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403章 第二块碎片
    很快,魏青就悄然来到了附近,定眼望去。

    发现,与周羽辰对峙的乃是其好友,魔天岛的岛主,水魔天。

    这两人此时的表情都极为凶恶,全然没有以前的和善,双目之中,也尽是愤恨之意。

    特别是周羽辰,双目都快喷出火来。

    他此时的状况并不好,嘴角带血,衣衫褴褛,显然之前经过了一场大战。

    反观水魔天,不仅毫无伤势,就连衣物也是完好的。

    “周羽辰,水某建议你,还是将那块碎片给我,免得动手抢夺,伤了和气。”水魔天冷冷的说道。

    “伤了和气?”周羽辰一声冷哼,语气中满是讥讽之色,说道:“有胆量,来抢好了,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周某即便是身受重伤,想要对付我,你还不够看。”

    周羽辰属于金丹中期最顶尖的散修强者,即便是凌风也要对他礼让三分。

    而水魔天虽然也有着金丹中期的强悍修为,但比起前者来,还是多有不如。

    即便是身受重伤,周羽辰还是没有将之放在眼中。

    水魔天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说道:“看在以前的清风,在下好言相劝,不要不识抬举。”

    周羽辰的的脸上露出讽刺的神色,说道:“水魔天,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想要宝物,尽管来拿便是。”

    “好,很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水魔天愤怒的大叫起来,身上顿时浮现出一股极为诡异的气息。

    隐藏在一旁的魏青,眉头一皱,心中想到:“好熟悉的气息,怎么会如此?”

    水魔天的身体四周,黑气翻滚,一道道如人臂粗细的漆黑触手,从其中伸出,在空中飞舞,看起来极为诡异。

    “你居然修炼魔道功法!”周羽辰脸色一变,厉色斥道。

    “周羽辰,本座早就不是原来的水魔天了,既然不想交出宝物,那你便受死吧!”水魔天隐藏在黑雾之中,发出桀桀怪笑。

    与此同时,一柄漆黑的小剑,从黑雾之中漂浮而出。

    魏青看到这柄小剑的时候,脸色大变,险些脱口而出。

    因为这柄小剑正是剑魂令的模样,外表虽有些变化,但是那种气息魏青不会看错。

    “剑魂令在使用之后就消失不见,怎会出现在水魔天这里。”

    不仅魏青察觉到了不对劲,就连周羽辰也知道不好,小塔从体内漂浮而出,悬浮在头顶,气势吞吐,看起来就颇为不俗。

    看到周羽辰的小塔,水魔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贪婪之色,尖声说道:“业火屠魔塔,本座早就想要得到了,哈哈哈!”

    “只要得到这尊宝塔,就能凝聚业力,超脱此间的束缚......”

    水魔天越说越兴奋,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周羽辰的脸色一沉,自他得到这座宝塔以来,一直潜心研究,都没有研究透彻,至于名字,更是不知。

    想不到,水魔天居然知道。

    “你绝对不是水魔天,你到底是谁?”周羽辰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大声呵斥道。

    水魔天再次桀桀怪笑起来,也不回答周羽辰,而是对着不远处的魏青说道:“出来吧,来了这么久,看也看够了。”

    魏青暗叫不好,刚才在见到剑魂令的时候,内心出现一丝波动,居然被对方察觉。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既然被发现,索性也不再隐藏身形,缓步走了出来。

    “是你!”周羽辰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

    而水魔天的脸上,则是玩味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

    魏青并没有走过来,而是远远的站定,视线先是落在周羽辰的身上,说道:“你居然受伤了,难道遇到了剑碑?”

    周羽辰并没有隐瞒,点了点头,反问道:“你也遇到了?”

    他有些不确定,因为魏青看起来并没有受伤,反而更强大了的样子。

    魏青轻嗯了一声,目光移到水魔天身上,沉思起来。

    水魔天则是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说道:“你居然能安然通过剑碑的考验,很不错......”

    他在面对两人的时候,没有丝毫紧张之色。

    “你是谁?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数息的气息。”半响之后,魏青淡淡开口。

    水魔天嘿嘿的笑着,表情说不出的怪异,那些触手疯狂的舞动,渐渐的,在半空之上交织在一起。

    很快,一张脸孔显现而出,整个过程极度诡异。

    “魔物?”魏青在看到那张脸孔的时候,猛然想起,在第一次遇到赤魔真君的时候,就曾在其身上见到过。

    在水域虽然也有魔道修士,但是,那些不过是修炼了魔道功法的人类,与真正的魔物有着本质的区别,很容易就能分辨得出,魏青对此的影响极为深刻。

    魏青的身躯猛然一震,脱口而出,说道:“你与凌风是串通好的?”

    听到他如此说,周羽辰的身躯也是一阵,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水魔天也不作答,而是桀桀怪笑一阵之后,方才开口说道:“既然你们都通过了剑碑考验,那么,交出各自得到的剑器碎片,还有你们手中的佛器和魔器,本尊可绕你们不死。”

    佛器自然是指魏青的燃尽天灯,而魔器,应该是周羽辰手中的业火屠魔塔。

    魏青二人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那只魔物似乎也感觉到魏青的注视,僵硬的脸部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随后又化作了十多道触手,在空中飞舞。

    魏青瞳孔一缩,右手一番,取出了燃尽天灯。

    而周羽辰也微微催动手中的业火屠魔塔,火光映天。

    他们两人的动作时最好的回答。

    “好......很好,那么,都去死吧!”水魔天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伸手抓住那柄小剑,魔气吞吐,一道长达十多丈的漆黑剑气横亘在三人中间,散发出恐怖的气息波动。

    “好强的气息,你怎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周羽辰的脸上露出了惊容,他对这位多年的好友,再清楚不过了,远没有达到现在的这个程度,怎么可能会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也来越强大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