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剑匣 > 第68章 剑匣再显威
    同时,骷髅头大嘴上扬,张口一吸,朝着它席卷而去的剑气,顿时被吸入口中。

    大嘴一合,直接将剑气全部咬碎。

    魏青脸色一白,一口逆血上涌,从口中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雷之剑气也发出一声哀鸣,刹那间消散。

    抹去嘴角的鲜血,魏青脸色阴沉。

    想不到千魂幡的威力居然强大若斯,就连至刚至阳的雷之剑气都不能奈何得了,还被消融一空。

    “师弟,乖乖的让我的千魂幡吞噬你的两魂七魄,还能少受些委屈。至于你的命魂,自然是要交给朱师叔换取筑基丹了。”说到这里,秦铭仰天大笑起来。

    魏青冷然一笑,没有说话。

    再次运起护体剑气,护住周身。

    同时,心念再动。

    身后的剑匣浑身一颤,其余三道属性剑气同时出现,这三种剑气分别为冰、风和毒。

    这三种剑气虽然对鬼物没有克制作用,但是其强悍的攻击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心念电转,冰属性与风属性剑气直接朝着鬼头的双眼刺去。

    而毒属性剑气在空中快速飞射,目标直指大笑中的秦铭。

    看到剑气向自己攻来,秦铭脸露讥讽,仍由剑气刺在身上。

    让魏青再次一惊的是,秦铭身上光芒一闪,居然将毒属性剑气给硬生生的弹开了。

    “三阶防御符箓!”魏青暗自苦笑。

    不愧是驭虫门的顶尖天才,身上的保命之物果然不是他可以比拟的。

    三阶防御符箓的防御不是现在的十成威力的剑气可以破开的,恐怕现在也只有小五行剑阵才可以做到,可是小五行剑阵所化的五色灵蛇被独角铁蹄狼死死缠住。

    无奈之下,魏青也只能将毒属性的剑气召回,合力去攻击骷颅头。

    不过遗憾的是,骷髅头乃是近千只实力不俗的鬼物所化,配合上秦铭的秘法,三道剑气虽然极力阻扰,还是很快就追上了魏青。

    “千鬼噬魂!”秦铭再次一声大喝,骷髅头猛的爆裂开来,千头鬼头朝着魏青的后背当头罩下。

    魏青反应不及,直接被笼罩在无穷的鬼屋之中,耳边阴风阵阵,只能听见鬼哭狼嚎之声。

    就在他被鬼物笼罩的时候,他背后的剑匣微微一震,一层几乎不可见的白光隐现,就连身为主人的魏青都不曾发觉。

    秦铭见到魏青被鬼物吞没,畅快的大笑起来,报复的快感涌上心头。

    可是,就在这个他最得意的时候。

    在他突然感觉到,千魂幡中封印的鬼物正在飞速的消失,眨眼间便一干二净,一头都不剩。

    微笑僵硬在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呆呆的站立在那里。

    “这怎么可能?”

    不仅是他没有反应过来,就连魏青也是,他原本的打算是先让金豆发出偷袭,去帮助五色灵蛇攻击独角铁蹄狼。然后再合力对付这只鬼头。

    却想不到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整个人都被鬼魂浪潮淹没了,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吸力从背后的剑匣中传出,刹那间将周围的鬼物尽数吸入了剑匣空间之中。

    呆立了半响之后,魏青顾不得查看剑匣,直接让金豆出手,它现在的实力不弱,配合攻击独角铁蹄狼的话,绰绰有余。

    四道金光骤然浮现,直取独角铁蹄狼的四肢。

    这四道光芒自然是金豆与另外三道剑气。

    猝不及防之下,独角铁蹄狼面对五面围攻,几息后就败下阵来,被五色灵蛇一口将头颅咬断,哀鸣一声,化作一缕光芒进入了封兽符之中。

    而一直呆呆的望着这边的秦铭这才回过神来,脸色煞白,浑身都在颤抖。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的千魂幡不可能就这样没了。”秦铭嘴角带血,一边颤抖,一边喃喃自语。

    千魂幡被破的打击比千虫幡虫王被灭是还要大,他一身实力大半都在千魂幡上,可是说是这是他近二十年的修炼成果,二十年的努力,朝夕之间就被破去,让他不能接受。

    魏青眼中寒光一闪,控制着五色灵蛇从空中扑下,长尾一甩,直接抽向秦铭。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手下留情,面对想要抽他魂魄的人,如果还要留手的话,那就太迂腐了。

    长尾抽在秦铭的身上,被一层光幕阻挡。

    魏青没有意外,三阶防御符箓要是那么好破的话,就不会如此珍贵了。

    灵气注入,五色灵蛇一连十多下重重的抽在光幕之上,光幕只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再次恢复平静。

    秦铭这时才回过神来,恨恨的看着魏青,面目狰狞。

    “我要杀了你。”说话的同时,右手在腰间一抹,一件闪烁着光芒的短斧,出现在他手中。

    上品宝器,魏青一看就看出来,这件法宝的等级。

    就在这时,魏青一咬牙,身体迅速后退,同时五色灵蛇周身灵力暴涨。

    “爆”随着魏青的一声暴喝,小五行剑阵幻化而成的五色灵蛇瞬间将秦铭层层缠绕,然后瞬间爆炸。

    只听见咔嚓一声,在秦铭惊骇欲绝的眼神中,由三阶符箓所化的护体光芒出现了一道裂缝。

    然后他只看到眼前闪过一道金光,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魏青缓缓的落在地上,在他前面,秦铭眉心之中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血洞,正有鲜血汩汩而涌。

    就在刚才,护体光罩被破开的瞬间,金豆突然发难,直接洞穿了秦铭的眉心,连惨叫一声都没有发出来,瞬间毙命。

    他手中的法宝和一张符箓掉落在地。

    魏青走了过去,将两件东西捡了起来,然后在尸体上摸索了一阵,有掏出一张符箓,通通扔进了储物手镯。

    再在尸体的腰间一抹,一条腰带也被他取下。

    然后手指一弹,一枚火球落在尸体上,便头也不回的迅速远去。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才找个地方准备休整一阵,同时看看剑匣是不是又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变化,才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刚才要不是剑匣突然显威,他恐怕已经是一具没有意识的活死人了。

    第二天,魏青才从打坐中醒来,昨天的战斗没有受伤,只是灵力透支,调息了一晚后,基本上已经恢复过来。

    吃过一点干粮,这才取下背后的剑匣,拿在手中仔细擦拭和摩挲,心中一阵感慨。

    清理了一下脑中烦扰的思绪,神识进去了剑匣空间,仔细的探查起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剑匣空间的情景又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