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122章 一只兔子?
    “这是什么,怎么看起来如此眼熟?”魏青思维有些停滞。

    紧接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望了过来。

    魏青只觉得,心头巨震,蹬蹬蹬,后退数十步,才堪堪停下,一口逆血上涌,险些喷出来。

    “是一只兔子,好恐怖的兔子。”

    魏青目瞪口呆。

    就在兔子马上就要全部钻出地面的时候,从地面之下射出十道光芒,化作一圈圈光线,将兔子的四肢和脖颈缠住。

    兔子发出愤怒的吼叫,身上磅礴的气息像四周蔓延开来,形成了一道强劲的风暴,将巨石块都刮得四散纷飞。

    一阵阵如同梵音一般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分不清男女,一个个玄奥的符文出现在天空之中。

    这些符文慢慢的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古朴和玄奥的阵法,散发着威严的气息。

    兔子见状,双眼更加的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

    又是一声长长的嘶吼,以兔子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断裂而开,一直蔓延到一公里之外。

    兔子拼命的挣扎,后腿用力的撑起,想要将身体最后的部分拔出地面。

    但是,束缚在它身上的压力太过庞大,无论如何努力,都是徒劳。

    而它显然也被激怒了,疯狂的嘶吼,想要榨取身体之中每一分力量。

    就在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吾以一万命魂牌祭奠苍天......”

    “以金之命魂、水之命魂、火之命魂、木之命魂、土之命魂接续生之力......”

    “以五行灵根为基,再建秩序之力......”

    “这是师容的声音。”魏青仰头望去,只见远处的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正是师容。

    她现在正漂浮在空中,与那只巨大的兔子齐平,双手合实向天,双膝弯曲做跪拜之礼,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她的声音传出,其掌中一枚令牌缓缓升空,正是得自魏青的那枚。

    魏青心头一跳,“难道这就是她口中的命魂牌?”

    这时,那只巨大的兔子,眼中血色流转,前爪探出光柱,直接抓向那枚令牌。

    令牌在接触到爪子的时候,碎裂开来,化作一道道光线,没入其爪心之中。

    兔子身上的气息陡然间拔高,身体再次脱离地面数寸。

    “金之命魂、水之命魂、火之命魂、木之命魂、土之命魂,归位。”

    师容口中咳血,五道光柱冲天而起,其中一道却是从她自己身上出现的。

    魏青惊愕的发现,其他四道光柱笼罩的,正好是不远处同样惊骇欲绝的竺清风、胖嫂、朱梅和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图门圣。

    “原来如此,竺清风乃是金灵根、胖嫂是土灵根、朱梅是火灵根,图门圣是木灵根。”

    “浑身充满阴寒气息的师容,自然就是水灵根了。”

    “那么,她口中的五行灵根之基,难道是想要夺走我的修为吗?或者是......命魂?”

    “师容道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等与你无冤无仇......你居然想要剥离我的命魂。”竺清风表情狰狞,大吼出声,看起来非常痛苦。

    图门圣修为最高,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此时的样子颇为狼狈。

    被光柱笼罩之后,他同样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背后的剑匣轻颤,几次想要出手,最终都放弃了。

    其他人也都脸色苍白,显然均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师容同样如此,她不仅要承受剥离命魂的痛苦,同时还要主持这场祭天。

    随着众人命魂的剥离,那只兔子得到了跟多的力量,一只脚从地面中拔出。

    然后,一蹬。

    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脚印,从苍穹之上踩踏而下,直接将它头顶的阵法踩碎了。

    “蹬天兔!”魏青心中震惊。

    他终于知道这只兔子的来历了。

    在谢庆华的残念中得到过一些信息。

    虫祖的第八分身就寄生在一只恐怖的蹬天兔身上。

    “这难道就是虫祖的第八分身?”

    原来,这才是师容真正的目的。

    师容的身份显然与之前的谢庆华差不多,之所以将他们带来,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什么筑基丹,不过是作为吸引众人的筹码而已,她探查千帆浪洞府的主要目的,就是得到那枚自三千年前传下来的命魂牌。

    “好深的算计。”

    “她应该就是那只幻心虫的主体,我们都在她的算计中,什么道侣都是假的。”

    果不其然,师容头顶一道光芒飞射而出,扑闪着翅膀,漂浮在一旁。

    因为所要抽取的命魂并不是它的,而是主体,真正的师容的。

    梵音阵阵,符文不断的出现,又被蹬天兔给踩碎。

    它的身体几乎全部拔出地面,只剩下最后一条左腿。

    它依旧在疯狂的挣扎着,一个个脚印出现在天空之中,仿佛真的要将天空蹬碎一般,异常的恐怖。

    “五行灵根之基,归位。”

    这句话,从师容的嘴中嘶吼出来。

    漂浮在一旁的幻心虫朝着魏青这边望了过来,眼中居然也是血红一片。

    魏青只感觉被什么东西盯上,然后一道光柱突然出现,从天空之上笼罩而下。

    魏青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不想,不管他如何的移动,那道光柱仍旧是落在头上。

    一种细心裂肺的疼痛直入心底,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拉扯着他的意识,感觉到生命力正在飞快的流逝。

    “这就是命魂被剥离的感觉。”

    就在这时,原本被封印在脑海之中的血珠,突然动了一下,然后轰然爆开。

    一个血红的“封”字出现在魏青的眉间。

    “原来是你。”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魏青的耳边响起。

    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一双鲜红如血的眸子。

    魏青心头一颤,之前在阴灵山脉之中出现的那个声音居然是这只蹬天兔的。

    “虽然第一次被你逃脱了一次,不过,这次你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蹬天兔的声音再次传来。

    魏青眉心之上,又是一道光芒出现,却是姬及以前留下的禁法。

    蹬天兔一声冷哼,那道禁法直接破碎,消散一空。

    “这道封印,乃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你应该荣幸,而不是去封印它。”蹬天兔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在魏青的耳边响起。

    原本被痛苦折磨的身心猛然一颤,清醒过来。

    抓住这次机会,沟通剑匣,希望剑匣能够感应到他的危险,出手相助。

    不过,这次他却失望了,剑匣根本就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