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82章 面具和银锁
    一把将他整个面皮都给抓了下来,露出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惊恐。

    就在魏青将其面皮抓下来的同时,此人的头颅也瞬间化作了飞灰,风一吹,消散于空中。

    魏青站在那里盯着手中的皮,愣愣出神。

    他刚才不过是下意识的动作,此时却有点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做。

    将手中之物拿了起来,看了看。

    “居然是一张人皮面具!”这时,他才看清,刚才从赵常天脸上抓下来的居然是一张人皮面具。

    面具很薄,呈半透明,摸上去光滑且柔软,与人皮的质感一般无二。

    再联想到,最后赵常天显露出来的真容,魏青这才恍然。

    “原来赵常天一直都不是以真面目示人,就连剑老都没有察觉到此人带着人皮面具,可见此面具的非凡之处。”魏青暗自想到。

    剑老很显然察觉到了魏青的想法,他的声音不满的在魏青耳边响起。

    “小子,这块人皮面具很普通,只能算是过得去,有那么一点点价值。”剑老几乎是在吼叫,被魏青那种轻视的想法,弄得似乎要抓狂。

    “真正让老头子我,没有察觉此人戴着面具的乃是那块银锁。”剑老在提到那块银锁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

    “哦?剑老,你识得此锁?”魏青这才想起来,还有一枚银锁掉落在一旁,走过去捡起,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并没有看出有何异样。

    “如果识得我就不会如此了,就是因为不认识”剑老的声音还犹自带着一种不甘。

    魏青听完也是悚然而惊,剑老的见识他是知道的,就连五行家族那种极为隐瞒的事情也都知晓,并且还能说出很多细节。而且,对通天剑匣这种几乎没人知道的东西都如此熟悉,可见剑老的见识有多么恐怖。

    如果就连他都不知道的东西,那么这个东西的来历就非比寻常,年代之久远,几乎是难以想象。

    “不过,这个银锁有什么作用?之前虽然也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但是现在看来,与普通的银锁别无二致。”魏青反复看了十多遍,还是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同。

    “小子,你不用看了,这个就连老夫都没有察觉出来有什么异常;你佩戴在身上,自然而然就能掩盖你原本的气息。”剑老的声音再次传出,虽然这样说让他很没面子,不过,现在也不是隐瞒的时候。

    “而且,这枚银锁似乎要与面具相互配合使用。”剑老再次提醒到。

    魏青点了点头,顺势就将面具戴在脸上。

    一股清凉之意从面具上传来,他分明感受到,面具在紧贴脸部的时候,仿佛活了过来了一般,慢慢的改变形状。

    只有刹那的功夫,魏青的脸已经大变样,此时变得与赵常天一般无二。

    分明就是另一个赵常天,只是身材、头发和穿着迥异。

    发现这一变化的还有剑老,他此时咦了一声,说道:“老夫有个想法”

    他还没说完,魏青也同时说道:“我想到办法混入雷鸣派了!”

    两人都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天大的机会。

    魏青又在附近找寻了一下,发现燃尽天灯虽然讲赵常天的肉身毁去了,却没有烧毁他的异物。

    “看来,燃尽天灯的火焰并不会烧毁死物,比如储物装备”

    魏青神识在地面上扫过,终于在一个石头缝里面找到了赵常天的储物戒指。

    这是一枚很普通的戒指,想来也是赵常天用来麻痹检验阵法的。

    在里面仔细搜索了一番,除了两颗三品灵草,数十颗二品灵草,数百棵三品灵草以外,就只有寥寥几件物品。

    其中有一枚令牌,此物正是赵常天外门执事令牌。

    还有一张符箓,此符箓纹路复杂难明,一看就知道是一张古符,魏青也看不懂是什么作用的符箓。

    其他的就是一些生活用品,价值不大。

    魏青顺势将储物戒指戴在手上,拿起那张符箓,翻来覆去的看。

    “小子,你不会知道这是什么作用的!”剑老见魏青盯着那张符箓仔细研究,忍不住开口说道,“此符箓乃是一张古符,制作早就失传,目前邱州是没人识得这种符箓,即便是在更久远的年代,也没几个人认得。”

    剑老的话中说不出的得意,自觉将之前不认得银锁丢掉的面子挽回了一些。

    “哦!”魏青不由得来了兴趣,问道,“剑老知道这是何种符箓?”

    剑老突然从剑匣之中冒了出来,在魏青旁边飘来飘去,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张符箓,再次开口说道:“不错,这是一张纳物符。”

    “纳物符?”魏青还真没有听说有这种功能的符箓,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张储存物品的符箓,应该是与空间储物装备类似的功能。

    想到这,魏青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你小子想得没错,这正是一件储存物品的纳物符,里面说不定里面就是赵常天的珍藏!”剑老在魏青身边呆了十多年,只要看表情就能猜到对方的想法,索性就直说。

    “这个要怎么使用?”魏青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心中明白,这张纳物符应该不容易打开,否则赵常天也不会将物品放入其中。

    “难道将纳物符直接毁去?”魏青不敢肯定的猜测到。

    剑老摇了摇头,说道:“这类纳物符是不能直接毁去的,如果将符箓毁去,里面的东西就会被卷入空间乱流之中,瞬间化为虚无。就好比,不能毁坏储物戒指,来获取其中的东西一样。”

    魏青点了点头,想想也是。

    “那要如何使用?”魏青再次问道,可见内心的急切。

    剑老也没卖官司,将知道的方法详细的说了一边。

    魏青仔细听着,不时的出声询问,不多时,便将方法研究通透,准备尝试着打开纳物符。

    “纳物符与储物戒指不同,它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所以,你不要随意尝试,万一毁坏了就不好了!”剑老及时提醒到。

    魏青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便开始尝试。

    再尝试了两次之后,魏青终于将这枚纳物符打开,将其中的东西尽数到处。也就在这时,这张纳物符,便自动燃烧起来,瞬间,便化作了一片飞灰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