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46章 丰伟碑上的顿悟
    江白云中在祭祀场的日子,虽然艰辛枯燥但又充满激情与挑战。

    在术院里,江白云中谦让低调,所选的奥术也偏于冷门,所谓人少是非少,加上有师兄风寻雨的照顾,江白云中在弓术馆和步术馆过得还算自在,就算偶尔遇上大家族的跋扈子弟,江白云中也基本避开了,并没有发生什么以大欺小持强凌弱的事情。几乎所有的精力,他都放在了奥术的训练上,专注得让人汗颜。

    逐星法士和风尘法士的理念如出一辙,都特别看重基本功的训练,对江白云中的要求也几近严苛,但这一切江白云中都默默承受了下来,并且一次又一次地给了两位教练惊喜。也许是心性异于常人的早慧,之前在狮子江畔对母亲的承诺,成了江白云中咬住牙关坚持下来的最大动力。

    图林法士曾对布吉法士说过,这孩子心性坚韧,有时候都让人觉得心疼。但实际上,江白云中不是忧郁或者悲伤的人,绝大多数时候,他是快乐的,因为他热爱法修之道,发自内心的热爱,为了内心憧憬的大世界和大未来,他甘愿目前的艰苦。所以,每天清晨,江白云中便和师兄从雍宁宫出发前往术院,弓术与步术隔天轮流练习,从未间断。

    奥义依靠感悟或可一步登天,但是奥术,特别是依靠身体四肢开展的动作类奥术却完全不可能。最大限度地提高肢体的灵活性和身心如一的契合度,是学好奥术的基本前提。只有练好这关键的第一步,加上对奥义规则的感悟和运用,奥术的威能才能被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对于江白云中这种修炼高阶奥术的,就更是这样。

    一步一个脚印,无法一蹴而就。

    在弓术馆,最开始江白云中连满弓都拉不起来,后来终于拉起了满弓,满弓飞出木箭,却不知射到了哪里,箭矢唰的一声飞出,却不曾听见中靶的声音,挫败与失望从不间断。但江白云中并没有气馁,箭囊的箭矛不断减少又不断增多,江白云中重复着一箭又一箭,可惜箭靶依旧没有任何反馈。《身足如意》的修炼也是如此,在风尘法士设计的梅花桩中,江白云中磕磕碰碰,跌跌撞撞,许久都不得入门。无数次,江白云中就一个人在梅花桩下穿梭,挥汗如雨。逐星法士和风尘法士虽一旁指点,但由于夜叉的侵扰加剧,两位教练也不是一直都在祭祀场中,所以,更多的还得依靠江白云中自己——这事谁也无法代劳,大祭师和十大巫祝都不可以。

    皇天不负有心人,付出的汗水总有收获。

    江白云中目视前方,满弓一个个升起,飞箭像流星一般奔驰,就这样一箭又一箭地射出——终于射到了箭靶!终于不断地接近红心!终于能一箭中的!另一方面,梅花桩阵星罗密布,江白云中越走越灵巧,慢慢变疾步如风——终于能在梅花桩下翩若惊鸿、婉如游龙!终于能在梅花桩上,动若脱兔,敏如跃鹿。随后,箭靶的距离被逐星法士不断拉大,静物变成动物;梅花桩加桩又减桩,再换成了一动就响的风铃林,一切又重新开始。江白云中锲而不舍,不管刮风还是下雨;查漏补缺,不管天阴还是天晴。

    再后来,风寻雨突破成了一识修士,留在雍宁宫跟着擎苍巫祝修行,江白云中便每日独自前往术院修炼了,苦不堪言,乐在其中。

    就这样,江白云中在术院度过了最开始也是最艰苦的三年光阴,不仅强壮了筋骨体格,培养了动心忍性,人也长高了一个头,开始显露出俊美的少年模样。

    关于《耳根圆通章》残本的修炼,江白云中同样没有松懈。在飞风巫祝的亲自指导下,加上江白云中本就根器聪慧,念力过人,所以修炼奥义的进步相比奥术而言要神速得多,江白云中对听闻的感知能力不断提升。

