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353章 祖传之物3
    听到这,魏青的眉头再次皱起,疑惑道:“按照你这样说,你们这一脉得到了一丝水属性真龙的血脉,为何不修炼水属性功法呢?这样将来就不会出现爆体而亡的危机。”

    言道心摇头苦笑,回答道:“我们都是火属性的单一灵根,修炼水属性的功法的进度极为缓慢,曾也有不少族人尝试过,没有人能够修炼到筑基期。而且,奇怪的是,言家不管是我这一脉还是其他支脉的后代,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单一火灵根。”

    魏青心中一动,说道:“将你们修炼的功法给我看看。”

    他没有征求对方的意见,而是极为强势的说道,他本来就是为了火灵造化诀而来,救下言城不够是顺便而已。

    言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简递给魏青。

    魏青接过后,神识一扫。

    心中颇有些失望,其中记载的乃是一部名为《火灵决》的功法,虽然颇有玄妙之处,却不是魏青迫切想要看到的。

    将整部功法看完后,魏青失望的神色稍缓。

    其中记载的某些理论与水灵造化诀中的,有一些共通之处。

    “看来,这部《火灵决》应该是从火灵造化诀演变而来的简化版。”魏青心中如此想着,右手一翻,将火族法旨拿在手中。

    言道心在见到此物之时,双目中露出异样的神采,对魏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因,心中了然。

    “前辈是因为此物才寻来的吧?”言道心试探的问道。

    魏青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问道:“此物很不俗,你可知道是什么?”

    言道心摇了摇头,回答道:“在下并不知道,就连家父恐怕也不会知晓,只知道是祖上传下来的。”

    魏青盯着此人的双眼,知道此人并没有撒谎。

    不过,他也没有想要将此物的来历告知的意思。

    五行家族已经消失了无数年,很多修士早就将他们遗忘,魏青也是在一部上古遗留下来的典籍中看到过,后来再从剑老那里了解了更多的隐秘。

    “看来言道心对自己家族的历史知道得很少,必须要问问言城才行。”魏青如此想着。

    随后,对言道心淡淡的说道:“言城年事已高,估计要明天中午才会苏醒,魏某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向他询问一些事情。”

    说完,转身出了院门,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言道心站在原地,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微微一叹,走入房中。

    魏青并没有走远,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目送着言道心进入房间,这才转身离去。

    他并没有将印在言城眉心的剑印收走,一来需要借此镇压此人丹田之内的狂暴之力,二来作为威胁的手段之一,只要这些人敢逃走,他就有办法找到。

    魏青回到洞府,拿出言道心给他的玉简,仔细钻研。

    《火灵决》比起水灵造化诀来浅显了不少,他不会去修炼,却可以印证所学,也能为以后打基础。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魏青从修炼中醒来。

    “这《火灵决》虽然不是什么深奥无比的功法,却也有独到之处,只是一夜就让我体内产生了一丝水属性的灵力,这一丝灵力明显与体内的水属性灵力同出一脉,看来此法还真是脱胎于火灵造化诀。”

    魏青站起身,走出洞府,再次来到了言家。

    他漂浮在言家宅邸的上空,神识覆盖八方,将整个言家宅邸全部笼罩。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宅邸之内,言道心与言旭守在言城的床边,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魏青并没有进去,而是就这样站在半空,直到中午。

    他的神色一动,在他的神识感应中,言城已经醒来。

    随后,他一步踏出,直接就出现在院落之内,再一个闪身,出现在房间之中。

    他刚一出现,言城与言道心已经忘了过来。

    言城虽然依旧老态龙钟,不过精神已经明显好转,丹田之内的狂暴之力也被完全压制。

    言道心忙走过来,深施一礼,说道:“恩公。”

    魏青朝着他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言城身上。

    言城眉头皱起,似是在回想,他刚刚苏醒,还没有明白是什么事情。

    言道心也看出了言城的疑惑,走过去,将后者从床上扶起,并低声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讲述了一遍。

    等到言道心讲述完毕,言城的目光再次落在魏青的身上,脸上带着极为浓郁的不信之色。

    魏青也没有解释,而是心念一动,言城眉心之中的剑印再次亮起,同时头顶、掌心、脚心五处地方同时响起,似有漂浮出现来的迹象。

    而就在这时,言城浑身一颤,丹田之内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顿时就压制不住要爆发。

    旁边的言道心与言旭的脸色一变,后者更是直接惊呼出声。

    “前辈不要!”言道心随后便反应过来,急忙出声阻拦。

    言城此时也终于明白,脸上的不信之色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骇然。

    只见他浑身颤颤巍巍,惊恐得说不出话来,就在刚才,一股死亡的威胁再度出充斥在他的脑海之中。

    魏青冷冷一笑,也不说话,心念再动,剑印的光芒消失,隐没如言城的体内,再度将狂暴的力量压制住。

    好半天,言城才缓过劲来。

    言道心忙上前,将他扶到魏青的面前。

    言城嘴唇打颤,似是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深吸了几口气,这才朝着魏青躬身行礼,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魏青看了他一眼,说道:“魏某有能力压制你的伤势,也有能力让其加速爆发。”

    言道心的身体一颤,扶着言城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而言城反而微微一笑,说道:“不管道友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小老儿能够办到的,就算豁去性命也在所不辞。”

    魏青到时颇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言城察觉到了魏青眼中的诧异,咳嗽了几声,这才说道:“小老儿本就是将死之人,还有什么东西不可放下的,再说言家早就落魄至此,还有什么东西可让人觊觎的。即便是有,能够换回小老儿的一条小命,也是值得的。”

    魏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到时看得开,这次磨难,让你的心性提高了不少,很有希望再做突破。”

    魏青倒是没有说假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