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55章 拼死一战
    高瘦男子轻蔑的冷笑,却没有说话,而是右手朝前一指。

    磅礴的灵力从指间射入悬浮于身前的卷轴。

    原本悬浮不动的卷轴,仿佛是被注入了活力一般,光芒大放,另一个高瘦男子凭空出现,其双手正好握住卷轴的两侧。

    只听见哗啦一声,卷轴赫然展开,一股磅礴无比的压力从中曝气。

    “想不到,你一个筑基期修士,能死在雨族法旨三成的威力下,在黄泉之下足以自傲了。”

    张开的卷轴在空中飘然飞舞,发出霍霍呼啸之声,声势震天。

    紧接着,水蓝色身影平举双手,微微一抖。

    九条水龙从卷轴展开之处飞腾而出,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仰天怒吼,阵阵声浪铺天盖地,席卷八方。

    “这......”魏青双眼赤红,紧咬牙关,丝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他在这九条水龙强大的气息下,竟险些不能站立。

    “这根本就不是筑基大圆满的大修士可以发出来的攻击,其威力已经无限接近金丹初期的强者了。”

    魏青是见过金丹期强者的战斗的,两相比较之下,赫然色变。

    九条水龙仿佛拥有灵智一般,随着高瘦男子朝前一指,盘旋而出,临空扑下。

    还没有临近,魏青就感觉到,在这九条水龙身上,有一股不容侵犯的天地威严在其中,似乎要灭杀挡在前方的一切敌人。

    “九龙灭世,去!”

    随着高瘦男子一声底喝,九龙气势更甚,宛如真龙一般。

    魏青鼓动全身灵力,心念一动,背后的剑匣剧烈的颤抖起来。

    几乎所有剑气尽数被他召唤而出,足足有九十道,围绕他周身盘旋,声势浩大。

    以他的神识强度是不可能控制如此多的剑气,但是现在身临绝境,让他不得不挖掘自身潜力。

    又在玄阴寒霜露的帮助下,竟被他成功了。

    九十道剑气呼啸,同时没入地下。

    一时间地动山摇,噗噗之声不绝于耳,没有多么强大的声势,却让人有种几欲吐血的不适之感。

    高瘦男子不为所动,右手凭空按下。

    九龙发出一声咆哮,张大的巨口,企图将魏青撕咬成块,然后再吞入腹中。

    魏青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一声怒吼,疯狂的运转灵力。

    地面的震动越发的剧烈起来,一层淡淡的圆形光圈在地面凭空出现。

    如果仔细数一下就会发现,正好是九个光圈。

    “十剑裂空杀!”

    魏青双手轮转,一道道复杂的法诀没入地下,九道光柱陡然从地面冲天而起,正好迎向了落下的水龙。

    与此同时,心念再动,所有水属性的剑气被他召唤而出。

    凝成一道如同头发丝大小的剑气,从十剑裂空杀的光柱和九龙的空隙间穿透而过,直指悬浮于半空之中的高瘦男子。

    这正是绝杀一剑阵,这部剑阵功法自从得到后,一直被他细心研究,现在的威力依然非凡。

    这是他现在最后的杀招,也是压箱底的手段。

    可是,他毕竟修行尚浅,修为不足。

    就算是倾尽全力一击,最多能抵抗一下筑基后期的强者。

    可对方却是实打实的筑基大圆满,能不能凑效,就看天意。

    九道光柱声势骇人,将九条水龙全部笼罩其间,无数剑气隐匿于光柱之中,不停的从水龙庞大的身躯上洞穿而过。

    九处碰撞散发出来的气息惊天东西,周围水汽弥漫,在水雾弥漫之中,一道淡淡的透明剑气,悄无声息穿出。

    等到高瘦男子察觉之时已经尽在咫尺。

    临危之际,高瘦男子一声怒吼,身上光芒一闪一道防护光幕出现。

    只听见噗嗤一声,剑气竟穿透光幕而过。

    高瘦男子神色骇然,如此同时,他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被逼出,挡在眉心处。

    轰然一声,本命精血于剑气一同消散于无形。

    看到这里,魏青微微一叹。

    本命精血乃是修士的根本,不管是多么强大的修士,一生之中只能凝练出三滴。每消耗一滴都要数十年乃至数百年才能恢复过来,可见本命精血的珍贵之处,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修士是不会动用的。

    魏青却没有放弃,仍旧勉励维持着十剑裂空杀的运转,这就条水龙,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得多。

    此时,高瘦男子的脸色铁青,看向魏青的目光已经带着仇恨。

    他堂堂一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被一位练气期逼得动用了一滴本命精血,要是传出去,他就不用再邱州混了。

    更何况,一滴本命精血已经让他元气大伤。

    他胸中的怒火,已经在熊熊燃烧,恨不得生食对方的血肉。

    只见他身体一震,水蓝色分身的口中喷出一股浓郁至极的灵力,直接没入卷轴中。

    九条水龙的气势再次攀升,巨尾横扫。

    砰砰之声穿出,竟挣脱了十剑裂空杀的束缚,朝着魏青扑来。

    魏青迅速后退,手中的火云扇一连扇出九次,就团火焰云雾,一次飞向九条火龙。

    水火碰撞在一起升起阵阵水雾弥漫开来。

    恰在此时,魏青却倒飞而出,口角溢血,重重的摔在地上,俨然重伤。

    魏青挣扎着站起身,冷冷的望着高瘦男子。

    “我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要慢慢折磨你,否则难消心头之恨。”高瘦男子恨恨的说到,声音冰寒刺骨。

    魏青没有说话,勉励的支撑身体,心中默然。

    他修行至今,虽然时间尚短,却是一次次在生死边缘求存。

    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修行界,都是以实力说话。

    实力强大就能活,实力弱小就得死。

    修行便是与天挣,挣那一丝机缘,挣那一闪即逝的生机。

    如果不挣,便是死。

    魏青深吸一口气,剑匣之中孕育出来的剑气已经被他全部耗尽,手中已经没有任何底牌,但是他却对不会这样就屈服。

    他说过,就算对方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想要杀死他都得脱层皮。

    右手一番,又是一瓶玄阴寒霜露灌入口中。

    原本干涸的经脉中,再次充满的灵力,乏力之感顿时消散。

    将空瓶向空中一抛,手中出现一物,千虫幡。

    千虫幡因为等级太低的缘故,一直被他束之高阁,现在动用,也不过是想要拖延片刻寻找机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