    继首次修炼触动耳根以来,江白云中就一直在学习控制耳门对音声的收纳,学着如何在四面八方的声音中调拨各种声源,让自己听到自己想听的声音。经过三年多的训练和对《耳根圆通章》心法总纲的感悟,目前江白云中已经能在雍宁宫的范围内,清晰地辨听任何声音,耳根已经非常灵敏,对各种声音可以做到轻松的收纳与辨析,听闻自如,但是耳识的觉醒却迟迟差那最后的临门一脚。

    安定巫祝是祭祀场有史以来最早达到一识境界的,可他在最初觉醒身识时也已有十五岁。江白云中上品上等的慧根让人遐想无限,擎苍巫祝和飞风巫祝等人尽管期待,但对这个年幼的孩童也没有过于苛责。大家忙于应战夜叉,都希望江白云中赶紧成长,但也怕拔苗助长,欲速则不达。

    这一夜,飞风巫祝继续带着江白云中在祭祀场最高处丰伟碑顶上修炼。

    丰伟碑巍峨巨大,位于祭祀场第九重的禁地内,是整个祭祀场的中心。在丰伟碑下的地宫之中,供奉的是额尔德纳部落所有已故的五识大圆满的成就者。成就者的遗体在地宫中长眠,而雕像则在通灵法堂供后人瞻仰。

    飞风巫祝与江白云中对面而坐。

    “云中,你听。”飞风巫祝闭着眼睛,手指在空中拨弄。“这声音,是一层一层,一线一线的,每一个声音都不一样。你要听懂它,不要听到它,你要感受它时如何传受到你的耳朵,试着触碰它,抚摸它。”飞风巫祝告诉江白云中耳根修行的心得,本以耳识成就的她,对声音更是有莫名的亲切感。只见飞风巫祝面带微笑,陶醉其中。

    按照《耳根圆通章》残本心法总纲所说,“六根六尘,随拔一根”是修炼这门功法的第一要求,这个江白云中在最开始修炼时便已达成,只是耳根与声音融为一体的“初于闻中,入流亡所”的第二要求,却一直迟迟未能领悟。

    事实上,一般的耳根修炼,讲究的是对声音本身的感受,追求的是对声音的调配和利用,就如同飞风巫祝所言,但这是典型的“入流知所”。而《耳根圆通章》讲究的是耳根与声音的融为一体,乃至达到无我无声,声我同一的“入流亡所”境界,两者几乎背道而驰。因此两者在修炼的最开始,就存在着方向上的差异,可谓南辕北辙。白云中按照飞风巫祝修行的感悟和方法,对耳根耳识的认识和听闻的掌握,虽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受益匪浅,但却因为方向不同,方法不对,所以一直徘徊在《耳根圆通章》门外,这也是大家所料不及的。

    江白云中按照飞风巫祝的指导,轻轻地感受着传来的每一层声音,慢慢进入了状态。忽然,空中送来一阵清凉,随即便下起了沙沙细雨。

    飞风巫祝用真气撑起一个不大的结界,好让雨水无法滴落淋湿自己二人。

    下方的人们开始奔走避雨和收拾东西,雨声夹杂着人们的动作声、叫喊声,周遭吵闹起来。江白云中侧了侧耳朵,听着风声、雨声,以及因为下雨整个祭祀场的其他所有声音,只感觉声声入耳,寓意绵绵。

    夜空突然发出一道闪电!

    江白云中眼前一亮,随即一切又归于黑暗。雨越下越大,雨水顺着屋檐,像瀑布一样飞流直下。远方的天空乌云翻绞,紧接着一声天雷炸响。

    轰隆隆!!!

    江白云中内心一震,顿时睁大了眼睛。他审视着四周夜空,内心顿时一片清明。

    这声音,有发起,有受落,联系才建立。由物发起,经物传播,由物接受,有物才延续。江白云中心想,我若为物,声音即由我发,我若为物,声音即经我传,我若为物,声音即为我闻。无物即无我,无物则无声,声物本如我,我本如声物,原来我本来就跟声音互为一体,又何来区别你我之说呢?

    江白云中闭上了眼睛,天地一时之间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