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25章 绝杀一剑阵
    看来,它也想要拼命了。

    远处,被光柱笼罩的几人中,除了图门圣还在苦苦支撑,其他人全都软倒在地,丝丝鲜血从裸露的皮肤上滴落而下,眼看是活不成了。

    魏青内心暗叹,咬了咬牙,不再多想。

    四十多道剑气在半空之中,组成的环形剑阵缓缓旋转,一点晶莹的亮光在魏青的胸前亮起。

    随着剑阵不断的运转,那一点亮光,越来越亮,一股磅礴的气息,从上面散发开来。

    要知道,绝杀一剑阵第一层只能将十道剑气凝聚成一道。

    魏青强行将四十多道不同属性的剑气合为一道,其中蕴含的灵力有多么强大。

    魏青都感觉内心微微颤抖,那是一种无力的感觉,无力操控的感觉。

    “阵成!”随着魏青一声低喝,胸前的那一点亮光,射了出去,目标正是不传出的幻心虫王。

    幻心虫王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身前的黑气凝结成一粒黑色的珠子,抵挡在亮光之前。

    噗呲一声,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那一点亮光,直接将黑气凝结的黑珠劈开,瞬间将幻心虫的脑袋洞穿。

    嘶吼声戛然而止,原本还散发着光芒的光柱瞬间消散。

    五人此时都非常的凄惨,竺清风、朱梅、师容和胖嫂这会儿均是七窍流血,师容的后脑更是出现了一个大洞,鲜血正汩汩而涌。

    目前只有图门圣还有一口气在,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魏青脚步踉跄,忙扶住身边的一块大石,才不至于摔倒。

    心念一动,朝金豆发出神念。

    金豆从头发丝中钻出,在魏青的周身环绕一圈之后,朝着摔倒在地的几人飞去。

    等到它再飞回来的时候,竺清风、朱梅、师容与胖嫂四人身上的储物装备被带了回来。

    两枚储物戒指,一个储物手镯,一条储物腰带。

    魏青看也没看,直接塞入怀中。

    至于图门圣的,他没有去动。

    这人他一直看不透,而且能在光柱之中支撑如此长的时间而不死,确实可怕。

    在远处,原本已经一只脚踏出地面的蹬天兔,身体猛然一沉,环绕周身的光柱突然暗淡下来。

    身体上突然增加了重量一般,双腿直接跪在了地面之上。

    空中漂浮着的金色符文,闪烁着淡淡的金光,更多的符文出现,在空中再次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圆形阵法。

    “可恶!”沉闷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

    语气中包含了不甘和愤怒。

    蹬天兔双目滴出黑红色的血液,双眼都变得黑红一片。

    周身气势大涨,后退前蹬,想要脱离地面。

    但是半空之中,在它头顶旋转的巨大阵法,突然往下一沉。

    只听见咔嚓一声,蹬天兔脚下的地面再次龟裂开来,双腿全部陷入地面之中。

    蹬天兔的身体疯狂的挣扎,嘴唇裂开,仰天狂啸。

    声声凄厉的叫声,穿云裂石。

    魏青脚步踉跄后退,一直推倒百丈开外。

    就在这时,一身雪白的图门圣从他身边一晃而过。

    浑身上下散发着洁白的光芒。

    魏青惊讶的看着他。

    对方此时全身洁白,丝毫看不出之前受过重复。

    “刚才那一招应该就是绝杀一剑阵吧,威力果然强大,看来你就是拍卖会上的那个小子。”图门圣脸色有些苍白,一边后台,一边淡淡的说道。

    魏青心中一沉,终于知道什么感觉图门圣的声音很耳熟,原来此人就是在祝融城拍卖会上与之竞争《绝杀一剑阵》的那个人。

    眼中寒光闪烁,最后,他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一来,刚才在施展绝杀一剑阵的时候,剑匣之中的剑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二来,现在身受重伤。

    虽然图门圣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但是不保证他没有留有底牌,毕竟对方乃是筑基期的高手,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可比的。

    “你想杀我?”图门圣显然感觉到了魏青眼中的杀意,淡淡的说道。

    魏青摇了摇头,目光转向远处还在挣扎中的蹬天兔,意思显而易见。

    图门圣也不再多言,刚才他不过是出言试探。

    正如魏青猜测的那样,他体内的伤非常严重,现在不过是利用强大的修为压制罢了,不会轻易与之动手。

    蹬天兔挣扎得越发的剧烈起来,但是比之头顶的那座阵法圆盘而言,显然还不够看。

    就在这时,蹬天兔血红的双眼朝着魏青两人望来,眼中凶厉之色闪过。

    魏青顿觉不妙,幻影遁光针激发,朝后飞速退去。

    图门圣也在时刻关注变化,在发现了蹬天兔的异常之后,与魏青一样,脚下飞退。

    “想走,留下陪葬吧。”蹬天兔的声音如同惊雷滚滚,庞大的气息从远处瞬息而至,两道气息将两人牢牢锁住,直接定在了原地。

    魏青的护体剑气咔嚓一声,直接碎裂的一半还多,其他的护体剑气也只能苦苦支撑几息的时间。

    “绝杀一剑阵!”魏青心念一动,直接再次动用绝招,十多道剑气化作了一点光芒。

    向外激射而去,直接将锁定住她的气息破开了一个缺口。

    图门圣也是一声呵斥,周身剑气大盛,十剑裂空杀发动。

    同时,一枚玉符从他衣袖中飞出,一道金光携带着他,从锁定的气息中飞了出去。

    “可恶的小子!”蹬天兔的身体一般已经被压入地面之下,两只前腿在地面拍打,气息惊天。

    魏青口吐鲜血,飞快的逃遁。

    不过,显然,这只兔子不想就这么放过他。

    “你杀了本尊的第九分身,就只有将命留下,才能消除虫祖的怒火。”蹬天兔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声浪滚滚而去。

    魏青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远远的抛飞。

    “死吧!”蹬天兔浑身气势再次增加,一只漆黑的大手幻化而出,朝着魏青落下的地点抓来。

    魏青脸露惊骇之色,想不到这只蹬天兔被封印了,还能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只黑色的大手,庞大无比,直接将魏青周围十丈方圆全部覆盖。

    魏青都能依稀的看到,爪子前端,闪烁着的冰冷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