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50章 强敌
    ?

    “天佑!”云天涯一声惊呼,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云峰脸色阴冷,浑身的气息散发开来,将江天佑笼罩,化解这次危急。

    谢佳人同样脸色发白,双手牢牢的抓住云天涯的手臂,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一位筑基后期强者散发出来的气息,不是一个练气中期的人能够抵挡的。

    魏青心念电转,从金豆那里传来的意念来推测,此人的修为高深莫测,比同阶修士高出不少。

    而且,刚刚的剑气没有伤到对方分毫。

    绝杀一剑阵的威力虽然不错,那也得看能不能击中对方。

    魏青不知道雨灵族是何种族,但从这种影藏身法的方式来看,就非比寻常。

    而且,他敢肯定,对方绝对不止一人。

    看了看许清河,内心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许清河给魏青的感觉有点奇怪,现在显露出来的修为是筑基初期巅峰,但是之前在祝融城救他之时所显露的实力非同一般。

    “总感觉他的修为时高时低,不知是何缘故。”

    “如果这次他只能发挥出筑基初期的修为,我们恐怕就危险了。”

    “唯一的办法只能寻找机会分开逃走,但是”

    魏青的眼神从云天涯、谢佳人和江天佑身上扫过,这三人修为太低,分开逃走的话,其中肯定有人必死无疑。

    “按照许清河心性绝对不会见死不救,而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送死,麻烦!”魏青暗叹一声。

    他本来就是从驭虫门底层一步步修炼才达到了现在的境界,绝对不会让自身陷入危险之中。

    仿佛是感受到了魏青的目光,许清河转过头来,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对方好似是打定主意一般,天空中的雨水下得更猛了。

    无数道雨滴化作无数的寒芒,从天空急坠而下。

    不管魏青等人如何移动,头顶的寒芒,就如同附骨之蛆,难以摆脱。

    “哼,雕虫小技。”云峰一声冷哼,再次摇晃手中的铃铛。

    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响声传出,周围的雨水仿佛是受到了某种限制,陡然间急停在半空之中。

    云峰浑身气势暴涨,脸色出现一缕潮红,一口鲜血喷在铃铛之上。

    铃铛开始剧烈颤抖,然后猛然一震。

    只听见“嗡”的一声,一道环形波纹从铃铛身上扩散开去。

    悬停在半空的雨滴被瞬间打散,向四周****。

    然后是哗啦啦一阵响动,从空中落下。

    “不愧是上品宝器,居然能够破掉本人的雨族功法。”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再次传出,对功法被破掉毫不在意。

    魏青抬头看了看还悬浮在头顶的水蓝色卷轴,右手一抬,一道剑气脱手飞出,瞬间打在卷轴之上。

    只见在剑气临近的瞬间,卷轴暴起一层淡淡的水幕,将剑气直接卸掉。

    魏青眉头一皱,刚才那道剑气直接被吸收,让他损失了一道十成威力的剑气。

    “出来!”云峰一声呵斥,“道友道法高深,何必鬼鬼祟祟,乃鼠道尔。”

    云峰的话仿佛是触犯了对方的某种禁忌,一声冷哼从远处传来。

    雨水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从天空落下。

    “你说什么?”此人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意,“鼠道?我们的道又岂是你这种小角色能够知道的。”

    此人的话语中充满了蔑视之意。

    魏青扫视一圈后,突然心中警兆陡升,心中暗叫不好。

    口中大喝一声,“小心”,同时脚尖点地,飞快弹跳而起。

    身体之外环绕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出,疯狂的催发着体内的灵力。

    就在魏青跳起的同时,云峰与许清河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许清河背上的宝剑发出铮的一声剑鸣,弹射而出,落入对方掌心之中。

    只见他眼中光芒一闪,许清河握住剑柄的手朝下猛的刺出。

    只听见咔嚓一声,一道从地面射出的水流被一剑劈开,朝着两边溅射。

    与此同时,他伸手将离他最近的云天涯拉起,剑柄一转,又是一道剑气将即将刺入后者身体的水柱击碎。

    云峰此时,也拉着江天佑险险避开,只有谢佳人没有人来得及相救。

    身处在半空的魏青也察觉到了谢佳人的险境,原本四射的剑气陡然聚拢,形成一柄巨大的大剑,刺入谢佳人脚边的地面中。

    无数道裂痕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还没有射出地面的水柱直接被震散。

    谢佳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

    不管是从地面传出来的阵阵杀意,还是身边那柄巨剑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让她心惊不已。

    只是,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道水流一般的细线,从远处悄然飞来。

    在众人躲避的同时,快速的接近云峰。

    它的目标赫然是云峰握在手中的震魂铃。

    众人都没有察觉到它的接近。

    与此同时,魏青脑中突然响起金豆咿咿呀呀的声音。

    魏青心中一惊,赫然抬头,同时出声提醒道:“云长老小心。”

    突然听到魏青的声音,云峰转过头来,只感觉眼前光芒一闪。

    铛的一声,那条水流细线直接撞击在铃铛之上,将其高高撞起。而后,紧随而至,缠绕在铃铛之上,将其甩了出去。

    “我的震魂铃!”云峰脸上显出极其愤怒的神色。

    这件宝器是他所有法宝中最好的一个,也是压箱底的法宝,想不到居然被夺。

    云峰怒不可支,浑身的气息再也压制不住,爆发开来。口中怒喝出生,“鼠辈,尔敢!”

    桀桀怪笑再次传出,“震魂铃是本人的了。”

    一只透明的大手在空中缓缓形成,这是一只由雨水组成的手臂,两尺来长,抓向朝着这个方向飞去的震魂铃。同时,此人口中还发出得意的笑声,只是,他的笑声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只见一道金光在空中划出一道淡金色的细线,速度飞快,在铃铛表面急速转了一圈之后,带着它险险的避开大手,朝着魏青的方向飞去,正是金豆。

    众人齐齐一呆,而后,云峰的脸上露出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