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99章 逃出生天
    姬及脸色凝重了看了一眼魏青。

    魏青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决然,心中一凛。

    只见他双手微微张开,两眼闭合,仿佛是在祷告和膜拜。

    嘴中喃喃自语,“吾命得天,载天之道;吾魂成运,在天成象;契天地人事之天运,执掌万物生长轮回......”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周身道道光芒闪现,一个个符文从他眉心处飞出,印射在半空之中。

    他的身上,脚上,同样都有闪亮的符文浮现而出,然后快速移动,同样的射入半空。

    在空中凝聚出一个庞大的阵法图案,玄妙而变化万千。

    “命魂之禁,载天之道,在天成象,咫尺即是天涯!”

    就在阵法形成的瞬间,魏青明显的看到,阵法之中居然有无数个人脸浮现而出,如果不用神识,光用眼睛看的话,你就会感觉,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这些都是被他囚禁的命魂?”魏青心中凛然。

    命魂禁顾名思义,是需要生物的命魂来完成布阵之法的。

    根据魏青的猜测,应该与魂幡差不多的原理,只要命魂收集得够多,阵法的威力也就越大。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命魂禁远比他想想中的还要复杂得多,并不是简单的累积就可以了的。

    无数道光芒从半空的阵法中倾泻而下,笼罩在两人的身上。

    魏青只感觉全身的每一寸地方被拂过,然后是撕扯之力遍布全身,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两人同时消失不见,只留下紫雾冰雪谷遍布各处的藤蔓,升入半空之中,向四周疯狂的抽打。和一声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低低的嘶鸣声。

    距离冰雪谷南方一公里之处,有一处极为险峻之地,表面上看是一处雪原。实则乃是阴魂盘踞之地,这里的阴魂与其他地方的阴魂不同。

    这里的阴魂全身白如雪,仔细观察,还能发现,它们身上似乎有白雾升腾而起。

    此处乃是雾魂平原,在祝融城也颇为有名。

    它们身上的白雾可不是什么水雾,而是与之共生的一种灵虫,名叫雾影虫。

    雾影虫很小,小到肉眼都很难看到,而我们看到的团团白雾,乃是成千上万的雾影虫汇集在一起的效果。

    所以,那团白雾不是一只,而是无数只雾影虫大军。

    雾影虫等阶不高,只有一品,最高可以成长到一品五级的程度,每只都相当于练气期中期的实力。

    它们最可怕的不再与修为,而是无影无形的状态。

    单只的体积极小,可以从人的毛孔中钻入体内,在其中生长繁殖,很难被发现。

    一旦发现了,就已经来不及挽救,这时候的雾影虫遍布了身体各处,想要驱除除非是金丹期强者相助,否则的话就只能等死。

    在驭虫门的记载中,对雾影虫有过详细的描写。只不过这种灵虫的成长性太差,对金丹期以上的高手,这些雾影虫根本就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被丹气一碰就会立刻成灰,没有培养的价值。

    在雾魂平原中心位置一处水潭边,一个带着黑色斗篷的人,正在和一只阴魂在缠斗。

    看其样子颇为狼狈,斗篷不仅多处破碎,裸露的手臂上也布满了伤痕。

    看来她已经战斗了很长时间,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用靠得太近,就能清晰的看到,她身上包裹着一层白色的雾气,那正是一只只的雾影虫。

    就在这时,水潭上方,突然出现一道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光芒慢慢的裂开,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黑洞。

    黑洞四周都是屡屡黑气缭绕,一种恐怖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不仅将旁边的那只阴魂给惊走了,就连那人身上的雾影虫也瞬间失去了踪迹。

    那人呆呆的望着眼前的黑洞,一时间已经失神。

    这时,一声惨叫传来,紧接着是扑通两声,两团像极了人形的东西从黑洞中掉落,恰巧掉进了下方的水潭。

    魏青只觉得冰冷的水灌入鼻腔之中,刺激得他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下意识的在身旁一捞,将姬及抓住,朝着岸边掠去。

    等到站定,朝着姬及望去。

    姬及此时的情况有点不对劲,眼神呆呆傻傻,仿佛失去了神志一般。

    “喂,清醒一点,我们逃出来了。”魏青摇晃着姬及的肩膀,企图让他清醒过来。

    姬及慢慢的转过头,眼睛无神的望着他,呆呆的说道:“你是谁?”

    “嗯?你失忆了?”魏青一呆,问道。

    “失忆,我又失忆了吗,咦,怎么会说‘又’呢?奇怪。”姬及转过身去,低着头,喃喃低语。

    魏青瞬间明白过来,姬及施展这种长距离传送,肯定需要付出代价。

    而且,他恐怕不止用过一次。

    出现这种情况实乃意料之外的事情,难怪之前他会是那样的表情。

    心中一叹,不再去管他,而是看着从他们出现一直呆立在旁边的那人。

    那个人魏青也认识,正是与他们一道进入阴灵山脉的那位带着黑色头蓬老妇,此人是率先突破乌贼阴魂的围困,实力颇为不俗。

    “这位道友,想不到居然在此碰到你,不知这里是哪里?”魏青朝着四周打量了一圈,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老妇迷茫的眼神,望了过来,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朝着微微躬身行礼说道:“想不到老身在绝境之中,还能见到公子,并被公子相救,还真是有缘。”

    魏青的嘴角扯动了一下,“有缘?谁和你有缘?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

    估计是察觉到了魏青的想法,老妇微微一笑,将头上的头蓬摘下,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老身说的有缘并非是公子想的那个意思,而是......”

    老妇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从眼角一直延伸到耳根后。

    眼神并不浑浊,相反,还有一种淡淡的神采,充盈其中。

    脸上的皮肤并没有想象中的皱纹密布,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她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而是老身有一场造化与公子二人同享。”

    魏青拉了拉身边的姬及,让他不要走远,他现在的精神还处在一种游离状态,非常不妙。

    而后,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妇,说道:“道友是不是要先自我介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