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41章 作茧自缚
    不过,现在的他同样被阵法束缚,根本就难以动弹。

    魏青观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的景物已经被一层紫黑色的迷雾笼罩。

    这是因为大量的阴魂死后,从其体内弥散而出的黑色雾气与修士被吸取命魂,**自曝产生的血雾,二者融合之后产生的。

    虚空之上的巨大脚印,依旧在缓慢的下压。

    笼罩祝融城的巨大阵法光幕仍旧在勉强的支撑着。

    不过,这一切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随着祝融城修士大量死亡,祝融城的下陷,整座城池俨然变成了一座死城。

    一股怨念飘荡在城池的上空,还不时的伴随着阵阵惨叫。

    魏青感觉到一种悲哀,他虽然也在顽强的支撑着,不过早晚也会步入后尘,被吸取命魂而亡。

    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他这个层次的修士能够改变得了的,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不远处,被一根手指抵在眉心处的图门圣,也在苦苦挣扎,背后的剑匣微微震颤。

    一道道剑气疯狂的从剑匣之中飞射而出,在空中剧烈的颤动。

    而后,这些剑气快速的聚集在一处,形成了一柄丈高的巨大光剑,剑身之上白光闪耀,看起来威力惊人。

    远处的周大,见状脸色微微一变。

    再次伸出一根手指,朝前点去。

    又是一根手指出现在图门圣的身前,朝着天空之中的光剑剑尖点去。

    二者相接,轰然一声,光剑被一指点碎,化作点点精芒,消散在空气之中。

    图门圣的身体一颤,嘴角溢出鲜血。

    周大的身体同样一震,后退了半步,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不亏是万剑真君的传人,筑基期的修为就能发出如此强大的一击,如果不是老夫借助阵法,抵消了一大半的威力,恐怕也要受伤。”

    周大的脸上露出贪婪之色,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图门圣脸如死灰,刚才他已经耗尽体内的全部灵力。

    就在这时,一声闷哼传来。

    周大被一道人影重重的击飞出去,飘离了十丈,这才停下来,嘴角带血。

    而在他原本的位置,一位型如枯槁的老人,站立在那里,摇摇欲坠。

    居然是端木行。

    此时,他手持一杆金色的小旗,摇晃间有道道金光散出。

    “端木行,想不到你还没死!”周大的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

    端木行脚步踉跄,又咳出一口血来,伸出两根手指,将图门圣眉心处的那根手指夹住,一捏。

    手指猛然炸开,化作道道黑气,消散一空。

    这个动作仿佛将其力量消耗一空,后退几步,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图门圣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不过接下来,他再次色变,因为他的身体仍旧是动弹不得,从外界传过来的吸力也越发的大了。

    “周大,我完全不明白,你如此做究竟是为了什么?”端木行眼睛一片灰白,一看就知道,其生机已经消散了大半,离死不远了。

    周大嘿嘿一笑,说道:“你还不够资格知道,不过嘛,眼下本人想看看万剑真君的传承究竟是什么。”

    端木行微微一愣,然后露出讥讽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万剑真君的传承又岂是那么好得到的,你如果想强行查看,恐怕不会有好结果,劝你不要妄想。”

    说完,端木行摇了摇手中的金色小旗,露出怀念之色。

    然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恰巧就落在了小旗之上。

    小旗光芒一闪,那口鲜血被全部吸入其中。

    突然,整座大阵微微一颤。

    周大感受最为清晰,脸色大变。

    “你在做什么?”

    端木行淡然一笑,没有说话,而是挥动着手中的小旗。

    阵法光幕突然再次亮起,仿佛是被注入了活力一般,开始膨胀。

    “你”周大为之气急。

    这时,端木行才开口说道:“你将身体融入阵法之中,不过是作茧自缚罢了,虽然被你多得了一部分控制权,但是你同样也失去了部分自由。”

    “如果我将阵法自曝,你也将无法幸免,运气不好的话,命魂都会受损。”

    “祝融城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已经没有留恋了,就用最后的力量,将你留在这里吧。”

    端木行单手一招,另外一面金色小旗飞入掌心之中。

    这面金色小旗乃是谢武涯身上的。

    谢武涯此时还是被吸附在阵法之上,苦苦挣扎。

    这样的金色小旗,一共有三面,还有一面在周大身上,不过此时那最后一面小旗已经与端木行失去了联系。

    “端木兄,快些救我。”谢武涯周身气势暴涨,想要挣脱束缚,却是徒劳。

    端木行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紧盯着周大,两面小旗在手中飞快的晃动起来,一层淡金色的波纹,向四周蔓延而开。

    魏青只觉得周身的吸力一缓,抓住这个机会,护体剑气全部爆发而出,幻影遁光针启动,迅速脱离。

    “你居然能够控制阵法。”周大脸色大变,吃惊的看着端木行。

    “老夫说过了,你那样做不过是作茧自缚罢了。”端木行不再管他,而是飞快的摇晃着手中的两面旗子。

    然后,又是一声声惨叫传出,又是大量的修士被吸走了命魂。

    整个阵法光幕再次一颤,然后向外扩张,直接将下压的巨大脚印抵住。

    轰然一声,端木行的身体一颤,摇晃了几下,这才站稳没有摔倒。

    而远处的周大则是一声惨叫,远远的跌飞出去。

    “你居然将反震之力转移一部分到我身上。”周大惊骇欲绝。

    “狼子野心,这两套阵法乃是自断木家先祖传承下来的,岂能让你染指。”

    端木行将双手高高抬起,身体外一圈金光缓慢浮现,头部出一点金芒透体而出。

    是他的金丹,金丹悬浮在头顶,分出两道光芒分别落在两面小旗之上。

    一声惨叫传来,这会却是从谢武涯嘴中传出的。

    他的金丹不受控制的自行飞出体外,被端木行牵引着飞来。

    然后,又是几声惨叫。

    最后剩下的那几位金丹修士也纷纷爆体,金丹同样被端木行牵引过来,就连修为最高的那名老妇也是同样的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