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56章 让人意外的变故
    眼神死死的盯着悬浮于半空之上的高瘦男子,身体快速后退。

    同时,掌中的火云扇再次扇出,一股浓郁至极的火焰之力,涌出,铺天盖地而去。

    冷哼之声传出,高瘦男子身旁的水蓝色人影将手中的卷轴一抖。

    一条银河飞扑而下,直接将飞扑而来的火焰之力熄灭。

    并径直朝着魏青席卷而去。

    魏青再次后退,身上的光芒一闪,紫萝伞凭空浮现而出,挡在身前。

    只听见咔嚓一声,紫萝伞的伞面上裂痕遍布,眼看就废掉了。

    魏青来不及痛惜,身体倒飞而出,在空中的时候一口鲜血喷出,漫天洒落。

    高瘦男子狞笑一声,一步踏出。

    与此同时,站立于身旁的水蓝色身影也踏出一步。

    龙吟之声再次传出,九条水龙被他再次施展,朝着倒飞而出的魏青扑去。

    之前,九龙灭世一出现就被魏青的十剑裂空杀抵挡,并没有显现出多么强大的威力。

    可是在这一刻,其威力蓦然间全部爆发,其中所蕴含的气势节节攀升,扑倒魏青面前的时候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声势滔天。

    魏青脸上闪过一丝痛惜,右手一抖,千虫幡发出裂帛之声,一层黑雾从其中弥漫开来。

    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漆黑人头,在水龙扑来的同时,一口将其吞下。

    轰然一声巨响,巨大的漆黑人头猛烈鼓荡了一下,然后轰然爆开,漆黑的物质四散纷飞。

    这是冥王蜂的尸体,数千只冥王蜂几乎被一击灭尽。

    随后,魏青听见咔嚓一声,低头望去,手中的虫幡断裂成三截掉落在地,失去了光泽。

    他还来不及痛惜,水龙已经扑面而至,强大的气息吹拂在脸上,让他几欲窒息。

    碰的一声,他的身体再次倒飞出数仗,大量的鲜血从口中喷出。

    紫萝伞终于不堪重负,碎裂成无数块,四散飞射。

    魏青只感觉身体剧痛,神志都有些迷离,脑海中一个个画面闪现,仿佛是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之印在脑海之中。

    他勉励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见到高瘦男子从空中缓步而下,朝着他一指点来。

    就在他等死之时,天空中蓦然出现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随后眼前一花,感觉一个什么东西挡在眼前,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魏青缓缓醒来,睁开眼睛,却看到高瘦男子倒在不远处,头颅爆开,红白之色爆了一滴,看的让人作呕。

    勉强撑起身体,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

    “难道有强大的修士路过,将我救下?”魏青这样想着。

    同时,一个嗤笑之声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魏青心头一惊,再次在四周扫视,仍旧没有人际。

    心头一沉,就想准备拖着重伤之躯离开此地。

    “我要是你就不会动,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走不出百步就要一命呜呼了。”那个声音再次凭空出现在魏青的脑海中。

    这次他听得分明,身体一颤,“谁?出来,装神弄鬼。”

    “哎,你怎么那么笨,一件惊天东西的通天灵宝居然被你弄成了四不像,真是气死老夫了。”

    就在魏青焦急之时,一个黑色的人影慢慢的从他背后的剑匣中飞出,凝于眼前。

    “你是”魏青心头一跳,他与剑匣共处了十多年,从来不知道剑匣之中还有人。

    “难道?”他心中一动,脱口问道,“你是剑匣的器灵?”

    “啥?器灵?”人影浑身一颤,一丝黑雾从嘴角处飘散,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让人感觉要立刻崩溃一般。

    “气煞老夫也,老夫就应该让你被那人轰死,免得将老夫给气死。”

    魏青这才恍然,原来是眼前的这个自称老夫的人救了他。

    “请问,你是”

    听到魏青的问话,黑影缓缓平静下来,像是在回忆,半响过后,才微微叹息,说道:“你称呼我为剑老便成,至于来历,这个以后再告诉你。还有,老夫可不是什么器灵,那些东西怎么可以和老夫相提并论。”

    “这个剑老,是您老救了在下?”听到对方的话,魏青知道此人没有恶意,想到昏迷之前看到的一幕,还有此时周围的环境,小心的问道。

    此时,黑影逐渐的清晰,出现了以为身着黑衣的老者,望着魏青的眼神尽是戏谑之色。

    双袖一甩,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方才缓缓说道:“不错,正是老朽!”

    说完,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痛心疾首的事情,脸上显出痛惜之色。

    “你小子修行了十余载,功法垃圾,神通垃圾,法宝垃圾,一无是处,最重要的是还将剑匣弄成这幅模样”说着说着就险些哭出来了。

    魏青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他原本就不擅长交际,这种情况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好在,老头发泄了一番之后,再次望向了魏青。

    如果有眼泪的话,他此时的双眼定然饱含泪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剑老。”魏青刚准备开口,剑老便猛的跳起来,指着他再次怒骂起来。

    魏青索性不再开口,就这么躺在地上,任凭对方在哪里说个不停。

    听着听着,魏青重要听出了一些大概。

    原来,这所谓的剑老一直存在于剑匣空间之中,由于十几年前剑匣认主的关系,他也从沉睡中醒来。

    这十几年来,他一直在暗中观察魏青的一举一动。

    一共出手相救了三次。

    第一次乃是在魔虫岭地下的假丹修士洞府,被虫祖分神攻击之时。

    第二次是在祝融城最后一战的最后一刻。

    第三次便是现在了。

    听到这里,魏青心中凛然。

    他一直以为祝融城最后一战中乃是许清河救了他,想不到是剑老出手。

    于是,问道:“祝融城那一战中,小子的大师兄”

    他还没说完,就被老头无理的打断。

    老头冷哼一声,脸上显出不悦之色,说道:“你那个师兄虽然不俗,但也只是仗着精血逞能。老夫猜测,他手中有一滴翼禅真人的本命精血,在祝融城最后一战中,想要凭此破开阵法还远远不够,要不是最后关头老夫出手,只怕你已经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