了!”江白云中突然的这一句,让这帮长期以来居于高位的祭师巫祝们一愣,他们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被别人这样直接否定过,特别是被一个只有十一岁的小孩子。

    “哦?我们都错了?云中,那你说说,师傅们都错在哪了。”丹寒大祭司饶有兴致。

    “你和飞风师傅们,都是教我如何通过听闻去驾驭和掌控声音,但是《耳根圆通章》修炼的却是如何与声音融为一体。”

    众人耳目一新,“好徒儿,你快接着说。”飞风巫祝真切说道。

    “刚才一声雷响,我看到前方乌云翻涌,云层中相互交缠产生雷电,继而发出雷声,雷声入耳,所以被我听见。而雨从乌云中降落,滴到地面或水面,也产生的声音,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也被我听见。其他的所有音声,也是同样的道理。我看所有一切声音都无法脱离物体,离开物体也就没有声音。所以如果我不存在,那声音也不存在,因为我在,所以声音才在,我与声音本来就是一体的,本就是我,又何来我驾驭我呢?”江白云中大概说了一下。各位师傅听着自己徒弟的讲解,竟也若有所悟。

    “所以我就放弃了对声音的控制欲念,而是融入声音之中,和声音一同震荡,与声音一起回到它的源头,所以我就看见了源头的一切,与声音一起去到新的接触物,我就看到了新地的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江白云中给他的师傅们上了关键的一课,一个小孩打破了他们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经验和观念,大家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江白云中通过《耳根圆通章》觉醒耳识,更对飞风巫祝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她已困在五识境界多年,修炼早已到瓶颈,江白云中的一席话,让她仿佛看到了希望,尽管她根深蒂固的执念一时半会儿无法解开,对江白云中的话依旧难以接受,但未来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方向。因此,她激动得把江白云中抱起来亲了又亲。

    江白云中咯咯笑着,一边擦着脸,一边对擎苍巫祝说道:“师傅,我们回雍宁宫吧,我现在又困又饿。”说着又往飞风巫祝的脸上亲了一口。

    “好,师傅回去给你弄一些好吃的。”擎苍巫祝笑着从飞风巫祝手中接过江白云中。

    “云中,今天你终于修成一识修士,我奖励给你一颗百草凝露丹,往后继续努力!哈哈哈。”丹寒大祭司说完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刻有额尔德纳部落火焰图腾的小玉盒,递给了江白云中。

    江白云中打开白玉盒,一颗白色却泛着五彩流光的丹丸安静放着,四周开始弥漫芬芳。江白云中说了一句“好香啊!”然后便抓起丹丸往自己嘴巴里送,咀嚼得津津有味,看得诸位师傅哈哈大笑。

    “还不快多谢大祭司,这可是强身健体的圣药,咱们整个祭祀场也没多少,你就这样随便随便当糖果吃了。”擎苍巫祝有点头疼。

    “谢谢丹寒大师傅!嘻嘻!各位师傅,我这么用功努力,你们又奖励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