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61章 水莲天阁
    这一天,魏青刚刚将破壳而出的冥王蜂封印去新炼制的千虫幡之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

    “居然将雷鸣谷长老雷万钧的寿辰给忘记了!”魏青拍了拍脑袋,想到。

    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如果此刻动身的话,刚好能够及时赶到。

    而且,心中对其他的安全有着一丝担忧。

    想到这里,魏青心中犹豫不决。

    关于这次的行动,他本不想参加,现在正好脱离大部队,也是他欣喜看到的。

    只是,心中又有牵挂......

    对于雷鸣派,魏青知道得并不多。

    只知道雷鸣派乃是主修雷属性功法,破坏力惊人,每个此派的修士都是以攻击见长。

    所以,雷鸣派乃是三大上三门之首。

    而且占据了邱州雷元素活跃区域——雷鸣谷。

    雷鸣谷常年都充斥着雷电,就算是在外围区域也会有不小的风险,特别是对于炼气期的修士而言,那里可以说是禁区。

    就在魏青纠结的时候,脑海中传来剑老的声音,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

    “小子,雷鸣谷你还非去不可。”

    “哦,剑老为何?”魏青疑惑的问道。

    剑老咳嗽了两声,说道:“你应该将炼制水莲天阁所需的材料全部记住了吧,那你说说其主要材料有哪些?”

    魏青回忆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有三种主要材料,随便一种都是世间罕见,而且都是小子从来没有听过的。其一名叫万载空青金,其二便是碧水幽莲,这最后一种名为水精原灵液。”

    剑老的身影从剑匣中飘了出来,悬浮在魏青的前方,点头表示同意。

    剑魏青说完,便开口说道:“这万载空青金非常罕见,乃是一种天外陨铁,介于虚实之间。前一刻你摸上去是一块陨铁,下一刻就会变成一个陨铁的虚幻之影,只能看却摸不着。就连老夫也只见过一次。”

    魏青眼神闪动,将之牢记心中。

    “而水精原灵液,乃是一处圣地的特产,在外界几乎是不可见,现在的你绝无办法获得。”

    “至于碧水幽莲......”说到这,剑老顿了顿,看着魏青。

    魏青被他的华语吸引,眼中充满了好奇和期待。他心中明白,剑老接下来的话,肯定会有惊喜。

    剑老没有卖官司,顿了顿说道:“一个偶然的机会,曾在现任门主云雀山口中得知,在雷鸣派中有一粒濒死的碧水幽莲子。”

    听完后,魏青苦笑着说道:“先不说雷鸣派守卫森严,就算被我得到了碧水幽莲子,也培养不出碧水幽莲来。”

    剑老听到他说的丧气话,也不恼,而是说道:“凡事都要一步步来,你这次能够得到水灵造化决,而我恰巧又知道炼制水莲天阁三种主要材料之一的碧水幽莲的线索,或许这便是你的机缘。”

    魏青听完陷入沉思之中,机缘一说本就虚幻缥缈,他心中是相信的。

    否则也也不会经常外出历练寻找所谓的机缘。

    这次能够得到水灵造化诀就是一种机缘,就看你能不能够将这个得到的机缘最大程度的利用。

    所以,凝练法身是他必须要去考虑的问题。

    在四种法身凭依当中,最先出现的信息,便是与这第四种水莲天阁相关的,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机缘指引。

    想到这里,魏青已经下定了决心,这雷鸣谷必须要去。这次前去也并非一定要得到碧水幽莲子,能够获得一点消息,确定它真的的在雷鸣谷也是好的。

    毕竟知道了这碧水幽莲子在什么地方,其他的可以以后再想办法。

    在心中下定决定,魏青也就不再犹豫,稍微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呆了几个月的山洞,朝着雷鸣谷赶去。

    他现在还只是炼气期大圆满,并不能做到御物飞行。所以先到临近的村镇买了一匹快马,白天赶路,夜间修炼。

    原本他想着购买几张陆行符,想想还是算了。这种二阶符箓除了用来赶路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用途,价格却非常昂贵,已经赶上了小部分三阶符箓的价格。

    而且时间还算充裕,一边赶路一边修行也不错。

    二十天之后,正午,斜阳山道。

    一位风程仆仆的少年骑着一匹原本是白色,现在却变成了灰色的马匹。

    一席青色的长衫,也被尘土染成了青灰色。

    原本清秀的脸庞也满是灰尘,看起来有些狼狈。

    其身后背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体,物体的最下端垂到了白马的尾部。

    如果眼尖之人就会发现,少年的眼中并没有疲倦之色,反而露出隐隐的精芒。

    “距离雷鸣谷还有三四日的路程,正好可以赶上寿辰。”

    此少年正是赶往雷鸣谷的魏青。

    魏青看了看正午的阳光,阳光虽然炽烈,对他不会有影响,但座下的马匹却不行。

    想到这,魏青抬头望去,前方的山道岔路口正好有一个小茶馆。

    茶馆破烂不堪,此时却有很多行脚夫在那里纳凉休憩。

    魏青索性下马,牵着马匹慢慢走了过去。

    小茶馆本就小,早就没有座位可坐。

    茶馆小二也算是颇有眼界,看到魏青虽然风尘仆仆,却没有疲倦之色,知道此人定不是一般人。

    边想着与边缘处挤在一个桌子边的行脚夫说道说道,让出一个位置来。

    魏青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你将我这匹马犒劳好就成,我就在那边席地而坐,给我送点茶水便可。”

    魏青指着不远处的一颗大树,说到。

    见可观这么说了,他也不再坚持,从魏青手中接过马匹离开了。

    魏青径直走到那颗大树下,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起来。

    不多时,魏青感觉有人靠近,睁开眼睛,见到小二端着茶具和一个小板凳走了过来。

    现将板凳放在魏青的面前,将茶具摆放好,自顾自的说道:“最近不知道怎的,路过这里的人突然增多了起来,否则也不会让客观席地而坐。”

    魏青微微一笑,说道:“无妨!”

    小二见魏青不想多说,免得闹了贵客,也就告辞离开。

    魏青抿了一口茶水,暗自点头,虽然入口时苦味较浓,但随着入喉,却有一丝淡淡的甜味在舌尖环绕。

    又轻抿了几口后,开始闭目打坐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