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325章 阴差阳错
    紧接着,手指按下。

    魏青眉心处一道银芒刹那飞出,与指尖碰撞到了一起。

    这道银芒乃是一根三寸多长的银针,其上还有盘龙符文隐现,刚一出现,便有锋锐之气扩散。

    轰隆一声巨响传出,银针寸寸碎裂,化作无数光点倒卷而回,没入魏青的眉心之中。

    魏青全身剧震,脸色变得煞白,一口鲜血喷出。

    随后,那根手指直接点在魏青的身上。

    噗的一声,血花四溅,魏青的身体倒飞出数百丈,胸口处一个碗大的伤口出现,鲜血汩汩而用。

    直到此时,那根手指才力量耗尽,慢慢的消散在天空之上。

    虚空中那朵血色的梅花也变得极为暗淡,其中的人影不断有咆哮传出,愤怒之意惊天动地。

    魏青更是看到,在那人身后,有千丈巨浪卷起,将天空打出一个个窟窿。

    “本座要你死!不管今后你身在何处,本座都要找到你,将你碎尸万段,受万世炼魂之苦”。那人歇斯底里的吼声传出,满含愤怒和不甘的情绪,似是从遥远的空间传来。

    数个呼吸之后,那个身影缓缓消失,天空之上的血色梅花,最终化作一道光芒没入上官栖月的眉心。

    上官栖月娇躯一震,四周弥漫的红雾此时已经被她全部吸入到身体之中,一股强大的气息陡然扩散。

    魏青浑身疼痛到几欲昏厥,猛然感受之下,心中大骇。

    此时,上官栖月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无限接近金丹期。

    他原本就受伤颇重,顿时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仰面栽倒。

    就在这时,原本漂浮在半空的上官栖月,双目突然睁开,原本被她吸入体内的红雾从七窍之中飘散而出,刹那之间就覆盖四周,就连魏青也被笼罩在内。

    上官栖月缓缓飘落在地,裸露着的肌肤变成了粉红的色泽,双目之中更是充斥着火热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张,似有呢喃之语。

    魏青此时也感觉全身酥麻,意识都有些模糊起来,一股原始的冲动,从小腹升起,双眼开合间,似看到一团火热扑在身上,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魏青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与一名陌生的女子交缠在一起,此女看不真切相貌,只有无数梅花在四周飘舞。

    不知过了多久,魏青从昏迷中清醒,感觉身体沉重无比,头痛欲裂,想要撑起身子,却发现有一个人正趴在自己身上。

    艰难的抬起头一看,脑中顿时嗡鸣一声,只见一个火热的身躯正趴在身上,随着魏青的动作,紧贴的肌肤有了摩擦,轰的一声,只感觉小腹之内有一团火焰升起,差点让他再次昏迷过去。

    特别是在看到地面上的斑斑血迹之后,心中顿时出现不好的预感。

    估计是因为魏青的动作,让上官栖月感觉到不舒服,秀眉皱起,慢慢的苏醒过来。

    紧接着,她就发出一声闷哼,身体某个部位传来的疼痛,让她的脸色都变了。

    再看到与她贴在一起的魏青时,脸色更是变得煞白。

    “你......”上官栖月刚撑起身体,某个部位传来的疼痛感,让她全身痉挛,再次扑在魏青的身上,胸前的丰满更是被挤得变形。

    魏青发出一声呻吟,某个部位就开始变化。

    魏青心中叫苦,强压心头的浴火,暗自远转水灵造化诀,收敛心神。

    而上官栖月同样如此,两人就这样,紧贴在一起。

    半柱香之后,上官栖月再次睁开双目,艰难的从魏青身上挪开,一直退到丈许外,这才从储物装备中取出一件衣服披在身上。

    魏青也艰难的坐起,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竟被撕碎,形成布条挂在身上,裤子更是不翼而飞。

    在自己的大腿内侧,更有斑驳血迹。

    “我......”魏青开口想要解释,却被上官栖月打断。

    “你不用说!”她此时的脸色煞白,已经没了之前的那种不健康的青色,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冰冷。

    “我的事情自己清楚,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上官栖月本就是聪明绝顶,此时头脑已经清醒,稍微联想一下,就能将前后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你我保守秘密,这个事情就算扯平。”上官栖月的脸上闪过一丝凄苦,她此时的修为虽然再有精进,却让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她来此地时,就没有打算活着离开,却不想被魏青阴差阳错的救了一命。

    魏青眉头皱起,想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我会负责!”

    上官栖月苦笑,摇头说道:“不用,我原本就应该死去,你负不负责早已不重要。”

    此时的她本就没有空灵岛第一人的气魄,只有一个柔弱女子的认命。

    魏青顿时语塞,半响之后,再次开口问道:“那个人是谁?”

    上官栖月身体一震,双目中露出差异之色,反问道:“你看见了?”

    最后,她又摇着头,低声喃喃:“也对,如果没有看到,又怎能将我救下。”

    魏青双眼中露出奇异之芒,淡淡开口:“你作为空灵岛第一天骄,居然还会认命!”

    上官栖月抬起头,双眼中没有仇恨,没有厌恶。她虽然将身体给了眼前的男子,却怎么也生不出恨意。看到对方严重的伤势,就已经知道,是自己强迫的对方,只是,这点让她很是羞恼。

    “第一天骄又如何,从我刚出生第一天,被检测出元婴天脉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注定了。或者说,自空灵岛第一代岛主上官梅,在得到洗梅八法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要发生这一切。”上官栖月没有因为魏青的讽刺而动怒,而是透露着无尽的哀伤。

    她恨的是命运,是天道,而不是人。

    天意如刀,而她不过是刀下的一缕魂而已,随时都可能命丧九泉。

    魏青没有再说什么,从储物手镯中取出衣服,穿戴好后,来到上官栖月的身旁坐下。

    好半响才说道:“那个人不会放过我,而我却是要去挣上一挣,你可以认命,而我只认自己。”

    上官栖月的身躯再次震动,双眼中露出奇异之芒,随后默默的点了点头,开始讲述为何会发生这些的由来。

    她原本就注定要在这一天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与眼前之人短短几句对话,却让她内心升起一股想要看到他“挣”的那一幕幕场景。

    今天又晚了,抱歉还是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